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Spence Gregersen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ago

    「對,沙漠之鷹是它的改型,馬格南之鷹就是左輪手槍。」索羅塔克說,「我想普羅米修斯至少一把槍的改型都給他了,魔改總會吧。」

    「讓普羅米修斯畫設計圖?」那瑟反問,「索羅塔克你腦子沒事吧?」

    「別不信他,他可是昨天在赫菲斯托斯的幫助下,搗騰出一把芝加哥打字機(官方名稱:湯姆森衝鋒槍)。」

    「厲害了,但左輪應該和半自動手槍不一樣吧?」
    異種騎士團 那瑟問。

    「普羅米修斯已經在拆你的客廳·西部守望了,行不行,不由你說的算。」索羅塔克說。

    「等等,彈藥的問題……」那瑟還未問完,索羅塔克已經將他打斷。

    「彈殼可以回收吧?火藥普羅米修斯調的出來,彈頭……現在赫菲斯托斯一天到晚磨得不亦樂乎的,你說呢?」

    「好吧,我收回前言。」那瑟說,沒想到,整個團隊就剩他沒有進步了。

    「你別告訴我澤洛斯這麼久沒露面,已經厲害的不要不要的了。」那瑟說。

    「對,現在雲瀑都怕被她纏上打,這姑娘的纏鬥現在不比任何人差,而且她還跟著赫爾墨斯學了潛行,記得嗎?」

    「我知道了。」那瑟說,不行,今天必須好好複習研究惡魔之爪的筆記!

    那瑟心想著,往動物園跑去。

    現在上午才過了一半,所以還是得去一趟動物園,不然自己的房租都是個問題。

    所以……複習的事情只能放到晚上了。(作者:『拖延症!』) 「小子,今天這是第三趟了,你到底打不打拳賽了啊?」徐叔問。

    「打、打、打,就是事有點多,這趟來真的是來打拳賽了。」那瑟說。

    「那就好。」徐叔說著,偷偷扯了扯系在腳脖子上的繩子。

    「對了,昨天有人給你下了戰書,是僅次於夜鋒的搏擊手,你最好去會一會,不然就吃大虧了。」徐叔說,「給,地下搏擊場區等著。」

    「啊?」那瑟更加疑惑了。

    「人家包了專場,看來是有把你當場打死在那的想法……」徐叔說,「怎麼,不打算叫幾個人幫你?」

    「又不是靠人數可以碼死的。」那瑟說,「徐叔,給指個路,你別太奸商了。」

    「動物園裡頭我坑你什麼啊!」徐叔說,「轉身,直走50米,3點鐘方向再走200米,地上有個井蓋,自己爬進去!」

    下水道啊喂!

    無奈,那瑟還是下去了。

    畢竟那瑟也不想冒犯將死之人。

    對於這位包下專場給自己做陵墓的搏擊手,那瑟還是為他感到悲哀的。

    畢竟就算他現在是神祇里戰鬥型的最菜的一個,但是至於普通人類他還是可以吊著捶的。

    畢竟再菜,他也是從塔納托斯手裡出師的,塔納托斯是誰?冥界扛把子,冥界關押了多少的魔物惡獸,但是一個二個連個屁都不放一個,啥原因?被塔納托斯錘怕了!

    塔納托斯的拳頭左手是惡魔之爪不需解釋,但是塔納托斯另一隻手其實是有武器的。

    雖然塔納托斯在每個時代的末期都會出現,進行清道夫的工作,但是見到過他的武器的人少之又少,不幸的是,那瑟便是其一,剩下的,就只剩下將他領入了冥界的冥王哈迪斯,與同塔納托斯參加過任務的羅娜。

    那個武器簡直就像是穿越來的一樣。

    那把武器放在他們那個時代簡直就是一個笑話,所以塔納托斯都不怎麼拿出來。

    那是一把漆黑的毛筆模樣的大銅杵!

    簡直就是中國產的大號判官筆的損壞后的用****。

    所以丟人啊……

    在那個時代,這樣一把武器比沒有武器更加丟人。

    所以塔納托斯的內心是有多絕望,不言而喻。

    (扯遠了)那瑟在簡單改造過的下水道里靜靜站著,等候敵人的到來。

    ……

    與鬼狐暢談的厄洛斯突然一頓。

    「怎麼了?」鬼狐問。

    「突然有一種不祥和的預感……鬼狐姐姐,我想我得去找他。」厄洛斯說完,起身離開。

    「找誰啊?」鬼狐問。

    「歐米伽。」厄洛斯已經奪門而出,就連門都忘了關。

    搏擊場那邊的下水道專場。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聲音似乎是電子合成的。

    「!!!」

    什麼情況!

    這個人不是已經死在自己手上了么?

    怎麼可能?

    那就問一問了。

    畢竟自己就算進步再小,也有進步,再不然,無非扯去偽裝,干他一場。

    「開膛手傑克,對吧?」那瑟說道。

    「看來你知道我啊,作為改造人是不允許進入搏擊場和戰友團的,但是,為了戰勝某個人,我必須磨礪技巧,所以就請您忍讓忍讓了!」

    進來的人說道。

    「若是你是一個女人,我倒還會高興,看來我們是三生有緣,我對男人沒興趣,而且,我對鐵塊更沒興趣。」那瑟說著,面具下的五官已經變回了原來那瑟的模樣。

    「你……」開膛手傑克已經將手落在了背上的武士刀上。

    「你什麼你,我有名字,看來是在煙雨植物園揍你揍得不夠狠啊……完全記不住我的名字。」那瑟低沉道,宛如復仇的刀鋒,宛如渴血的野獸。

    「我怎麼可能記不住?」開膛手傑克嘶吼道,好在這裡是地下,隔音效果出眾。

    「那你說啊……」

    「我的名字是什麼?」那瑟說著,面具下移,露出一對烏紫的眼睛。

    「你的名字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就算我變成了一串二進位代碼我都不會忘記你的名字,你帶給我屈辱,」

    「那!瑟!西!斯!」

    「對,Nassersis,這就是我的名字,同時,你也應該把它與摩洛克、撒旦、猶大並列!」那瑟說著,收起面具,掀開兜帽。

    「因為,我們都是在鮮血中浸泡出來的種子,都是殺戮的果實!」那瑟說著,黑曜石三叉戟出現在手中。

    「難道你不覺得現在發生的一切都很有趣嗎?」面對宿敵,那瑟小惡魔本性彰顯,「現在的你我就像是,《聖經》中的聖喬治與惡龍,《亞瑟王傳說》中的梅林和摩根,哦,對,亞瑟王,這個比喻還真的很貼切。」

    「不要在打什麼啞謎了!」開膛手傑克嘶吼。

    「只會一味莽的野獸,殺人也是一門藝術,懂嗎?」那瑟說,「我想說的是:」

    「現在的你我就像是亞瑟與莫德雷德,騎士王與叛逆的騎士王之子。」

    「你拋棄了作為人類的肉體,就像莫德雷德拋棄了他的信仰,但是莫德雷德的結局是什麼?是死在了亞瑟王的聖槍之下,不就和現在這樣發生的很相似嗎?」那瑟說,手中的三叉戟甩出一個漂亮的輪華。

    丫的,說實話,小場地作戰,三叉戟根本就施展不開。其實他不一定能打得過這傢伙,但是懷裡的骷髏面具告訴他,不必擔心,厄洛斯馬上就到了。

    所以他現在就是要拖夠這段時間。

    或者說用達摩克里斯之劍先擋一會兒。

    再或者用達摩克里斯之劍把這個地下專場擴充一下。

    當然他也不會去嘗試擴充的,畢竟處在爆炸中心,自己可沒有把握能活著離開。

    所以現在先拖延一會時間,等到厄洛斯在場的時候,那就是自己擁有壓倒性優勢了。

    雖然俄羅斯是一個優秀的突破型戰鬥型神祇,但其實與他也有一些類似,更像是半混合型。

    那瑟什麼都會,近戰遠程潛行法術樣樣拿手,當然,也只限於拿手,換做是其他神祇自己那就是學徒和師傅的區別,差的遠了。

    而厄洛斯是任何冷兵器都出類拔萃,騎乘技能簡直逆天,沒有她不會開的東西,但除了這些啥都不會。(作者:『解釋一下,厄洛斯的騎乘其實是相當於把她的索命青駒投影依附在載具上,所以什麼都會開。』)

    所以說厄洛斯是個半混合型。

    就拖到厄洛斯來吧! 就看開膛手傑克吃不吃自己這一套了。

    如果他不吃這一套,自己纏鬥的技術還是信得過的。

    雖然那瑟非常憎恨波塞冬,但是對於波塞冬纏鬥的技術,那瑟都有所忌憚,所以一直在學。

    對,偷學。

    所以那瑟在三叉戟纏鬥的方面,對於這些小脆皮還是非常了得的。

    那瑟三叉戟已經蓄勢待發。

    開膛手傑克那傢伙,已經徹底瘋魔了呢。

    「納命來!」開膛手傑克嘶吼著,已近舞開了太刀。

    「我的命是說給你就給你的?」那瑟說道,,躲開開膛手傑克的追擊。

    時代的那些就算上萬個你都搞不定的魔物惡獸沒弄死我,你還想弄死我?

    如果死在你手上,我「奧林匹斯山第一獵手」的名號不是白叫了?

    不得不說,那瑟相較與上一次怒火攻心的流氓打法,這一次騰挪扭轉,靈活的躲避,倒有些槍兵的味道。(作者:『自古槍兵幸運E!哈哈哈哈!』–那瑟:『可我準確說是弓兵啊!』–作者:『對哦,近戰弓兵多掛逼。』–那瑟:『你X!』–作者卒,死因:戲弄男主被亂箭射成刺蝟!)

    躲過一套五連斬,那瑟迅速衝刺,藉助三叉戟作為助跳桿,一記撐桿跳,險些撞到天花板,但隨即就是一記天降正義。

    「什麼?」開膛手傑克看著不偏不斜刺下來的三叉戟,自己趕忙架起太刀去擋。

    但是那瑟會用三叉戟去接開膛手傑克的刀?

    上次一刀砍在他的三叉戟上的疤痕他現在都還記憶清晰。

    所以他才不會用三叉戟去接這傢伙的的刀!

    自然也不會踩。

    因為劉千凝已經將開膛手傑克的全部資料都透露了。

    他的刀具有高速震頻,所以對於護甲、抵擋物和骨骼有驚人的破壞力。

    就像……電鋸一樣。

    所以那瑟是不會和他的刀有任何的接觸的。

    那已經到了面前怎麼辦?

    不能踩他的刀,但是不得不說一句,這個時候,鏡像法則終於凸顯出其作用了。

    鏡像法則的作用是什麼?

    溝通鏡像位面,創造鏡像,這是僅剩10%的鏡像法則的僅剩作用。

    創造鏡像如果用的好的話,那麼就可以弄出某個奇妙的東東——無限劍制!

    對,跟衛宮土狼那個一樣,或者說,更龐大,當然,那瑟也沒有心情去模仿來模仿去的,雖然他的鏡像法則根本就是模仿,但是他模仿的都會變得有些貌似神不似——也就是自己做些改動,畢竟融會貫通,也是他作戰的的一大特點。

    所以這麼銀亮,可以當做鏡子來照的刀身,不就可以當做鏡子來用嗎?

    所以不言而喻了啊!

    直接打開鏡像法則,從鏡像位面拽過來一個鏡像。

    在鏡像身上狠狠踩一腳!!!!!

    隨即落到開膛手傑克身後!

    回馬槍!

    開膛手傑克完全沒有料到,這次他精心重塑的對於近身搏鬥的護甲根本就是白費!

    對手根本就不和你近身搏鬥!而是和你對A!

    自己根本就比不上對手靈活啊!

    所以根本就是吊著捶啊!

    看著三叉戟的尖端離自己越來越近,開膛手傑克只得拋棄手中的太刀,用自己的護甲去接對手的三叉戟。

    居然拋棄武器去抵擋武器?

    智障了吧?

    那瑟冷笑一聲,隨即太刀上出現一個鏡像,光速到達那瑟的位置,接過三叉戟,繼續刺過去。

    那瑟隨即一個錯身,瞬間奪過太刀。

    同時,開膛手傑克抓住了三叉戟的尖。

    於是武器交換。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