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McLaughlin Moore posted an update 4 days, 7 hours ago

    做完這一切,手機交給她,「檢查一下,還有哪裡不滿意?」

    陸萌咕噥著,「誰,誰要檢查你手機!」

    「那就麻煩你幫我檢查一下。」

    「走開啦,煩死了!」

    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

    她就偷看了一下,這他也能發現?

    天啦嚕!

    還能不能讓人好好的過日子了?

    她不要面子的嗎啊啊啊……

    「來,檢查看看,還有哪裡讓我老婆不滿意的。」

    他坦蕩蕩的行為,更襯托出她的行為有多陰暗。

    陸萌憋了一股氣,想要發泄,卻又顧忌著小景行,看他那雙染笑的眸子,就氣不打一處來,伸手就給了他一拳,「不許笑!」

    「好,不笑。」宋雲遲握住了她的手,指腹輕撫著她的手背,滑膩的皮膚,光滑如綢,令人愛不釋手。

    雖然她沒有再說話,但宋雲遲也能明白她的心情,主動解釋著,「因為你和景行的關係,我的注意力一直在你們母子倆身上,至於其他不相干的人,一時之間還沒有時間去處理。你放心,她犯下的那些錯,都會受到相應的懲罰。」

    抬手,輕輕撫她的腦袋,「萌萌,我不會讓你白受這些委屈的。」

    啪。

    不自在的拍開他的手,陸萌把腦袋別過一旁去,不看他,「誰是你的萌萌,叫那麼親熱幹什麼。」

    那一聲清脆的聲響,吵醒了小景行。

    小傢伙啼哭了起來,聲音稚嫩而嬌弱,令人心疼不已。

    宋雲遲抱起小景行,在卧室里來回踱步的哄著,不一會兒,小傢伙扁了扁嘴,又睡了。

    …………

    司徒雲舒在C市待了一周時間,直到江南傷勢好一些了,她才抽空立即回京都。

    一周了,饒是神經再大條,她也能察覺得到慕靖南的不對勁。

    從江南出事那天晚上開始,他就沒有再聯繫過她。

    她主動聯繫,接電話的的永遠都是陳尋,借口永遠都是他在開會。

    似乎每時每刻都在開會,忙到連接一通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依她對慕靖南的了解,他恐怕是生氣了。

    獨自一人先行回京都,現在氣還沒消。

    江南的病情穩定下來了,她也能安心的回京都一趟,找他好好談一談。

    慕家官邸。

    西翼。

    小糯米和慕少璽坐在地攤上,兩個小傢伙玩得特別認真。

    腦袋被人摸了摸。 當公子良宣布出此次葯斗的規矩,在場所有人紛紛愕然不已。

    以往比賽中,大多數都是以丹藥的品階和質量來決定勝負,今天為何突然改變,只比數量,不比質量?

    公子良剛剛宣布后,一個內門弟子就扯著嗓子道:「高師弟只是普通人,還沒有修練武道,這種只比量不比質的規矩,對他不公平!」

    此人乃丹鼎成員,是在為古木抱不平。

    而其他成員以及不屬於三方勢力的弟子紛紛點頭,表示贊同,更是小聲議論起來。

    在內門習練丹藥的弟子都知道,一個合格煉丹者,不單單要煉製出高品質的丹藥,同樣也要一爐煉出更多的丹藥。

    成品率和成丹率。

    才能凸顯出一個真正丹者的水平。

    很多人也都知道,想要提高成丹率,首先要有木屬性,因為木屬性可以溝通藥材,可以更好掌控葯爐里被火焰融化的葯汁,從而一爐產出多顆丹藥。

    高尚只是普通人,雖然天賦異稟,雖然在半個月前煉製出四顆完美丹藥,但很多人,乃至內門長老和堂主都認為,這小子只是一時走運。

    沒有靈力,沒有木之靈力的支撐。

    這種運氣和奇迹能出現幾次?

    而如今要比煉製丹藥的數量,無疑對高尚極為不利。

    更為重要的是,進入內門兩個月的肖巍熟練掌控木之靈力,雖然煉製不出很高丹藥,但卻在成丹率上很高,就連那個岱言也是這方面的好手,這何止是對高尚不利,這簡直就是不公平的比賽。

    看到眾人都在議論比賽的不公平。

    田豎嘴角上揚,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後淡淡說道:「伯一菲,你手下是在質疑你的決定嗎?」

    伯一菲微微皺眉,然後向著台下議論和抗議的丹鼎成員,道:「此次葯斗規定是我和另外兩位師兄之前早就商議好的。」

    「啊?」

    一開始以為結義盟和聚才閣是在欺負人,但丹鼎諸多成員聽到自己老大如此所說,頓時有些難以置信。

    伯師姐怎麼會同意這樣做!

    這明顯是對高尚不利,對我們丹鼎不利啊。

    雖然搞不懂自己的鼎主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人家是老大,他們只能憋著氣悶不吭聲。

    見得自己手下安靜下來。

    伯一菲收回目光,繼而移向古木,心中卻在暗暗道:「高尚他應該沒問題吧……」

    場面靜了下來。

    我們的古大少在聽到比賽規定后,微微一笑,向著公子良提出質疑:「師兄,若是煉製出廢丹,也算數嗎?」

    在火影直播的日子 公子良點點頭,回以微笑:「只要能成丹,不管是廢丹還是毒丹都算數。」

    「哦。」

    古木恍悟,不過心中卻無語的道:「竟然連廢丹也算數,看來真的是以數量決勝負,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干吧。」

    比數量,考驗木屬性和靈力。

    但古大少還是挺有信心的,畢竟當年在磐石城,他煉製一品回靈丹可都是爐爐滿丹,雖然此次換做四品丹藥,但只要是個丹藥,哪怕沒作用,或有毒都算數量,這就簡單多了。

    用心煉製,不一定就能夠多產。

    但想要煉廢丹達到多產,對古木來說絕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三位師弟既然已準備好,那麼比賽可以……」公子良不再浪費時間,而是當眾宣布比賽進行。可就在此時,田豎賊溜溜的眼珠子一轉,道:「慢。」

    公子良和伯一菲將目光看向他,後者則冷笑著說道:「公子良,伯小菲,這一次葯斗,我們不妨如往日那般加點彩頭。」

    「你想加什麼彩頭。」伯一菲淡淡的說道。公子良也來了興趣。

    三個葯堂內門組織的老大,經常會有些矛盾,也經常以葯斗來解決,久而久之,就有了比賽前加註加彩頭的玩法。

    在場諸多內門弟子聽到『彩頭』,也是兩眼放光,因為一旦三方勢力老大加上這個玩法,自己也可以跟著即興下注,從而撈點好處。

    田豎一句話,將房間內的氣氛帶動起來。

    而他則笑著說道:「還是按照以前的規矩,壓在自己人身上,以一石藥材為最底,若是壓中則贏雙份。」

    石,是指容量單位,和古華夏國相似,不同的是,前者是以米穀,而尚武大陸則是以藥材,大概重量在一百斤左右。

    戮皇劍 田豎所說,是他們三個人,各自壓在自己手下身上,以一石為籌碼,如若自己手下勝出,另外兩方就要輸給自己一石藥材。

    公子良沉吟稍許,微微笑著道:「我沒意見。」

    伯小菲黛眉微皺,卻有些遲疑了。

    此次讓古木來比斗,她雖然寄予厚望,但,田豎這個人她更了解,沒有把握的事情向來不做,而今天卻主動提出加彩頭,這顯然有違常理。

    「看來,此人對這次葯斗很有自信。」

    伯一菲暗暗說道,而田豎則冷笑道:「伯一菲,怎麼了,不敢玩嗎?」

    「有何不敢。」

    身為丹鼎的鼎主,而且還有這麼多成員在下面看著,身份使然,哪怕知道這傢伙不打沒把握的仗,她也只能同意。

    當伯一菲答應下來,台下弟子頓時熱鬧起來,他們知道,三方只要同意,自己就可以跟注,而且不同於三人必選自己的手下,他們可以自行選擇注點。

    不過,也因為這一點。

    觀戰弟子只能壓一斗藥材,也就是十斤左右。

    雖然看似不多,但若是贏了,輸的兩家都要給一份,也就是兩斗。

    一斗其實並不算多,大家都玩的起。

    比斗之餘加點調味,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伯小菲同意下來,田豎笑了笑,然後朗聲說道:「我壓在肖師弟身上,下五品藥材兩石。」

    公子良則跟著說道:「岱言,下五品藥材,兩石。」

    兩人壓在自己手下兩石藥材,如果輸了,兩石就成為別人的,如果贏了,另外兩家則分別拿出兩石來。

    伯一菲笑了笑,也跟著說道:「高尚,下五品藥材,兩石。」

    三個大佬都下了注,而且還是以五品材料為籌碼。

    這種臨時加彩頭的事情時有發生,當他們下好注,其所屬成員很利索取出筆墨,站在不同位置,形成簡約的投注站。

    觀戰弟子頓時蜂擁而至,圍擠在一起。

    「來下注的報上自己名字,一個個來!」分別代表三方勢力的成員吆喝著,同時慌而不亂的記錄著每一個下注名字。

    沒有人隨身攜帶一斗藥材的習慣,將名字報上去,就算成功投注。輸贏分出來的兩天內,要麼去三方勢力所在的地盤領藥材,要麼去送藥材。

    當然,沒人輸了敢耍賴,畢竟這種規矩持續很久,已經成為默契,不給藥材,就等著丟人現眼和被三方勢力整治吧。

    原本是開始比賽的氣氛,頓時轉變為博彩氣氛。

    目睹爭先恐後報名的弟子,古大少唯有苦笑,同時回想起,幾年前在磐石城冠禮比武上和沈天行交戰也是如此。

    葯斗室就那麼大點兒地方。

    容納的弟子僅僅有一百多個,很快,他們就下好了注。

    而其中壓在聚才閣肖巍身上的弟子名字有四十三,壓在結義盟的岱言身上的則是三十六,至於丹鼎的高尚則是最末,只有二十九個。

    數量越多,證明越被人看重。

    肖巍之所以領先古木和岱言,也正是因為田豎發起的彩頭,歷來,這種事情,凡是首先提出者,勝率往往都很高,久而久之,大家都明白了這個規律。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而從投注數量來看,三個人的差距也並不是很大,沒有出現壓倒性的投注。

    在他們看來,結義盟的岱言也有實力。

    至於古木,他們更多是看在這個男人之前創造的奇迹,畢竟,當時這個普通人,在葯比的時候不被長老看重,卻偏偏煉製出四顆完美丹藥,實現了逆襲。

    既然上一次可以逆轉,也許這一次還會出現奇迹呢?

    很顯然,壓在古木身上的弟子,都是抱著這種想法,卻沒有人去想,他有這個實力,有這個能力。

    投注完畢。

    比賽似乎應該可以開始了。

    但,伯小菲卻微微一笑,邁著蓮步走上高台,停在古木身邊,輕聲笑著說道:「高師弟,如果你贏了這場比賽,今天所壓的全部藥材賭注都是你一個人的。」

    古木聞言,眼睛賊亮,問道:「伯師姐,這些賭注有多少?」

    伯小菲在心裡粗略算了算,笑著說道:「拋去外人的賭注,如果你能夠贏下比賽,可以獲得五品藥材八石。」

    「八石……」

    古木皺眉心算起來,很快算出,自己要是贏了能夠獲得藥材八百多斤,這個數量很可觀,而且還是下物品,若再加上其他零碎的投注,估計也有半噸左右。

    「算上剛才獲得的資源,有這麼多藥材,絕對可以讓自己煉很長時間的丹,段位也必然可以快速提升。」古大少的小算盤『啪啪』在識海打了起來。

    莫小菲微笑著繼續說道:「當然,師姐下的兩石藥材也是你的。」

    腰桿驀然挺直!

    古木散發出一抹讓人肅然的表情。

    然後就看他向著伯小菲,鄭重地說道:「師姐請放心,我一定會為丹鼎爭奪榮譽!」

    伯小菲笑了笑,然後便走下台去。

    這個女人在剛才就知道,高尚有點貪財,所以為了能夠激發他的潛力,才以藥材為誘惑。

    果不其然,古大少現在的氣勢很盛,潛力徹底被激發。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