Activity

  • Kjer Yates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1 week ago

    “啊,大叔你不會把他打死了吧,那可是犯法的啊。”李夢夢忽然好像想到什麼,趕緊問道。

    “死了!”龍小雨說道。

    “啊,大叔你怎麼這麼糊塗啊,就因爲要給我報仇也不至於把人打死啊,你要是進監獄了,我以後可怎麼辦啊?我肚子裏的孩子不能沒有爹啊。”李夢夢梨花帶雨,眼淚噼裏啪啦的開始掉。女人的臉真是比天變的還快。

    “不過不是你的壞蛋大叔打死的。他倒是真想打死人家!”龍小雨接着說道。

    “啊,小雨姐姐,你說什麼?不是大叔打死的?”李夢夢的臉上又帶上了笑容,只不過這笑容看的東方小飛直心碎。

    “他是服毒自盡、畏罪自殺的。”龍小雨補充道,看着李夢夢的小模樣,龍小雨眼淚也差點流下來。

    “什麼?你懷孕了?”東方小飛聽到說孩子,趕緊問道。

    “傻大叔,人家哪能現在懷孕呢,就算你想,我還不幹呢。人家現在可是花季少女呢。”李夢夢這個小丫頭總能把東方小飛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呼!”動方小飛鬆了口氣。

    “我還要住多久啊,大叔,我不能落下課程啊,咱們可快要期末考試了。”李夢夢自從跟東方小飛在一起之後,東方小飛經常教導她要好好讀書,將來上一個名牌大學,雖然每次李夢夢都嘴上說無所謂,可是暗地裏卻一直在用功讀書,她需要一個在東方小飛面前證明自己的機會。

    “傻丫頭,你想在這裏住時間長,你小雨姐姐還不同意呢,你知道這個病房住的都是什麼級別的嘛?”

    聽到東方小飛這麼說,李夢夢算放下心來。

    “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李夢夢睡着之後,張韻涵問東方小飛。

    “你指夢夢還是洗錢的事情?

    “洗錢的事情!”張韻涵也知道李夢夢的事情只能看她的造化,能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和她匹配的腎臟。

    “這個我也沒想好,如果我們現在把馬來利抓起來的話,估計光憑一個小眼睛的供詞是沒有用的。很有可能打草驚蛇。”東方小飛說道。

    張韻涵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現在隱藏在幕後的黑手到底有多大能量我們還不得而知,如果我們貿然行事可能驚動到他們,那我們想要調查就更難了。

    “小涵,小眼睛的家人務必馬上安排人手保護他們。”

    “我有個想法。”張韻涵說道。

    “什麼?”

    “如果我們現在安排人手保護小眼睛的家人,那麼肯定就引起了他們的懷疑,他們也就一定能猜到小眼睛招供了,這樣反而對小眼睛和他的家人不利。”

    “那該怎麼做?”

    “我們不如對外散步消息,說他們三個已經服毒自盡,我們可以適當公佈幾張他們服毒自盡的照片,這樣他們也就不會在提防了。”張韻涵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不會真的要讓小眼睛服毒自盡吧?”

    “笨蛋,當然不是!拍個假照片啊!” 在某座神祕的別墅裏面,一個鷹鉤鼻子的男子正在打電話。

    “老爺子,不好了。”鷹鉤鼻子男人說道。

    “出什麼事了?”電話裏面傳出一個冷漠的聲音。

    “小四他們幾個消失好幾天了,交易的錢也不見了。”鷹鉤鼻子男人怯生生的說道。

    “什麼?爲什麼這麼大的事不早點通知我?”電話裏傳來茶壺被摔到地上的粉碎聲。

    “老爺子,是我不好,本來我想先把他們找到之後再向您彙報的,可是沒想到一點線索都沒有。”

    “馬來利那裏怎麼樣?發沒發現異常現象?”冷漠聲音問道。

    “沒有,一切都好,我已經讓他發動他們堂口的力量去找了,不過現在還沒有消息。”

    “告訴手下,這些日子都小心點,停止一切交易。我感覺有人盯上你們了。”

    ”他們幾個的家人現在有什麼動靜沒有?”冷漠聲音問道。

    “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根本不知道他們幾個失蹤了。”

    “嗯,那他們肯定被人抓了。”

    “您的意思是說不是他們幾個帶着錢跑了?”鷹鉤鼻子男人問道。

    “量他們幾個也沒那個膽量,哼!“電話裏傳來地獄一般的聲音,讓鷹鉤鼻子身上不覺一涼。

    “啓動GPS毒牙吧,不能給別人留下活口!”……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半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李夢夢也從病房裏回到了班級。雖然身體表面上看沒有什麼大礙,但是還是不敢做劇烈的運動。龍小雨還特別叮囑李夢夢一定要按時吃藥,不能着急上火,最怕就是生氣了。爲了能儘早回到班級,李夢夢都一一答應下來。

    夏語嫣和東方一諾也被吳莫莫和羅芊芊接回了兄弟會所,姐妹幾人相處的十分融洽,小諾諾也成爲了衆人的開心果,經常壞壞的在大胖、劉偉等兄弟身上留下尿跡,不過二妞是個例外,每次小諾諾見到二妞都會嗷嗷直哭,弄的二妞很是鬱悶。

    吳莫莫等人比較清閒,儘管也跟東方小飛提過幾次尾氣處理器銷售情況不佳的事,但是每次東方小飛告訴她不要着急。已經又陸續有幾家銷售代理商退出了,這能不讓吳莫莫着急嗎?

    眼看就要就要年底了,學校也要進行期末考試了,李夢夢特意“高薪”聘請了班級裏面幾個好的同學天天給自己補課,當然這些東方小飛是不知道的,因爲李夢夢要給東方小飛一個驚喜。

    小眼睛被龍小雨派專人看護起來,家人也被張韻涵暗中派人保護起來,安全問題暫時還沒有問題。不過突然在某天夜裏,也莫名的服毒自盡了……

    對於馬來利的調查陷入了僵局,除了小眼睛提供的那些絕密資料之外,東方小飛和張韻涵一無所獲。幾個保安的失蹤事件也慢慢淡化下來,校園裏也聽不到談論的聲音了。

    毒品的事情東方小飛和張韻涵也一直在暗中調查,基本可以肯定的就是蔣桂新老師是販毒的主要嫌疑人,而銷售渠道就是通過王宇等幾個骨幹學生銷售的,收網這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小涵,你看咱們是不是該收網了?”一天中午,東方小飛和張韻涵在宿舍裏談論的時候說道。

    “嗯,我覺得時機也差不多了,咱們該收網了。”張韻涵回答道。

    “這樣吧,你通知張隊長,咱們先把蔣桂新抓起來突擊審訊。”東方小飛提議道。

    於是,在下午的某個時間,突然蔣桂新老師被人叫到學校門口,說是遠方的親戚。蔣桂新出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到學校。

    “小飛,他嘴硬的很,說什麼也不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已經過去一天了,如果他再堅持一天,按照規定,我們最多隻能扣留他48小時。”張韻涵在電話裏面說道。

    在市公安局的審訊室裏,東方小飛出現在了蔣桂新面前,蔣桂新面容憔悴的坐在椅子上,腦袋低垂着,眼睛裏面佈滿血絲,看來一個晚上沒有睡覺。

    “蔣老師,你好啊!”東方下飛坐在蔣桂新的對面說道。

    蔣桂新緩緩的擡起頭,看到是東方小飛,不覺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

    “你是公安?”蔣桂新有氣無力的說道。

    “算是吧!”東方小飛苦笑了一下說道。

    “爲什麼把我抓到這裏?我犯了什麼法?”蔣桂新突然咆哮起來,把東方小飛嚇了一大跳。

    “蔣老師,你先坐下,你跟我喊是沒用的。”東方小飛微笑着說道。

    蔣桂新只是想發泄一下心中的怒氣,聽到東方小飛的話,也知道自己這麼喊也是徒勞的。冷靜了一下,重新坐到椅子上。

    “蔣老師,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並不情願販毒,你一定有什麼苦衷。”東方小飛說道。

    “我沒販毒。”蔣桂新說道。

    東方小飛哈哈大笑起來,笑的蔣桂新有些莫名其妙。

    “那你能給我解釋一下你親戚給你送的那些胃樂新嗎?“東方小飛問道。

    “有什麼好解釋的,我有胃病,當然要買藥了。”蔣桂新臉不由一抽。

    “好像沒有這麼簡單吧,根據檢測,那些藥品裏面的成份可都是**啊。”東方小飛說道。

    “你們憑什麼這麼說,我要控告你們污衊我。”
    惹孕上身 蔣桂新站了起來,怒聲說道。

    “哎呀,我說蔣老師啊,您都這麼大人了,怎麼脾氣還這麼大呢,我都說了,你喊的再大聲是沒用的,你還是省省力氣吧。”東方小飛扶了一下金絲邊眼鏡,微笑着說道。

    蔣桂新又緩緩的坐了下來,一夜沒吃飯沒睡覺,體力也有點跟不上了。

    “對於你的犯罪事實,警方已經全都掌握了,現在是想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東方小飛繼續說道。

    “你不用再說了,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一個普通老師。”

    “你真的不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東方小飛邪惡的笑道。

    “別廢話了,你們已經拘留我24小時了,再過24小時你們必須放我出去。”看來這個教化學的蔣桂新對法律還比較熟悉。

    東方小飛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審訊室。

    “怎麼辦啊?他還是不說啊.”張韻涵隔着審訊室的特殊玻璃目睹了一切。

    “沒事,看我的。”東方小飛說道。

    “你還有別的辦法?”張韻涵問道。

    “當然了,你老公我什麼時候有過沒辦法的時候。”東方小飛衝張韻涵拋了一個媚眼。

    “禽獸!” “寶貝,你先回去休息,一會兒等我好消息。”東方小飛溫柔的對張韻涵說道。

    “你還要繼續審?”張韻涵顯然對東方小飛已經沒有了信心。

    “我在這裏站一會兒。”東方小飛笑笑說道。

    “你就站着看着他?”

    “嗯!”

    “有病!”張韻涵一轉身,回辦公室裏休息了。

    東方小飛決定試試遠距離讀心術,現在這個位置對東方小飛來講不是什麼難事。凝神靜氣,氣由心生……東方小飛進入了讀心狀態……

    進入蔣桂新的內心世界,東方小飛看到的居然是一所學校,不過不是鯤鵬學校,而是一所大學。一個帥氣的男孩拉着一個美麗端莊的女孩走在校園的路上,路兩邊鋪滿了金黃色的樹葉,一排排整整齊齊……"好美啊!”東方小飛不覺讚歎道。

    多麼美麗的一幅畫卷啊,東方小飛看到男孩和女孩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甜蜜。

    “新,你說我們會一輩子都在一起嗎?”女孩看着男孩的臉親密的說道。

    “晚秋,我們一定會幸福的過一輩子的。”男孩看着女孩,堅定的說道。

    “你畢業打算回到長洲去?”

    “嗯,我爸媽都在那裏,他們需要我。晚秋,跟我一起去好嗎?等我們有了錢把你的父母都接過去,我們買個大房子,我們一家人住在一起,我們再生了可愛的寶寶。”男孩說道。

    “爲了你我願意,我已經把我們的事情跟爸媽說了,他們都支持我。他們說希望我找到一個真正愛我一生一世的男人。”

    女孩說完,幸福的把頭靠在了男孩的肩膀上。

    那個男孩正是蔣桂新!

    正在東方小飛爲兩個人的甜蜜感到幸福的時候,突然整個校園消失了……

    “你個大壞蛋,在那傻站着幹什麼呢?”張韻涵的話把東方小飛從蔣桂新的內心世界拉了回來。

    “哦,沒什麼。”東方小飛定了一下神說道。

    “你不在辦公室好好休息怎麼又過來了?”東方小飛問道。

    “我是想看看你是怎麼審蔣桂新的啊。”張韻涵笑着說道。

    “我的姑奶奶,你就別在這裏搗亂了好嗎?再給我幾分鐘,我相信會有結果的。”說完東方小飛推着張韻涵向她辦公室走去。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