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ton Avery

  • Horton Avery posted an update 6 days ago

    ------題外話------

    wuli惜惜又要大發神威了 「一言為定!」話音未落,顧惜先發制人,閃身攻向青龍。

    青龍敏捷地側身避開,緊接著抬手,出拳,帶起一陣風,直逼顧惜的下巴,那兇狠勁兒沒有半點憐香惜玉。

    馬思正瞳孔縮成兩點,忍不住倒吸口氣。

    嚴榮悠哉地靠著沙發,嘴角噙著淡淡笑意。

    肥牛緊張地瞪著打鬥的兩人。

    他是仗著是一身肉和力氣唬人,青龍則是貨真價實的高手,這傢伙以前可是特種部隊的,還獲得過全國散打冠軍,不僅有力氣有速度,還有技巧。

    此時沒人敢相信顧惜能躲過青龍的暴擊。

    連崇拜顧惜的馬思正也不敢保證,一瞬間緊張出一身汗。

    卻見顧惜輕盈…[Read more]

  • Horton Avery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5 days ago

    傳說此秘術可引來幽冥血海之氣,七劍齊殺,威勢滔天,凶名之盛,幾乎不在真魔殿的大黑天魔神功之下,為整個中州都能排得上號的無上神通。

    不過這一秘術的修鍊,據說又有極其苛刻的要求,歷代血魔老祖,能練成此術的,十中僅一。

    石老怪一向陰沉,費無情雖是與其有所往來,但還當真不曉得,這老怪居然練成了此術。

    「果是另有目的!」

    依舊還是三頭六臂的千丈法身,看起來很是粗魯,天聖力王的眼中,則是流過了一道異色。

    血魔這廝一馬當先之時,他就已然有數,其中必有古怪,此刻看來,果是如此了。

    不過,目標居然是這人!

    心中嘿地一笑,天聖力王卻也不動了,若是換做旁人,甚至是玉闕子,他或者還能無所顧忌地出手,但這人卻不…[Read more]

  • 「嘎!不要害怕!」剛才那個被砸到的雕像推開了身上的碎塊站了起來,它大聲喊道:「我們的堡壘,這裡是象徵著創造者的要塞!是絕對不會被攻陷的!」

    「就讓它們感受……來自天國的憤怒!」

    雕像的話音,似乎傳遍了整艘船,並在廣闊的雲海之上擴散開來,就如山中的回聲一般,在天際環繞著。

    伴隨著它的話音,船艦頭部那布滿裂痕的甲板突然緩緩地張開。

    不過,在頭部張開的甲板之下並不是船艙,而是一個奇怪的物體,它看上去像是一座從船內伸出來的高塔,這座塔聳立在了船的頭部。

    裂地者此時正位於甲板的中心部位,它看到這座塔的時,…[Read more]

  • 她猶記得,當初自己固執的和姐姐一起要去玄元戰場。

    要去天都域追隨那個青年。

    雖然自己姐姐也喜歡那個青年。

    可姐姐並沒有排斥。

    兩人一直相互扶持,相互陪伴。

    可以說,顏詩妃對自己的妹妹真的是無私的。

    甚至連自己的男人都不介意和妹妹分享。

    可此時顏詩妃卻被人擒拿,如今生死未卜。

    這讓顏詩嫣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覺心裡空蕩蕩的,好像整個天地少了什麼。

    在這一刻,她那道心都崩碎了,已經難以自己。

    「正陽師兄他們多半也蒙難了。」旁邊的美婦一臉哀愁。

    雖然這種結果她們早就有所預料。

    可此時發生,依舊讓她們難以接受。

    武神血脈 「哎。」到了此刻,眾人也…[Read more]

  • Horton Avery posted an update 3 weeks, 1 day ago

    微仰的臉精美剔透,平靜溫和的黑眸溢出無波無瀾的淡然,卻如深海般難測。

    仿若初萌芽的蓮花般清雅清靈脫俗中隱含媚態橫生,柔風若骨處又見剛絕清冷。隨著長發飛舞,抬手回萌處都是哀傷悲絕。

    「冰原,本宮問你話呢」主坐上的女子眉頭緊皺,似有不滿,語氣冰冷。

    「宮主恕罪,臣該死」將士被女子的聲音狠狠的拉回了思緒,滿臉驚慌失措。

    「罷了,方才你說的可有何事?」女子擺了擺手,看著遠處,眼裡滿是化不開的悲傷。

    已經幾百年了,她的漓歌到底在哪?不管她怎麼找,都找不到。 「方才從乾坤山那邊傳來信號彈,好像是有了……小公主的下…[Read more]

  • Horton Avery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weeks, 2 days ago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