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n Burnette

  • 「不,我們同將軍同進退。」士兵們叫道。

    「你們回去吧,鳴金而退這是軍令,我想漢軍也不會為難你們的。我知道你們都是勇敢的士兵,都不怕死,可是你們的家人呢,失去了你們,他們就要去討飯。聽我命令,凡事能走的,立刻撤吧。」。.。 箱子里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而是奶粉。

    但是那些包裝……應照沒見過。

    應照將所有東西都拿出來,除了奶粉,還有奶瓶,小玩具這一類的東西。

    他仔細搜索了下標識。

    有的能搜到,有的搜不到。

    比如那個奶粉就搜不到,不知道是什麼牌子,可是就從包裝來看,就比普通的奶粉高檔很多。

    剛才電梯里他聽見的……應該只是她開玩笑的吧?

    應照看著一箱子東西有點犯愁,想了半天,還是出門去敲隔壁的門。

    「幹嘛?」

    開門…[Read more]

  • 「呼哧,呼哧!」口中喘著粗氣,胖子揮去大股的汗水,「今天受到的侮辱,我王爾德發誓必報!」

    由於伊莎貝拉和伊澤並沒有雯達等人那樣誇張的自愈能力,所以讓他們先回去休息了。

    只剩下今天剛成立的黑sè聯盟核心幹部留下來訓練,雯達的想法是不到累得連一根小拇指都動不了絕對不走。

    風紀委員會,這名字成了他們奮力揮灑汗水的動力。

    在伊澤和伊莎貝拉走的時候,雯達專門和他們談了話,讓伊莎貝拉去學一些關於醫療方面的課程,在六個中擔任醫療靈師的作用,而伊澤則適合專門去進行jīng神方…[Read more]

  • 他盡情的攪動著手中的劍,激發一層層的劍氣,企圖將田宗所有的生機都給滅掉,阻止田宗的自爆!

    可是……

    「轟隆!」

    如同炸彈一般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他的身軀和田宗一樣,被炸成了肉沫,屍首不全,成為了和田宗同年同月同日同時上路的人!

    爆炸餘波掀起了濃濃的氣浪,一波襲過一波,饒是發現田宗要自爆,已經迅速逃離爆炸核心的皓月宮奪命境武者,在這波爆炸餘波的襲擊下,也都受到了不小的傷勢……

    而萬德才也瞬間感覺心血涌動,喉嚨中透著一絲甘甜的液體!

    他也受傷了,沒有人能夠想到,田宗對敵人夠狠,但是對他自己更狠,寧願選擇對自己如此慘烈的方式,也要拉一個人墊背!

    「是條漢子!」萬德才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液,讚歎道。

    田宗已經賺了,以一條命,換了他皓月宮兩名奪命境武者,…[Read more]

  • 「喝!」一發力,居然把整個陷阱都破壞掉,收回了袖中的毒蛇。

    「驅散射擊!」邊拉弓射箭邊向大蛇跑去。感覺遠程占不到優勢似的。

    驅散的4秒迷惑好像沒有發揮出來,又或許曾經有那麼一霎吧。

    被抵抗了么?我直接把大蛇丸在心底划入boss級人物,不,應該是首領級的。那麼,我現在就是在單挑哈卡么?

    看著我漸漸接近,大蛇丸的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容。

    「風遁-大突破!」

    這個風遁,可不是佐助的火遁可以比的,直接把我的身形從地上吹起來,向身後的岩石上撞去。這下要是撞實了,分身可就消散了。

    「冰箱!」冰山怪異的停在空中,我在風停的…[Read more]

  • 可是數千年,上萬年呢?

    這就不好說了吧。

    所以,大黃不對自己當時留下的至寶抱有多大的信心。

    「既然決定了,就準備出發吧。」

    得到大黃的答應,秦無夜找上了木族公主、玄秋桐她們。

    在木之封印這裡,她們是真正的主人。

    「什麼?你要離開木之封印!」

    木族公主的臉色一變,不敢置信地說道。

    須知在秦無夜擊潰天魔統領,還有擒下梵青魔之後,他已經取代了木族公主,成為木之封印這裡的重心。

    假如秦無夜真的離開,對於木之封印來說,絕非好事。

    「說了要執行大計,怎可光說不練。」

    秦無夜不以為意,道:「不過,我們現在抓住了梵青魔,而且在我抽取了他諸多精血之後,他奄奄一息,光憑自己,不可能逃…[Read more]

  • Penn Burnette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weeks ago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