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Horton Avery posted an update 6 days, 2 hours ago

    ------題外話------

    wuli惜惜又要大發神威了 「一言為定!」話音未落,顧惜先發制人,閃身攻向青龍。

    青龍敏捷地側身避開,緊接著抬手,出拳,帶起一陣風,直逼顧惜的下巴,那兇狠勁兒沒有半點憐香惜玉。

    馬思正瞳孔縮成兩點,忍不住倒吸口氣。

    嚴榮悠哉地靠著沙發,嘴角噙著淡淡笑意。

    肥牛緊張地瞪著打鬥的兩人。

    他是仗著是一身肉和力氣唬人,青龍則是貨真價實的高手,這傢伙以前可是特種部隊的,還獲得過全國散打冠軍,不僅有力氣有速度,還有技巧。

    此時沒人敢相信顧惜能躲過青龍的暴擊。

    連崇拜顧惜的馬思正也不敢保證,一瞬間緊張出一身汗。

    卻見顧惜輕盈一閃,便避開了青龍的拳頭。

    緊接著便瞧見她抬腳踢向青龍的下盤。

    青龍眼底掠過一抹詫異,這妞倒真有幾下子。

    原本的敷衍斂去,青龍的神情肅穆,多了幾分認真,面對顧惜的反擊,迅速做出反應。

    兩人你來我往,鬥了數十招還沒分出勝負,包廂里的不少東西被殃及,慘變廢墟。

    圍觀幾人瞠目結舌,獃獃望著打鬥的兩人,這丫頭居然那麼能打!

    馬思正眼睛發光,暗道不愧是我老大,這身手,太牛了!

    砰!

    顧惜與青龍硬碰硬,隨即分離,顧惜倒退兩步,而青龍則一連退了四五步,撞到肥牛身上才停下來。

    青龍震驚地望向顧惜,原以為在力量上自己會勝一籌,結果卻恰恰相反!

    「你吃什麼長大的?」

    顧惜頭一次跟人打架打那麼久,體內的熱血被激發出來,正想接著打呢,被對方來這麼一句搞懵了兩秒,仔細瞧了眼對方,發現面前的青年驚訝又認真的表情,她眨眨眼,淡定回道:「吃飯。」

    「再來!」青年忽道,身影一晃而過,從原地消失。

    顧惜做好攻守準備,卻在這時,門被撞開,一道身影若旋風一般閃入,眾人不約而同扭頭,未來得及看清對方的臉,青龍就被一腳踹飛出去。

    「不準欺負小惜!」

    撲通!

    青龍撞到牆面,像塊泥巴似的沿牆面滑落到地面。

    神來之腳震驚全場。

    「小惜,你沒被壞人打疼吧?」緊張兮兮的聲音從蘭斯漂亮的薄唇里冒出,碧藍澄澈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鎖住顧惜的臉,絲毫沒意識到自己給別人帶來的衝擊。

    嚴榮交疊的腿不由自主放下,目光冷沉地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金髮碧眼男人。

    能把青龍這麼大一個人一腳踹飛,這個男人不簡單!

    他斜眼看向肥牛,想要知道這個外國青年的來歷。

    肥牛傻傻地看著蘭斯,沒接受到老大的眼神詢問。

    唯一樂呵的恐怕就是馬思正了,他知道蘭斯很厲害,老大加蘭斯,天下無敵呀。

    「你怎麼進來的?」顧惜面露訝色。

    「打進來的。」蘭斯直言。

    話音才落,包廂門外傳來哎呀哦喂的呻吟聲。

    「榮老大……」

    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混混慘兮兮地出現在門口,本來是要告狀的,待看到包廂里被肥牛扶起的顫顫微微的男人,他如被人掐住了脖子,聲音嘎然而止。

    嚴榮臉色一變,不復方才鎮定。

    顧惜笑望向嚴榮,眉目如畫,笑吟吟的像個天真的少女:「榮老大,我們可以離開了嗎?」

    「離開?」嚴榮突然恢復淡定,嘴角勾起一抹邪氣,「問問它同不同意。」

    他從腰間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槍,對著顧惜的頭。 「榮老大想出爾反爾?」顧惜蹙眉,眼中露出一絲鄙夷。

    「打贏青龍的可不是你。」嚴榮輕笑一聲,「你們先違反規矩的。」

    顧惜語塞,好像的確如此。

    「小惜,我們可以走了嗎?我不喜歡這裡。」蘭斯抓著顧惜的手問,沒有意識到現在他們的危險處境。

    顧惜頭疼,這傢伙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她拍了拍他的手,目光仍落在嚴榮臉上:「要不再打一場?」

    說實話,她現在並沒把握能躲過子彈,就算她能躲開,她也不清楚蘭斯能不能躲開。之前她說過榮老大不敢開槍殺人,可對方只要傷人就夠了。

    嚴榮笑:「我以為你連槍都不怕。」

    顧惜扯了扯嘴角,心道,要不我舉著槍對你試試?

    「行了,滾吧。」他忽然出人意料地收起槍。

    顧惜一愣,就這麼放他們走?

    「不滾還等著我請客嗎?」

    顧惜立刻朝馬思正走去。

    嚴榮瞟了眼小馬,淡聲說道:「馬仔,這次的事就算了,不過你既然認了新老大,那幾條街也就不用你管了。」

    馬思正聞言臉色一變,下意識地看向顧惜。

    顧惜暗皺眉,不歸小馬管,肯定會安排別人管,到時候難免又會起衝突。

    只是現在也沒別的辦法,如果她孤家寡人一個,想怎樣都可以,但現在有一個移動不了的望仙樓,還有自己最親的父親,如果這些兇狠的黑道人物報復到他們身上,對她而言將是致命的打擊。

    懷著一絲沉重顧惜三人離開了夜總會。

    讓胡金把馬思正送回家,顧惜和蘭斯匆忙回到望仙樓。

    晚上盤點第一天的收益,顧翔高興極了:「小惜,今天我們的營業額居然破萬了!」

    這是在望仙樓鼎盛時期才有的成績,他本以為父親去世,柳仁山他們離開,會讓望仙樓從此一蹶不振,現在的發展當真出乎他的意料,也十分的喜人。

    顧惜也很高興,雖說開業第一天生意一般都會比較火爆,但是別忘了今天是半價。

    按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望仙樓一定能夠再創輝煌,她的願景也將不再是夢想而已。

    「小惜,你上電視了,快看電視!」

    人未到,聲先到。

    原來是阿勝跑回來。

    顧惜挑眉:「上電視?」

    「是啊,江城晚間新聞。」

    望仙樓沒電視,父女倆正在櫃檯里數錢呢,聽到阿勝的話,顧翔把錢收起來,鎖上抽屜,就要拉顧惜回家看電視。

    顧惜哭笑不得:「等咱們回去都播完了。」

    顧翔面露可惜之色,隨即問阿勝:「新聞上頭說了什麼?」

    阿勝摸了摸頭,憨笑道:「我一看到小惜就急著跑過來,沒聽清楚。」

    「不過翔叔放心,我室友在看呢,你們等等,我跑回去問問。」

    沒多久,他回來,告訴顧家父女,今天望仙樓開業上了新聞,不僅如此,還給了顧惜幾個展現刀工的鏡頭。

    免費打了次廣告,這對顧惜而言是次意外驚喜,對某些人而言恰恰相反。

    御膳齋里瀰漫著一股低氣壓。

    「這就是你說的借勢?打壓望仙樓來抬高御膳齋的名望?」李開陽現在殺人的心都有了,這是他第一次自主創業,家族裡的人可都看著呢,尤其是他那個大哥,現在不知道在哪裡笑話他。

    這次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是我小瞧了顧翔父女的手段,顧翔一直挺木訥,我哪能料到他們居然能攀上美食協會那些傢伙。」柳仁山沒有底氣地解釋。

    「我不管,你得給我想辦法,如果現在就被望仙樓壓住,以後想翻身就難了。」李開陽陰沉沉說道。

    碧血洗銀槍 「要不,叫幾個混混把他們的店砸了?」

    柳仁山問完,發現李開陽似笑非笑看著他。

    他訕訕地摸了摸鼻子,今天那位叫嚴榮的黑道大哥都沒能奈何得了顧惜,想要打探點消息也沒打探出來,說不定現在榮老大和顧惜的關係比跟他們的要好。

    「你不是廚師嗎?我現在懷疑你的本事到底有沒有比顧家人強。」

    一提到廚藝,柳仁山信心全回來了:「這一點我絕對有自信。顧翔父女不可能廚藝比我好。」

    「呵呵,是嗎?」李開陽冷笑,他現在對柳仁山的信任所剩無幾。

    柳仁山皺眉:「我知道你介意今天周祥瑞他們的話,但你應該明白,咱們御膳齋有專門的切配工,我今天負責大菜的烹飪,切菜都是小工負責,顧惜故意抓住這點,惡意對比,說白了還不是在烹飪上不敢跟咱們比。」

    突然,柳仁山眼睛一亮:「差點忘記了,八月底就是江城一年一度的美食烹飪大賽,御膳齋想要扳回一局不難。我會給望仙樓下戰書,江城美食大賽受本地民眾關注,贏的團隊將有機會逐鹿全國美食烹飪大賽,只要我們能拿到第一名,不僅能讓望仙樓元氣大傷,而且也能讓御膳齋走向全國,受全國矚目。」

    李開陽食指輕敲桌面:「你有把握贏嗎?」

    柳仁山稍微遲疑了下,然後點頭。

    「行,那我就等著你擊敗望仙樓!」

    ……

    「老大,你上雜誌了!」

    大早上的,馬思正興奮地跑進來。

    在望仙樓吃早點的客人們聞聲看去。

    顧惜正在廚房裡忙碌,握著把菜刀出來。

    「老大快看!」

    馬思正把雜誌舉到顧惜面前。

    顧惜瞟了眼,發現上面有一張自己的照片。

    她眨了眨眼,這不是自己突發興緻在拉麵館做拉麵的瞬間嗎?居然被人拍下來刊登到雜誌上了?

    「什麼雜誌?」她問。

    「食全食美!」馬思正把雜誌封面露出來,「老大,你成名人了,昨晚剛上了電視,今天又上雜誌,說不定哪天就上了央視!」

    顧惜嘴角輕抽:「行了,既然你不養傷,就來幫忙吧。」

    她對自己一連上了兩次媒體並不太用心,直至接下來幾天,越來越多的人來望仙樓,並點名要她刻的食雕和做的拉麵,顧惜才意識到自己或許真的「出名」了!

    一邊聽著系統里零像直線一樣平的聲音提示,一邊將拉好的面甩入沸騰的大鍋里。

    顧惜心裡有些愁,她現在需要的並不是慕名而來吃她拉麵的人,而是提升自己的廚藝。

    前兩天她收到江城美食烹飪大賽主辦方發來的邀請函,邀請望仙樓參加美食大賽。以她眼下的實力,想躋身前列幾乎不可能。即便是她爺爺在的時候,也不能保證拿第一。而如今有御膳齋虎視眈眈,如果望仙樓不能夠贏過御膳齋,將會再次陷入困境。

    ------題外話------

    以後中午十二點更新 四九城,一座有些年頭的紅磚老房。

    房裡裝修的典雅別緻,像新的一樣。

    在二樓靠近花園的一個窗房內,一個長得十分美麗的女人坐在床邊,捧著一個相框發愣。

    她的眼圈紅紅的,像是哭過一樣。

    身邊擱著一本雜誌,翻開著,紙面有一張圖片,赫然是做拉麵被偷拍的顧惜。

    一陣腳步聲傳來。

    女人慌亂轉頭,看到丈夫朝她走過來,連忙又背過身去。

    男人一眼就發現女人哭過,愛妻如命的他不由皺眉,快步走過來:「誰惹你不高興了?景明還是景濤?」

    女人揉了揉眼睛:「沒有的事。」

    男人走到女人身邊,瞟了眼她手裡的相框便明白了。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