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McLaughlin Moore posted an update 4 days, 9 hours ago

    熊闊海和張雄臉腫的猶如豬頭,呆愣了一會兒后也反映了過來,臉色更是萬分難看。熊闊海哆嗦著指著丁峰喝道,「你是誰?你到底是誰?有種告訴我你的來歷?」

    「怎麼?等出去后好報復我?」

    丁峰身子一晃,速度快速到了極致,瞬間來到了熊闊海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別以為有了傳送令牌,就可以無後顧之憂了,我想要殺你們。還會給你們催動令牌的機會?」

    噶吱吱……!

    緩緩的將熊闊海提了起來。

    這一幕,比剛才抽飛兩人還要恐怖,將張雄都差點嚇癱,他忽然悲哀的發現,要是對方想殺他。還真沒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這位道兄!」風雷子縱身而來,落到了丁峰五米開外,拱手說道,「這兩位都是白眼狼,一旦讓他們得知你的身份,事後肯定會報復。甚至還會報復你所在的學院,你要是不信,可以問他們幾位。在止戈學院,甚至在整個天戈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們都是一群禍害,不知暗中殺了多少人?曾經有比他們更優秀的弟子都死在他們手中,還有他們背後的勢力。一旦讓他們離開,我敢肯定,他們絕對會報復。」

    「是嗎,那你殺了他們!」

    丁峰冷冷一笑,將熊闊海扔在了風雷子身前。同時身子一晃禁錮了張雄。

    風雷子臉色狂變,爆退了百米開外,他一番話。不外乎就是讓丁峰下殺手罷了,至於讓他殺熊闊海,要是在無人之處,他絕對敢,可周圍還有太元三英以及歐陽兄妹,他則沒有那個膽子。除非判出止戈學院。

    熊闊海躺在地上,卻正好看向了風雷子。眼中還不掩飾的釋放出無盡的殺機。

    「怎麼?你不敢?」

    丁峰嗤笑道。他直直的盯著風雷子,眼中爆閃出殺機。

    他是何等人物。怎能不知道風雷子的歹意,一旦他殺了熊闊海兩人,就會被對方抓住把柄,說不得將來會受到威脅,他雖不在乎,卻怎麼會被利用。

    「這位道兄,你真的誤會了,他日再行賠罪!」

    風雷子也乾脆,知道不能善了,他直接催動了令牌,傳送了出去。

    「倒是一位乾脆果斷之人!」

    丁峰微微一笑,踢了熊闊海一腳,激發了他身上的令牌,傳送了出去,也將張雄送走了。

    殺兩人不費事,還是那句話,他不想給重華學院惹麻煩。

    外面,在吳應熊出來不久之後,風雷子和熊闊海、張雄接連出現,震驚了止戈學院,這四位幾乎是學院最頂尖的存在了,可卻接連被淘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風雷子,別讓我找到機會,否則我必殺你!」

    熊闊海一出現,就看向了風雷子,發出了必殺的咆哮。

    「這個禍害,一定要殺,殺他個九族全滅!」

    緊接著張雄也惡狠狠的說道。

    對丁峰,他們恨,卻沒有這麼大的殺意,畢竟是他們要先殺對方的,可風雷子就不同了,剛才確實一心一意的要置他們於死地。

    這可是生死之仇。

    要說以前,彼此看不慣有一些爭鬥也就罷了。

    如今,已經是生死之敵,絕對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

    風雷子暗暗叫苦,卻也不懼,冷笑道:「就憑你們三個廢物?」

    這邊的爭吵,被學院的強者制止了,可等詢問過後,學院的長老們全部都沉默了。

    瞬間抽飛熊闊海和張雄。

    瞬間將他們制住,連催動傳送令牌的時間都沒有。

    這是何等強悍的實力,哪怕一般的道師也不一定做到,卻被一個道士做到了。

    關鍵的是,他們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不知道來歷,哪怕風雷子等人,也描述不出丁峰的樣貌。他們這一回想,才感毛骨悚然,特別是熊闊海,更是后怕。

    秘境之中,丁峰望向了歐陽勝傑,這裡除了他之外唯一的男子。

    「你們對這裡都有所了解?」

    丁峰直接詢問。

    歐陽勝傑點頭笑道:「有所了解。止戈學院的這處秘境,在天戈城算不得秘密,他們早就發現了,研究過了,也進來過很多次,卻因為秘境只允許道士之境的修為進入,難以探查出秘境的隱秘,也損失了大量的人手!這次會武,他們就利用百城學子的力量,來開發這裡。」

    「至於這片藍色雷谷,當然也被發現過,因為這裡有藍電蟲,成為一處不小的寶地,進來之後,就直接趕了過來!」歐陽勝傑沒有任何隱瞞,「藍電蟲可是一種寶蟲,只誕生在藍色雷電之中。以雷電為食,同時會分泌出一種液體,我們稱為藍寶液,這是一種淬鍊身體的無上珍品。」

    「你們就是為了藍寶液?」

    丁峰恍然。

    歐陽勝傑點頭,遲疑道。「這位道兄,不知你有什麼打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個雷谷不是我的,你們隨意就行,可以當我不存在!」

    說著,丁峰縱身而下。來到了剛才的地方,靜靜的吸收著雷電之力,體悟雷之道韻。

    當你不存在?

    歐陽勝傑蛋疼了。

    這麼強大的實力,誰敢當你不存在,可看到丁峰的行為。又似乎如此。

    最後,他和劉小英一商量,就共同走進了雷谷之中,算是結成了聯盟,隱隱也有對抗丁峰的意思。

    嗖……!

    賈小英卻朝丁峰飛了過來,在她身上超繞著一根藍色絲帶,發出一圈圈藍色光暈,擋住雷電之力。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丁峰問,「這位道兄,能告訴小女子你的名字嗎?」

    至尊狂帝系統 小女子?

    六十三歲的小女子?

    丁峰露出古怪之色。可稍微一想,也理所當然,曾經在洪荒世界,數十萬年的存在都可以自稱為小女子,何況眼前這一位。

    「丁峰!」

    他沒有隱瞞,實際上隱瞞了也沒有意義。進來時都有登記,一旦出去。稍微推算一番,就能知道他具體的身份。

    至於不讓熊闊海等人知道。是怕他們不等他出去,就報復楊院長。

    「丁峰,頂峰,當真好名字!」賈小英驚嘆道,「丁大哥,你現在絕對站在了道士之境的頂點了呢!」

    「道士不過剛剛入道罷了!」丁峰微微一笑,「你們真不怕止戈學院?」

    「止戈學院雖強勢,但天戈城卻也不是他們說了算。」賈小英滿不在乎道,「天戈城有多大家族,也有隱世家族,不過明面上維持止戈學院的地位罷了,可私下裡……呵呵呵,畢竟只是一所學院罷了!」

    丁峰恍然。

    學院,只是培養人才的地方。

    為誰培養?

    大家族,大勢力罷了!

    以天戈城還有重華學院這樣的布局來推算,丁峰不難發現,學院,只是為了上層培養強者,只是這個上層,究竟能達到哪裡,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他已經可以肯定,止戈學院絕對不會是終點,或許上面還有什麼存在。

    「丁哥哥,你怎麼不去獲取藍寶液呢?」

    賈小英純真地說道。

    這一會兒工夫,她的稱呼有了三次變化,先是道兄,後為丁大哥,現在變成了丁哥哥。

    「馬上就去!」

    說著,丁峰識海中,世界樹苗又長高了一截,出現了雷屬性的一個嫩芽,至此,他已經領悟了此方世界的八種道韻奧妙。

    啊……!

    也是這時,遠處傳來驚呼之聲。

    「不好,是大姐她們,肯定遇到了麻煩!」

    賈小英臉色一變,想也不想就沖了過去。

    「倒也有幾分真性情!」

    丁峰轉著念頭,也跟了過去,很快,他就來到了近前,卻看到劉小英等四人被一大群藍點蟲瘋狂的攻擊,正狼狽的防禦。劉小英還受傷了,一條胳膊都變成了焦黑色。

    賈小英的加入,讓他們的防禦稍微好了一點,可藍電蟲太多了,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殺死。

    「丁大哥,救命!」

    歐陽勝雪看到了趕過來的丁峰,楚楚可憐的張開小嘴求救。

    丁峰稍微遲疑,便閃身上前,留下一串串殘影,在藍色雷霆中穿梭,他的速度之快,讓歐陽勝雪等人都只看到殘影。

    等他停下時,周圍已經沒有藍電蟲,在他身前懸浮著一個牢籠,剛才圍攻幾人的藍電蟲盡在裡面。

    「怎麼可能?」

    劉小英看到這一幕,不禁驚呼,「道士之境,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實力?」

    歐陽兄妹也呆住了。

    丁峰一巴掌扇飛熊闊海三兄弟,雖然震驚,卻也能接受,可現在完全有了直觀的認識,剛才那可是能將他們幾人殺死的藍電蟲,卻瞬間被對方擒獲一空。

    這之間的差距,簡直不可以道里計。

    「小手段罷了!」

    丁峰不以為意,伸手一抓,牢籠連通裡面的藍電蟲,整個沒入了他體內,被吞噬煉化,厚實根基,增強底蘊。

    「丁哥哥,你真是太厲害了,人家好崇拜哦!」

    賈小英再次來到丁峰身前,兩手抱在唇前,仰著頭,滿眼的小星星。

    「大恩不言謝!」

    劉小英拱拱手,卻記在了心裡。

    歐陽兄妹狠狠的點點頭。

    「丁哥哥,能帶我們進入裡面嗎?藍電蟲太兇殘了,人家怕怕!」

    賈小英嘟著嘴道。

    丁峰有些惡寒。

    「好不好嘛?」

    賈小英忽然抓住他的手臂,狠狠的搖動了起來,甜膩膩的聲音,讓劉小英眼皮子直跳,毛小英連忙望向別處,歐陽勝雪撇撇嘴,歐陽勝傑瞪大了眼睛。

    丁峰連忙抽出了手臂,退後了幾步,「走吧,反正我要進去一看。」

    「丁哥哥真是太好了!」

    賈小英頓時激動萬分,她一手背後,沖後面的幾人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丁峰率先前行,如今已經領悟雷霆道韻,凝聚了一片雷霆之葉,已經可以免疫外圍的雷電了,他甚至在大量的吞噬雷電之力,轉化成雷之法力,好快速的趕上另外幾種法力的量。

    越往前行,雷電之力越狂暴,藍電蟲也越多。

    丁峰一力將藍電蟲攔了下來,至於雷電帶來的壓力,他就無能為力了。

    這裡完全是一片藍色海洋,雷電狂暴,一眼望去,再沒有其它色彩,一直前行了五百米,劉小英等人終於堅持不住了。

    「丁哥哥……!」

    賈小英委屈的叫了一聲,丁峰停了下來,回過頭來笑道,「怎麼了?」

    「抵擋不住了!」

    她體外的藍色光芒已經非常暗淡,隨時都會破滅,一旦防禦消失,等待她們的就是毀滅一途。

    「可還沒發現藍寶液呢?」

    丁峰露出古怪之色。

    「那個丁哥哥,你能幫我們得到一些嗎?人家什麼條件都答應你,好嗎?」

    說著說著,賈小英羞紅了臉。

    「呸!不要臉!」

    歐陽勝雪低低的罵了一聲。

    丁峰挑挑眉,笑道:「我試試吧!」說罷,就往裡面走去,不再理會身後等人。

    他們看著丁峰離開,紛紛無語。

    「他到底是什麼來歷?怎麼會這麼強?」

    劉小英嘀咕道。

    「他給我的壓力,比一般的道師都強,恐怕他的戰力,不下於道師了,當真令人可畏!」歐陽勝傑感嘆道,「他不是來自止戈學院,也不是來自天戈城,莫非是哪個隱世家族的子弟?」

    「也只有這個可能了,不然誰能培養出這樣的恐怖強者!」

    歐陽勝雪頗為贊同。(未完待續) ?丁峰一直往前行走,沒有任何停頓,來自藍色雷霆的強大壓力好似不存在一般,狂暴的轟擊,來到他身邊立即被吸收一空,點滴不留。

    離開了歐陽勝傑等人的視線,他也沒有在隱藏,全力運轉吞噬之法,掠奪雷霆之力。只見他腦海中,一塊區域的雷之法力飛快暴漲。

    十天,一月,半年,一年,百年。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