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nce Gregersen

  • 這話還是能讓008稍為安心的。

    冷冷哼了一聲,她說道:「我車上有水,我喝過。」

    羅陽沒有點頭,008又接著道:「我一個健康人,喝過幾口的水,你不敢喝?毒藥都敢吃,還怕什麼?」

    其實羅陽轉著腦筋在想怎樣才能讓008吞服主僕丸。

    只要把毒藥吃下去了,那008可能很快就要回去了。

    是以,能拖多少時間就拖多少。

    這樣有利於羅陽想出辦法讓008吃主僕丸。 在鍾小愛的要求下,兩人在鎮里歇息片刻,就直接先去了阿婆的墓地。

    阿婆的墓地在半山上,東方彧手裡拎著從南城買的一些祭祀用品,鍾小愛懷裡抱著下車採到的金桂花。兩人就在彎彎曲曲的山間小路上行走了半個多小時,才終於到了阿婆的墓地。

    這裡沒有成片的墓地,…[Read more]

  • 最終有人發現凡是安然進入神殿的都是各族的絕世天驕,有大氣運,且修為都是九天境以下。

    達到這個要求的人都冒險嘗試,果真安然進入了神殿。

    陸陸續續的有各族絕世天驕趕來,恐怕匯聚了整個九天大世界的絕世天驕。

    畢竟這是一尊道祖遺留的神藏,能得一分機緣造化,就足以受用終身了,關鍵還是神殿中可能有傳說中的不死神葯。

    鴻蒙神殿中卻是一方大千世界。

    此方世界為鴻蒙大陸。

    鴻蒙大陸正處於天地初開之際,天地間瀰漫著濃郁的神靈之氣,萬物皆處於靈智未開的蒙昧時期。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Read more]

  • 即便在踏入傳送光門之前,心中已然想過千百種可能,然而待看清眼前的景象之後。周啟臉上的神情依舊不由自主地一滯,眼底更是充滿了疑問和驚訝!

    沒有光怪陸離的奇幻,沒有五光十色的絢爛!深黑的地面,熒光閃爍的天空。黑與白主宰了整個基調。在視野隨著傳送后的不適消退後變得清晰。仔細一看,卻發現這方天地其實很小。熒光籠罩的範圍,佔地不過半個燈光球場方圓。

    與其說傳送門背後隱藏著一個世界,倒不如說是緊鎖著一個…[Read more]

  • 「對,沙漠之鷹是它的改型,馬格南之鷹就是左輪手槍。」索羅塔克說,「我想普羅米修斯至少一把槍的改型都給他了,魔改總會吧。」

    「讓普羅米修斯畫設計圖?」那瑟反問,「索羅塔克你腦子沒事吧?」

    「別不信他,他可是昨天在赫菲斯托斯的幫助下,搗騰出一把芝加哥打字機(官方名稱:湯姆森衝鋒槍)。」

    「厲害了,但左輪應該和半自動手槍不一樣吧?」
    異種騎士團 那瑟問。

    「普羅米修斯已經在拆你的客廳·西部守望了,行不行,不由你說的算。」…[Read more]

  • 嬈嬈眯起眼神,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起來。

    上官景雖然話不多,卻一直都在留心觀察著兒子和父親的反應,看著他們條件反射露出的表情和肢體語言,他便已經對嬈嬈的話信了個七七八八。

    心中大駭的同時,也有苦澀說不出來。

    看著眼前的小小的一隻葯,也不禁有些懷疑,這麼小,真的能治他的病嗎?

    他的沉思,給上官景傳遞一個很錯誤的信號。

    他以為他父親是不信嬈嬈的,畢竟他爸只要一牽扯他母親的事情,那個智商就會從100+直接跌落成負值。

    見上官青在發獃,他有些著急了。

    輕輕的搖晃著上官青的胳膊,開口卻是沖著嬈嬈說著:「嬈嬈,我爸是不是病得很重?」

    「需要怎麼治,是不是也要我的血!」…[Read more]

  • Spence Gregersen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week, 4 days ago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