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Penn Burnette posted an update 5 days, 13 hours ago

    「不,我們同將軍同進退。」士兵們叫道。

    「你們回去吧,鳴金而退這是軍令,我想漢軍也不會為難你們的。我知道你們都是勇敢的士兵,都不怕死,可是你們的家人呢,失去了你們,他們就要去討飯。聽我命令,凡事能走的,立刻撤吧。」。.。 箱子里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而是奶粉。

    但是那些包裝……應照沒見過。

    應照將所有東西都拿出來,除了奶粉,還有奶瓶,小玩具這一類的東西。

    他仔細搜索了下標識。

    有的能搜到,有的搜不到。

    比如那個奶粉就搜不到,不知道是什麼牌子,可是就從包裝來看,就比普通的奶粉高檔很多。

    剛才電梯里他聽見的……應該只是她開玩笑的吧?

    應照看著一箱子東西有點犯愁,想了半天,還是出門去敲隔壁的門。

    「幹嘛?」

    開門的女生語氣很冷,似乎有點不耐煩。

    「你給我的那些東西……」

    「別人給的,我沒用,正好給你。」初箏打斷他。

    奶粉這種東西,對於沒有孩子的人來說,確實沒什麼用。

    應照:「那多少錢,我給你錢吧。」

    初箏:「不知道,別人送的,不用了。」

    [房租都給不起,還給我錢,你有錢嗎?!]

    應照:「……」

    感覺膝蓋中了一箭。

    最後應照還是收下那一箱東西,畢竟房東說,他要是不要,就拿出去扔掉。

    接下來初箏隔兩天就會扔給他一個箱子。

    要麼是嬰兒食品,要麼就是小衣服之類的東西。

    應照拒絕也沒用,她會把箱子直接堆在他門口。

    就一句話——不要就扔掉。

    應照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箱子堆在門口還佔地兒,眼看連門口都要擋了。

    最後實在沒辦法,應照只能搬進去。

    奶粉他試過,沒什麼問題,而且口感比他買的那些更好。

    應照雖然對電梯那事有點心理陰影,但他還是覺得房東應該不至於做這種事。

    他沒有別的東西能表示感謝,只能隔三差五的請初箏過來吃飯。

    初秋,天氣逐漸轉涼,初箏大晚上起來找被子。

    剛躺下去,耳邊就是門鈴聲。

    「……」

    大晚上的哪個狗東西不睡覺啊!

    初箏心情極其不好的出去。

    門外,應照抱著孩子,滿臉的焦急。

    應照見她出來,立即道:「封小姐,寶寶發燒了,能不能借用下你的車?」

    初箏眉頭微蹙,往他懷裡看一眼。

    小崽子滿臉通紅,眉頭緊皺在一起。

    「等我下。」

    初箏回屋換了一身衣服,拿上鑰匙:「走吧,我送你。」

    應照連連道謝:「謝謝你啊。」

    初箏意味不明的看他一眼,應照此時關心寶寶,沒有注意初箏。

    車上應照很是不安,不斷查看寶寶的體溫。

    「睡覺之前還好好的,剛才起來一看就發現他發燒了,最近我也很注意天氣,不知道怎麼回事。」

    「別急,醫院馬上就到了。」

    大概是初箏的安撫有用,應照稍微冷靜一點。

    初箏選了最近的兒童醫院。

    孩子沒什麼事,就是感冒了。

    這個季節天氣反覆,大人都容易感冒,更別說小孩兒。

    因為燒得有點厲害,醫生建議先住院。

    應照辦完住院手續,回來又看了看寶寶的狀態,緩緩的鬆口氣。

    應照扭過頭和初箏說話:「今天麻煩你了。」

    大晚上的不好打車,所以他下意識的就去找了她。

    「沒事。」誰讓你是我卡呢!

    再麻煩我也不能拒絕啊。

    初箏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你不覺得他拖累你嗎?」

    「一開始有吧。」應照坐在床邊,低著頭說話。

    他根本就沒帶過小孩,突然要照顧一個孩子,困難重重。

    好在那段時間他有些積蓄,撐過了前面幾個月。

    他有時候也想放棄,他根本就養不好這個孩子。

    但是人都有感情。

    相處久了,他有些捨不得他。

    「沒有他,你現在應該工作不錯,不用為錢犯愁,你就沒想過這些?」

    應照偏頭看一眼寶寶:「也許吧,但是我都做了決定,不會後悔。」

    沒有這個孩子之前,他確實工作不錯,待遇也不差。

    而且晉陞機會就在眼前。

    但是他不能做個背信棄義的小人。

    既然答應了要好好的撫養他,他就算再難也會堅持下去。

    初箏暗自扣了扣椅子。

    看來這小崽子是甩不掉了。

    好人卡喜歡她能怎麼辦啊!\0

    想想以後的生活……

    初箏壓住心底翻騰的不耐:「他叫什麼?」

    「應暮雪。」頓了下,應照又道:「名字是他母親取的。」

    「哦。」

    小崽子住院好幾天,期間應照只能留在醫院照顧。

    初箏心情好會過來一趟,給應照送點吃的。

    心情不好就看不見她人影。

    等小崽子出院那天,初箏倒是開著車來接他們。

    她沒和應照說,所以應照在外面看見她,很是意外。

    「你怎麼來了?」

    「不是今天出院?」

    「……是。」

    「你想帶他擠公交?」

    「……」

    小崽子病剛好,應照當然不想帶他擠公交。

    所以最後還是坐初箏的車回去。

    「這幾天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嗯。」

    [知道就好!我這麼好的人,你上哪兒去找。]

    應照:「……」

    他瞥一眼認真開車的人,心情複雜。

    對於他能聽見她心聲這事,應照已經波瀾不驚。

    他開始琢磨,他這位房東內心到底是怎麼想的?

    總覺得有點……表裡不一。

    回公寓初箏被幾個租客給攔住討論房租的事,應照見此,自己先上了樓。

    這些租客無非就是說房租的事。

    初箏秉著敗家原則,在這群人想要和她細細掰扯的時候,給他們打了個折。

    眾人:「……」

    他們還什麼都沒說呢!

    不過房東主動打折,大家當然高興。

    租在這裡的都是些年輕人,當場邀請初箏出去下館子。

    初箏:「……」不、我不想。

    最終初箏還是被熱情的邀請去了。

    「姐,你不知道現在的日子是多難熬啊。」一群人喝得有些暈,拉著初箏開始吐槽。

    「我要是有姐你這麼大棟公寓,我也想每天坐在家裡數錢。」

    「社會對我們太不友好了,我們都還是孩子呀。」

    「嗚嗚嗚……」

    這群人從生活到工作,再到壓榨員工的老闆,方方面面,都說了個遍。

    最後不知道是誰,突然提到應照。

    「剛才和房東一起回來的那個小哥哥,你們知道吧?」

    「他啊,好像一個人帶個孩子……」 第五百四十七章最後的稻草

    呂如虎想讓其他的傷兵撤離回去,可是沒人願意走,他們的戰馬已經沒了,不是傷了就是跑了。他們不相信大漢軍隊會放過他們。因為秦軍是施行的首級軍功制,就是把敵人的腦袋割下來去領功,潛意識的認為大漢軍隊也是如此的做法。

    「少將軍,別說了,人活一口氣,要死鳥朝天,死就死吧,咱們死在衝鋒的路上。」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