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Kjer Yates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茱莉雅嬌媚的臉蛋上浮起嫣然笑意:「小杜大人,你可真讓結界我大開眼界,對了,你那個神秘的空間里應該收藏了不少好東西吧。改日,也讓姐姐我去看看?」

    杜飛笑笑:「不過就是一些尋常的草藥……」

    說著,杜飛便開始煉丹。有了涅槃丹的煉製經驗,駐顏丹的煉製實在是輕鬆多了。耗費的心神力也少。

    整個過程還是當著茱莉雅的面進行了,已經有過一次,也就不在乎第二次了。況且,現在他們還在同一條船上。

    錦鯉太后升職記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杜飛的手中多了十顆碧玉一般的丹藥。

    茱莉雅面帶驚喜:「呵呵,真的是駐顏丹啊,這丹藥我曾經見過,被我國一位富可敵國的大公爵買去,足足花費了五十萬金幣。」

    「給你」杜飛一點都不在乎。這東西,在他看來,跟盛元丹沒什麼兩樣。不過這丹藥對於女人的殺傷力絕對不小。

    試想哪個女人不想容顏永駐,青春永存?

    杜飛想好了,等回去后再煉製一些送人。

    當然,家人的需求肯定會優先滿足的。

    茱莉雅接過駐顏丹后,下意識地將丹藥放在鼻前聞聞,她喃喃地低聲自語:「好香啊……看這光澤度,這駐顏丹似乎比我上次看到的那個還要好」說完后,茱莉雅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小杜大人,你煉丹的藥效是多少?」

    「一般都在九成」杜飛笑笑。

    「真的?」茱莉雅有些不信的再嗅了嗅駐顏丹藥香,片刻后,眼眸中掠過一絲難以掩飾的激動:「沒錯,品質的確很高。你這丹藥不僅可以駐顏還能美容。當真是極品啊」

    「小杜大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你好了」茱莉雅抬抬眼皮,眉梢間泛起了濃濃的笑意。

    一點都不知道矜持。杜飛暗暗嘀咕,朱雀皇室的女性似乎都不怎麼矜持。有點瘋,還有點不知羞恥。

    「殿下,現在我們各做各的事情,時間不多了,抓緊準備吧」杜飛淡淡說道:「我想這幾天伊麗莎白也在加緊準備著什麼」

    茱莉雅紅唇微撇,嬌嗔一聲:「你啊,就這麼急著趕我走?我還想跟你這個會煉丹的小天才多待一會呢」隨後,茱莉雅美眸看向杜飛時,嬌容怒放,媚態橫生……

    「杜飛」伊麗莎白出門的時候,突然說道:「差點忘記告訴你了,我會回饋你一份大禮的。」

    隨後的幾天時間裡,杜飛依舊沒能見到卡羅琳。他甚至覺得自己被軟禁了,一連幾天,他就連長公主龍菲菲和使團的成員都見不到了。

    事情似乎正在朝著茱莉雅預言的那樣展,或許伊麗莎白懷孕之日,就是他的死期。

    想到這些,杜飛紛紛不平的自語罵道:「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小爺跟她勢不兩立」

    ……

    ……

    朱雀皇宮御花園,相傳被軟禁的吉諾萬夫此刻卻身穿皇家服飾和剛剛登基不久的朱雀女王殿下一起賞花。許久,吉諾萬夫淡淡說道:「陛下,你何必委屈自己呢……再過些時日,等聖界門戶打開,霍爾菲德就能下界,到時候你們便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伊麗莎白輕嘆了一口氣,道:「你也知道,這是那位老人家的意思,我怎麼可能忤逆他的意思呢。」

    「你不打算讓杜飛和卡羅琳見面了?」吉諾萬夫笑笑:「你真的答應將一個神裔許配給我……呵呵…….別怪我一再問你,直到現在我都感覺像是在做夢。」

    「當然是真的。」伊麗莎白冷冷地一笑:「我說過,我會讓你達成夢想的。但是你和卡羅琳的夫妻之緣只有五年,五年後你必須狠心將她滅殺,否則到時候不僅是你,就算是我,乃至於朱雀帝國都無法保全」

    吉諾萬夫道:「真沒有想到,你的心腸如此毒辣……」

    伊麗莎白冷聲道:「我對卡羅琳所做的一切,已經對得起她了。如果不是我,她怕是早就死了。原本我是想利用她去聖界。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聖界門戶即將打開,只要霍爾菲德回來,母后的事情自然也就有著落了。當然,卡羅琳最不該的就是背叛我…..她自以為很聰明,可惜神跡遺址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虧我一直當她是姐妹,她卻聯合杜飛那個混蛋騙我,讓我失去了神跡遺址的寶藏,讓我失去了成為仙階聖士的機會。既然,她不仁再先,也就別怪我不義了」伊麗莎白的氣質很冷傲,此刻與之平日溫婉的樣子大不相同,但是看起來更加像一個女王了。

    杜飛和茱莉雅此刻恐怕還不知道,吉諾萬夫的失敗是他自己放棄的。

    他的放棄,只是因為一個女人,那就是卡羅琳。

    自從卡羅琳被伊麗莎白帶回來之後,吉諾萬夫就已經垂涎三尺,日夜思念。如今伊麗莎白許諾只要他放棄抵抗,一起跟她將杜飛滅殺,卡羅琳就是他的。

    吉諾萬夫的計劃原本就不可能成功,繼續和伊麗莎白對抗只能是增加沒有意義的傷亡。所以,當茱莉雅提出這樣優厚的條件后,他義無反顧的投降了,並且堅定的站在茱莉雅這邊。

    ……

    ……

    婚期很快就到了,婚禮就將在明晚舉行,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伊麗莎白將此事詔告整個大陸,聲勢浩大之極,稱得上朱雀帝國的一樁盛事。

    此刻,卡羅琳那邊卻生了變故。原本被四名皇室長老軟禁的卡羅琳卻突然消失。而且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吉諾萬夫耳中。

    吉諾萬夫聽到這些話后勃然色變,臉色鐵青無比。最後咬牙切齒地道:「伊麗莎白,你敢這樣玩們……」

    吉諾萬夫默默站在自己的親王大殿里,思緒良久后,最後恨恨地長嘆了一聲:「伊麗莎白啊伊麗莎白,如果讓我找到證據證明這件事情是你幕後主導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殿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旁邊的下人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們是否還繼續對付青龍帝國的長公主,阻止她前來營救杜飛」

    「殿下,那女人如此耍弄於你,要我說,我們還是馬上取消原來的計劃吧?」說話的是吉諾萬夫的護衛長,帝階中級修為的海霸天。海霸天原本是翠霞山的一個散修聖士,於五年前和吉諾萬夫相遇,後來被吉諾萬夫以重禮相聘,成為他府邸的護衛長。此人年方六十,心急頗深,是個善於投機鑽營的主。

    這些年來,海霸天和吉諾萬夫已經形成了良好的信任關係。吉諾萬夫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負責辦理的。

    這次吉諾萬夫為了卡羅琳投降罷手,以及後來的密謀對付杜飛,阻擊使團。他全部參與了。

    如今他看伊麗莎白並不真誠,心中有了一絲怒意。

    「殿下,別再猶豫了」海霸天繼續說道:「伊麗莎白那個小娘們根本不值得信任,跟她在一起,無疑與虎謀皮,最終吃虧的還是我們」杜飛是青龍帝國的使臣,如果死在朱雀皇宮,畢定會引起兩國的邦交矛盾。他估摸著伊麗莎白最後會推出一個替死鬼來堵住青龍帝國的悠悠之口。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個替死鬼多半應該就是吉諾萬夫。

    最毒婦人心,這女人可是一箭雙鵰啊。

    海霸天一說,周圍幾個地位較高的護衛也紛紛附和。

    「閉嘴」吉諾萬夫冷喝了一聲,親王的威嚴讓眾人立刻安靜了下來,他說道:「現在只是一個猜測,如果我們這個時候退出了計劃,伊麗莎白一定不會放過我們。而且,即便我們現在退出,她同樣可以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在我們身上」

    「可是……這樣下去,我們的處境也很危險啊」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反對和伊麗莎白繼續合作。有人開口道:「或許是卡羅琳自己跑的,畢竟女王陛下也是痛恨那個卡羅琳的。」

    眾人七嘴八舌的評論著。

    吉諾萬夫越聽越心煩,最後喝道:「行了,都不要再說了,計劃不變」

    「殿下,萬萬不可啊

    「殿下,明知道是個陷阱,你還往裡跳,實在是不明智」

    「殿下……」

    吉諾萬夫冷冷地掃視著眾人。道:「伊麗莎白是我的侄女,她是我看著長大的,她的心計和手段我很清楚。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我想多半是別人做的。你們想啊,如果是她做的,她不可能在計劃沒有開始之前就讓消息泄漏出來。而且出現這樣的事情,她那邊肯定也有了相應的對策,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反水,肯定會引起她的震怒。她現在是女王陛下,朱雀皇室的一切資源都歸她掌握,我拿什麼跟她翻臉。不如我們按照原計劃行事,走一步看一步……險境中求生存……」

    吉諾萬夫非常果斷地道:「計劃繼續,不過大家要懂得保持實力,不要硬拼。」

    吉諾萬夫雙目中透出兩道冷光,對海霸天說道:「分出去一小部分人在皇宮內尋找卡羅琳……我知道伊麗莎白已經將皇城戒嚴,理論上講,卡羅琳是不可能出宮的。她應該還在宮裡某個角落裡隱藏著。」

    ……

    ……

    皇宮御花園,美艷無雙的伊麗莎白滿面寒霜,玉手一揮,一道火光席捲而出,原本美麗的花園此刻已經被火焰覆蓋,頃刻間變成灰燼。

    「該死的,究竟是誰可以不驚動四位帝階高級的長老救走卡羅琳」伊麗莎白美麗的眸子中儘是恨色:「難道是姨娘……」

    「不要生氣了,事情我都知道了」吉諾萬夫來到了她的身後:「當務之急,我們應該派人找出卡羅琳。」

    伊麗莎白冷冷一笑:「怎麼?你不認為是我在耍你?」

    吉諾萬夫看著伊麗莎白那略帶著嘲諷的表情,心中多少有些不快,不過他也知道,眼下還不是翻臉的時候。他強忍著怒氣,微微一笑:「你當然不會那麼傻,就算你要耍我,也不可能在這個關鍵的節骨眼上傳出消息」

    「很好」伊麗莎白笑笑:「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敗。我希望原計劃不變……此外,我也向你保證,卡羅琳不會成功離開皇宮的」

    吉諾萬夫想了一下,說道:「你有沒有考慮到這件事情應該和茱莉雅有關……或許,她已經和杜飛聯合在一起了。明天的婚禮或許會有變故。」 ?、、、、、、、

    第十四集第十一章挾持女王

    第十一章挾持女王

    伊麗莎白聞言,眸子中射出一道恨色:「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茱莉雅在皇宮經營許久,哪怕我現在做了女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她的那些勢力連根拔起。況且,我聽長老團的長老說,茱蒂老祖並不希望我滅殺茱莉雅姨娘。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茱蒂老祖也參與到這件事情中。如果是這樣,那就不好辦了。」

    吉諾萬夫想了一下說道:「如果茱蒂老祖護著茱莉雅,那你應該去找凱奇。他是長老團中唯一可以和茱蒂老祖抗衡的人。」

    「哼」伊麗莎白冷笑一聲說道:「我已經找過他了,他表示不參與。看來,他的心裡當真沒有我這個做女兒的。也罷,他不仁,我不義。將來等母親回歸,我便勸說母親將他滅殺……這樣的人留在皇家長老團,只會對帝國增加不安定的因素」

    吉諾萬夫深吸一口氣,暗道自己這侄女還真是心狠手辣,居然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過。跟她打交道,還真是要小心再小心。

    ……

    ……

    杜飛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卡羅琳。可惜眼下他被軟禁了,門外至少有三名帝階高級的長老守護著,他根本就出不去。就算是撕破臉皮大幹一場,在三個帝階高級聖士面前,他也沒有絲毫把握。

    別看他已經成功的幹掉過仙階聖士,可那個時候運氣是主導因素,而且還有老朱雀的幫忙。

    現在讓他對上一個仙階聖士,有死無生。

    同樣,三個帝階高級聖士,他也沒多少把握。

    當然,仗著凌波逆天步的神奇,他若是想逃,問題也不大。現在關鍵的是無法確定卡羅琳的情況。

    之前茱莉雅臨走的時候跟他說會回饋他一份大禮,杜飛估摸著,應該和卡羅琳有關。可惜,茱莉雅一時半會也沒回來,無法問清楚。

    終於,婚禮開始了。夜幕剛剛降臨,杜飛便在三位帝階高級聖士的引領下換上了華麗的服裝,來到朱雀皇宮的宴會廳。這裡早就人山人海,賓客滿座了。杜飛靜靜地看著四周的人,他表現的很沉默,心裡卻是暗暗琢磨,這伊麗莎白到底想做什麼。這些賓客中,幾乎有一半都是強大的聖士,其中不乏諸多帝階高手,一些聖士甚至帶著絲絲殺氣。這些殺氣一般聖士或許無法察覺,可是杜飛有聖環,加上最近感知力增強,自然無法逃過他的眼睛。

    吉諾萬夫也在宴會廳,他從遠遠的看著杜飛,心中暗暗笑,好戲才剛剛開始而己,他倒是要看看伊麗莎白怎麼折騰下去。他也想看看,杜飛到底有沒有能力化解。

    當然,他更期待的是儘快找到他心中的女神卡羅琳。

    杜飛很冷靜,不管怎麼說,伊麗莎白都不會違抗老朱雀的意志。所以,暫時他是不會有危險的。

    除非是等到他和伊麗莎白圓房后,確定他有身孕。

    想到這裡,杜飛心中突然一冷,卡羅琳不會也愛她的算計之中吧?否則,將他滅殺,卡羅琳那邊自然不會善罷甘休。杜飛在這一瞬間想乎相通了所有問題。

    好狠毒的女人。杜飛暗嘆了一口氣。

    這時候,一個形似凱奇的老人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低聲道:「今晚你們圓房之際會有變故,你要小心。」

    杜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沉默了下來,莫非要提前了。再才抬起頭的時候,那個老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金碧輝煌的皇家宴會中,觥籌交錯,氣氛熱烈,到處都是喜慶的氣氛。賓主其樂融融,不時有人與杜飛打招呼。

    杜飛也沒表現出什麼不滿,虛與委蛇的應付著,靜待事態的變化。

    在萬眾期待下,身穿喜迎皇族華麗服飾的新娘伊麗莎白女王殿下終於登場了。吉諾萬夫親自主持婚宴,一切都是中規中矩,看起來沒有半點虛假。

    儀式完成後,四名皇家長老護送一對新人來到女王陛下的寢宮。隨後,那領頭的皇家長老對杜飛說道:「*宵一刻值千金,莫要浪費了良辰美景」

    杜飛淡淡一笑:「我知道」

    推門走近寢室,杜飛看著端坐在床榻的新娘,心中有些苦澀。洞房花燭夜,原本是一生之中最為喜慶和開心的事情。可是如今,他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閉緊房門,杜飛走過去對著伊麗莎白輕笑一聲:「陛下,現在是不是該同房了。」

    「哼」伊麗莎白冷笑一聲,抬起頭看著杜飛說道:「杜飛,你涉嫌侮辱本王,還盜竊了本國機密情報,現在本王就將你正法」說著,女人的眉宇之間出現一絲殺氣。

    杜飛突然就愣住了,都還沒有同房呢,怎麼就開始給自己判死刑了。這可不合常規。

    「陛下」杜飛暗自警戒起來,小虎在小天地門口也暗暗注視著伊麗莎白和四周的情況,以備不時之需而出手。

    「欲加之罪?」杜飛輕笑一聲:「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提前了……難道你要忤逆那位老人家的意思?」

    「不是我忤逆了他老人家的意思,而是你忤逆了他老人家的意思。」伊麗莎白美麗的眸子中閃過一絲不屑:「杜飛,識相的話,你就束手就擒,我保證這家事情到此結束,不會牽扯到卡羅琳和杜族」

    「陛下」杜飛顯得很驚恐:「我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你,這點覺悟我是有的。只要你肯答應我放卡羅琳回去,我可以給你一顆涅槃丹」

    「涅槃丹?」伊麗莎白聞言,美目中射出一道冷色:「你有涅槃丹?仙階以下可以增加百年壽元的涅槃丹?」

    「不錯」杜飛拿出一顆涅槃丹,雙手奉送:「陛下請看,這就是涅槃丹。這是我師尊風羽留給我的,我一直沒捨得服用。原本我是打算找機會留給卡羅琳的。現在我將此丹獻給陛下,只求陛下能放過卡羅琳。」

    伊麗莎白略微猶豫了一下,起身上前將那丹藥拿了過去,她仔細查看后,基本確定此丹就是傳說中的涅槃丹。隨後,她又以秘法測試無毒后,當即就服用了。那一刻,她感覺生命力驟升,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很好」伊麗莎白服用了涅槃丹之後,臉色微微一喜,看向杜飛的目光緩和了不少:「不錯,這的確是涅槃丹。杜飛,我來問你,你為何不懇求讓我饒你一命……」

    杜飛嘆口氣,面帶一絲恐懼說道:「事情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我的命運如何,我多少已經知道了。而且一顆涅槃丹的價值也不足以讓我活命」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伊麗莎白臉上雖然帶著淡淡的笑意,但是一雙美眸中的不屑和殺意還是能夠被杜飛清晰地捕捉到。

    杜飛突然笑了,他現伊麗莎白這個女人比起自己之前想象的還要陰險,狡詐。而且,這個女人做事從來都是滴水不露。杜飛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今天他死了。回頭,卡羅琳,甚至杜族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事已至此,他倒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將來縱然老朱雀知道了,他也不會為難自己。

    「陛下,給我給句實話」杜飛坐在桌子上,倒了一杯香茶,品嘗了一口,滿懷期待的詢問:「反正我是不可能活著離開這個房間的。你索性讓我死個明白……你到底想怎麼樣?」

    伊麗莎白輕笑一聲:「也罷,看在你一顆涅槃丹的份上,我可以讓你死得明白。」說到這裡,伊麗莎白一臉的譏諷:「杜飛,其實你我之間本該不會這樣的,畢竟你幫了我很多。可惜,你不該去見那位老人家,更不應該答應他,讓你跟我生孩子。這是我必殺你的原因之一。」

    杜飛沒有說話,靜待下文。

    伊麗莎白繼續說道:「我有愛人……他叫霍爾菲德,曾經是我們朱雀部洲帝國最具天分的聖士。後來他去了聖界,依舊是聖界年輕一代最為耀眼的明星之一。這些年來,我們一直用某種秘法互相溝通。我們彼此深愛著對方……而最近,他告訴我不久的將來,九鼎結界削弱,聖界中的聖士就可以在大陸和聖界自由出入。到時候,他將下界跟我成親。未來的朱雀女王理應是我們愛的結晶,而不是你這個狗奴才……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伯爵都是最近才加封的……而你的杜族……也不過是一個過氣的家族。如今也只是在你的支撐下苟延殘喘……所以,你沒資格……」

    「這些我都知道」杜飛淡淡說道。

    「你都知道?」伊麗莎白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我知道了,這些都是我姨娘跟你說的吧。呵呵,你們果然勾結在了一起。杜飛,這就是我殺你的第二原因。茱莉雅包藏禍心,如今陰謀敗露,是我朱雀皇室的公敵,你跟她狼狽為奸,我自然要殺你」

    杜飛並沒有憤怒,他繼續笑著說道:「陛下,我想你還有第三個殺我的原因吧」

    「不錯」伊麗莎白饒有興趣的看著杜飛,輕啟嘴唇:「我怎麼覺得,你好像什麼都知道」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