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Hedrick Richter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 3 days ago

    將魔夭兒安頓好,陪了她一個下午後,江逸神識一掃見戰無雙正在休息,並沒有修鍊,連忙把他傳送了過來,將自己的困擾告訴了戰無雙,讓他幫忙想辦法。

    「嗨,我以為是什麼大事?」

    戰無雙白眼一翻道:「我父親就有十幾個姨太,錢伯伯還有三十多個妻子呢,你這事根本不算事。最簡單的辦法——你把你的女人丟在一起,自己不要去理會,不要去摻和,讓她們自己相處一段時間,自然會相安無事。」

    「呃…這也行?」江逸眉頭一皺,搖頭道:「萬一鬧起來了呢?萬一尋死覓活呢?」

    「哈哈哈,不會的!」

    戰無雙擺手道:「你的這些女人那個不是冰雪聰明?她們不僅不會鬧,我敢打賭她們反而會聯合起來,一起對付你!嘿嘿,江逸啊,以後你若還敢拈花惹草,你就等著睡地板吧……」

    ……

    PS:回來遲了,更新晚了半個小時,抱歉!

    明天還是兩章,後天恢復正常!

    …… 玄神宮離開了雪域后開始遁天,這次沒有去東皇大陸了,而是朝罪島方向一路遁天而去。

    北帝的仇江逸想報,不過他知道自己殺不死北帝,就算毀掉北帝堡,血洗武家四域也意義不大。他答應過玄帝,能不殺人就盡量不要殺,所以他暫時將這事壓了下來,等自己有能力了再去一鍋踹,把武家的族長家主長老們全部擊殺。

    在得知衣飄飄的部分情況后,江逸現在的壓力更大了,北帝這點事根本不算事。如果他能夠破碎虛空去上界尋找衣飄飄的話,滅殺北帝也就是彈指之間的事情,所以他倒是不急。

    蘇若雪的事情現在是最急的,那神秘的符毒萬一能侵蝕她的靈魂,或者讓她這輩子無法恢復記憶,江逸可能要在痛苦中過上一輩子。

    所以他打算立即回罪島,再去無盡深海找敖盧。出來幾年了,他也很想念錢萬貫鳳鸞她們,最不放心的就是一人留在無盡深海的江小奴。

    玄神宮在空間裂縫內行走一直很安全,路上也很平靜,不過江逸有些忙,他根本沒有時間去修鍊,也沒有時間去參悟玄帝留下的天畫,更沒有時間去研究火龍劍。

    他每天要傳送來傳送去,一下去尹若冰那裡,一下去蘇若雪那裡,一下又去魔夭兒這裡。他沒敢聽戰無雙的話把三人丟在一塊,尹若冰出身高貴自尊心很強,蘇若雪失憶了,本身有些抵觸他,魔夭兒孤苦伶仃,第一次離開雪域跟著他浪跡天涯,內心肯定有些忐忑和害怕,若是將三人丟在一起,很容易出事。

    所以他只能三頭跑,讓三人有家的感覺。尹若冰好一些,比較獨立,陪了幾天開始去參悟玄帝的天畫去了。蘇若雪也好一些,畢竟有五長老陪著,唯有魔夭兒這幾天精神狀態非常差,剛剛離開魔神和天魔山,內心有些傷感。

    「呼呼…」

    這日江逸又從尹若冰那裡跑來,發現魔夭兒正一個人蜷縮在床上小憩,這次睡得很香,他微微吐出一口氣,就地盤坐,靜靜的望著魔夭兒。

    這小魔女自從跟著他后脾氣好了很多,或許也是真的長大了,從不發大小姐脾氣了,此刻安靜熟睡也宛如一個睡美人,甜美溫馨。

    江逸坐了一會百無聊賴,靈機一動取出了火龍劍。火龍劍把玄神刀給吞噬了,這等古怪奇異的事情他一直沒有時間研究,此刻有時間了自然要好好看看。

    玄神刀是神器,此刻火龍劍的氣息比玄神刀更強大幾分,如果能徹底驅動這把劍,他戰力肯定能提升很多。玄帝可是當年拿著玄神刀屠殺了不知道多少大妖,最後還是一刀劈碎了虛空飛升了。

    「嗡嗡!」

    一取出火龍劍劍身又開始顫動不停,江逸怕吵醒魔夭兒連忙傳送去了附近的一個大殿內。他雙手抓住火龍劍,但卻發現這劍身顫動得太厲害了,他都有些握不住的趨勢。

    江逸手中亮起一道元力嘗試催動火龍劍,但他發現元力根本灌注不進去,這火龍劍完全不受控制。他看著劍身上的三條龍紋眉頭緊鎖,盯著看了一炷香時間,並沒有任何發現。

    他探出神識,結果神識剛剛掃進劍身卻被隔絕了,同樣無法探查,若不是他和火龍劍還有一絲精神聯繫的話,他都不相信這把就是他用了多年的兵器。

    「對了,天人合一。」

    他閉上眼睛進入天人合一狀態,在這狀態內他能融入這方天地,也能融入火龍劍內,從而輕鬆探查裡面的一切。這一探查果然發現問題了!

    「這…火龍劍裡面殘缺的禁制怎麼補上了很多?這怎麼可能?」

    江逸滿眸錯愕的睜開眼睛,火龍劍是他國戰第一后青龍皇朝賜予給他的。那時候他發現火龍劍裡面禁制殘缺的,還以為被坑了。

    沒想到後面火龍劍和火靈珠融合后威力大增,最少可比超聖器。現在還更邪異了,吞噬了玄帝的玄神刀,劍外多了一條火龍紋不要緊,裡面殘缺的禁制陣法居然補全了小部分?

    一把兵器威力大與否,在於裡面的禁制陣法有多強大,當然兵器級別高了,威力取決於裡面的器靈,最強大的古器則在於裡面的凝刻的道紋強弱。

    江逸前幾年幾乎沒有動用火龍劍了,就是因為這劍裡面的禁制陣法是殘缺的,也沒有器靈,更沒有凝刻道韻。這劍就等於是雞肋了,食之無肉,棄之可惜。

    兵器裡面的禁制和陣法,這要煉器大師才能熔煉補齊,江逸在罪島混出頭后,幾乎就不缺兵器了,也就一直沒有去想著去修補火龍劍了。

    沒想到…現在這火龍劍殘缺的禁制陣法自動補齊了一小半?

    江逸琢磨了一下,懷疑是不是自己感覺錯誤了?他再次進入天人合一狀態細細感應,探查了四五遍,發現並沒有感應錯,火龍劍的禁制原先只有小半是完整的,現在卻接近一半是完整的了。

    「嗯…不對!」

    探查了一會,江逸突然靈魂深處有一絲悸動,他感覺火龍劍裡面有一股若有如無的波動,就好像當初的火雲鎧一般,裡面竟然有器靈?

    「的確是器靈!」

    他用心去捕捉,去感應,很快確定火龍劍內的確出現了器靈,他眼眸猛然睜開,更加震驚了。

    「難道這器靈是玄神刀的?火龍劍融合了玄神刀,把裡面的器靈也融合了?」江逸喃喃幾聲,望著微微顫動似乎掙脫自己手掌的火龍劍,感覺是那麼的陌生而又神秘。

    他沉思了片刻,眼眸很快亮了起來,他確定了幾點,第一火龍劍肯定大有來頭,比玄神刀品級更高,否則也不會反過來吞噬神器了。

    第二,火龍劍第一次融合了火龍珠威力大增,這次融合了玄神刀,威力再次大增,而且多了一條龍紋,殘缺的禁制補齊了小部分,這說明什麼?

    說明火龍劍還不是最巔峰最完整的,它還可以繼續融合別的兵器寶物,威力進一步提升!

    「老天!」

    想到這裡,江逸整個人都激蕩不已,不過他內心湧起一個更大的疑惑——既然這把劍來頭如此之大,他為何會出現在天星界? 琢磨了幾天,火龍劍還是捉摸不透,不能煉化也沒辦法驅動,江逸唯有將它丟進古神元戒內,繼續陪著三人。

    罪島離開東海大陸並不是很遠,只是隔了一個罪海,玄神宮遁天的速度比江逸遁天還要快很多,所以只是七八日,江逸就抵達了罪海。

    在罪海內江逸出來了一次,利用神念探查,確定了方向後繼續遁天,等三天後再次出現時,玄神宮直接出現在了陸家的白龍群島內。

    「咻咻咻!」

    他出現的是一個比較大的島嶼,附近沒有城池反而有幾股比較強大的山匪軍團,玄神宮突兀出現立即驚動了下面的幾個山匪軍團。

    「玄神宮?」

    有兩個大的山匪軍團認出了玄神宮,山匪軍團的首領眼中露出一絲恐懼,連忙揮手讓軍團的人撤退,反而那些小山匪軍團傻乎乎的衝來,以為天降異寶,試圖爭奪。

    江逸神識一掃,發現是那些小山匪軍團實力最強的只有上階天君,他動手的興趣都沒有了,冷聲一喝道:「不想死就全部滾開,我是江逸!」

    很多山匪聽到前面一句話勃然大怒,聽到後面那句話后卻嚇得差點魂飛魄散,身子紛紛一顫,接著以最快速度飛逃。

    這位江爺的名聲太大了,在神賜部落惹了十三家族或許可能不會死,但要是惹了江逸結局唯有一死,江逸的赫赫威名可是在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

    等山匪逃走後,江逸再次遁天而去,這次一個遁天直接出現在了神賜島附近,離開神賜城只有半天路程了。江逸神念探查了一陣,乾脆也不遁天了,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朝神賜城飛去。

    「若冰,這裡就是神賜島了,半天後即可抵達神賜城,你要不要下去玩玩?」江逸坐在玄帝閣內,抱著尹若冰輕聲問道。

    不出他的意料之外,尹若冰搖了搖頭道:「江逸,我就不出去了,罪島和東皇大陸是對立的,我們九帝家族從小就立志毀滅罪島,洗刷恥辱。那地方我若敢進去,估計家族會立即把我驅逐出家門,我在玄神宮待著就很好,我要想辦法感悟玄帝的天畫。」

    「那好,我會隔幾天進來陪你一次。」江逸點了點頭,尹若冰卻笑道:「你不用特意進來,你心裡有若冰就行,其他的不重要。再說了我感悟天畫,你一下又來使壞,還叫人家怎麼修鍊啊?」

    「什麼叫使壞?是這樣嗎?」

    江逸環抱著尹若冰小蠻腰的手,悄然朝上面移動了幾分,感受到這個可人女子的傲挺和酥軟,他嘴角露出一絲邪魅微笑,湊到尹若冰耳邊輕聲說道:「若冰啊,你看什麼時候我們重溫一下上次做的事情?那次在酆都城,我一心感悟你傳過來的神韻,都忘記什麼滋味了…」

    「臭流氓!」

    尹若冰大羞,抓住江逸的手就要掙脫他的魔手逃離,誰知江逸一下起身攔腰將尹若冰抱了起來,而後將她重重的丟在大床上。

    「哎呀!」

    尹若冰屁股一疼,慌忙爬了起來就要逃走,但江逸速度太快了,一下閃了過來將尹若冰壓在身下,大嘴狂野的噙住尹若冰的小嘴,雙手更是粗暴的直接將尹若冰的衣裙撕裂,霸道粗魯到了極點。

    「哥,你輕點,都弄疼我了…」

    尹若冰被吻得窒息了,但全身皮膚都變得嫣紅,小嘴微張吐氣如蘭,雙手本來在推開江逸的,但被他狂野的進攻弄得徹底丟盔棄甲,反而慢慢的開始主動迎合反吻江逸了。

    「嘿嘿,小蹄子果然是個人前貴婦,床上蕩婦,以後看來可以好好調教一番啊…」

    江逸看著尹若冰激烈的反應咧嘴一笑,他非常清楚這種貴小姐平時越是表現得乖巧,在床上一旦放開后是極其狂野的,鳳鸞如此,青魚也是如此。

    隨著衣袍的漸漸減少,隨著尹若冰越來越動情,她身上的香味越來越濃郁。那種沁人的幽香夾雜著體香讓江逸徹底沉淪了,尹若冰那種欲拒還迎,還隱隱壓制自己情~欲的神情,更讓江逸癲狂了,他忘記了一切沉寂在愛的海洋內。

    一場大戰足足交火了大半個時辰,最終以尹若冰連連哀求告終,江逸望著癱倒在床上如一團軟泥般的尹若冰,很是自豪的笑了起來。

    他也不敢梅開二度了,神賜城內可是還有三塊乾旱了幾年的水田,小別勝新婚,更別說他這一去就是幾年,不保存點實力,估計到時候跪地求饒的就是他了…

    他洗浴了一番,換上一身嶄新的袍子,並且去了魔夭兒那裡一趟。魔夭兒也不想去神賜城,更不敢去見鳳鸞她們,她選擇在玄神宮內修鍊。

    蘇若雪倒是沒有任何異議,有五長老跟隨在身邊,她並沒有太多的畏懼和抗拒,經過這段時間江逸的開導,她也想找回以前的記憶,一個人沒有過去那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玄神宮的速度很快可比八星強者,這速度之下僅僅是半日時間就橫跨了半座神賜島,抵達了神賜城。

    神識遠遠探查到那座懸浮在空中的巨城,江逸眼中神色變得複雜和唏噓起來,當然他離開神賜島時以為自己永遠回不來了,沒想到他今日光明正大的回來了,還是風風光光的回來了。

    桃運合租 「咻!」

    玄神宮飛射而上,抵達了神賜城西城門,城門之外此刻聚集了很多人,江逸神識一掃后頓時滿臉愕然。因為十三家族的族長都來了,就連雷半仙也親自站在城外,城外的廣場上浩浩蕩蕩站在數萬強者。

    「什麼情況?」

    江逸本能的有些戒備,不過想到敖盧他又放心下來,而且說句實話這罪島的強者,除了雷半仙外其餘人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鳳鸞,青魚,鈴鐺姐,雲菲,司徒一笑,皇甫濤天,司徒傲,皇甫棋……」

    他看到很多張熟悉的面孔更加放心了,也微微有些激動,當下什麼也不顧了,帶著戰無雙蘇若雪五長老傳送了出去。

    「咻!」

    三人的身影在玄神宮外閃現,下方的所有人眼睛亮了,雷半仙朝前方走出一步,微笑喝道:「歡迎我們的英雄回家!」

    「恭迎江爺回家。」

    數十萬人單膝下跪爆吼起來,聲音震天動地響徹雲霄,震得整座神賜城微微顫抖。江逸淡淡一笑,剛要飛下去和眾人寒暄幾句,他眉頭一挑突然發現不對,目光四處一掃,疑惑的望著鳳鸞等人開口問道:「萬貫呢?」

    既然眾人知道他回來了,還全部出城相迎,錢萬貫沒道理不來啊,難不成出事了?

    「公子!」

    鳳鸞有些沉重的傳音,響起在江逸的腦海內:「你終於回來了,萬貫在大半個月前秘密回天星大陸去了,那邊很有可能出了大事…」

    ……

    PS:明天恢復四章,下午六點更!

    …… 「什麼?」

    江逸眼眸一下冷了下來,天星大陸是他的老家,那裡有他太多的回憶,太多的朋友,江雲海還在東皇大陸旁邊的小島上呢,如果出事了江雲海很有可能也會出事。

    「嗡!」

    玄神宮急速變小,江逸和蘇若雪戰無雙五長老飛射而下,戰無雙也急了,他父親和族人可都在天星大陸啊,可別出事了。

    「進城再說。」

    他一揮手帶著鳳鸞等人浩浩蕩蕩朝司徒家走去,雷半仙等人沒有跟去,和江逸寒暄了幾句就各自回去了,唯有司徒傲等人一路跟著。

    司徒大院還是老樣子,江堡也沒多大改變,江逸望著熟悉的院子有種回家的感覺。天星大陸雖然是故鄉,但那裡沒有家了,東皇大陸更不是家,雪域也沒有家,他感覺自己的家就在這裡,就在江堡。

    「賢侄啊,你們先聊著,晚上就在大院內我設宴給你接風洗塵,至於那邊的事情你也別急,萬貫帶著千人去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進入江堡,司徒傲很識趣的帶人離開了,將空間留在了一群年輕人。江逸送別司徒傲后,坐上了主位目光立即掃向鳳鸞道:「什麼情況,具體說說。」

    鳳鸞知道事情緊急不敢廢話,連忙解釋起來:「天星大陸那邊,萬貫最近幾年一直有關注,還派人秘密回去了一趟,想把錢家和戰家的人都接過來,對了還有你的大爺爺。但…那時候好像兩家的人不想離開,具體我也不清楚,反正去的人留下幾個人,還有幾塊緊急玉符就回來了!」

    「嗯!繼續說。」

    錢家和戰家在天星大陸根深蒂固,有著深厚的感情不想離開也正常。錢萬貫和自己沒有去,江雲海不肯跟來也是意料之中,他現在有些懊悔了,早知道自己親自秘密回去一趟就好了。

    鳳鸞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大半個月前,萬貫發現留下的幾塊緊急玉符全部碎裂了,上次派去的人告訴兩位伯父了,如果有緊急情況就立即捏碎玉符。五塊玉符全部碎裂,那應該是出了大事情了。而…我們又聯繫不上你,所以萬貫親自帶著一千天君秘密回去了,此刻應該在血夜凶海了,他們乘坐的是最頂級的天機船。」

    「五塊玉符全部碎裂?」

    江逸內心一顫,兩家在天星大陸數萬年,錢家的觸手更是延伸了整個天星大陸,如果不是出了大事,錢櫃和戰一鳴肯定不會求救的。

    「江逸,怎麼辦?」

    戰無雙急了,撲騰一下站了起來盯著江逸,雲菲也面帶憂色,她是天玄國的公主,他的父皇和弟弟還有族人可都在天星大陸啊。

    「回去!」

    江逸乾脆果決的一揮手道:「入夜後就啟程,派人聯繫萬貫,讓他在血夜凶海等著我們,確定一下方位,我們三天就能追上他們。」

    天星大陸還潛伏著一個江家,雖然那個江家江逸一直不太喜歡,但江別離死了,他必須照顧好江家。他還是靈獸山學院的院長,另外還有水幽蘭錢戰兩家,還有江雲海,太多太多的放不下,不回去看看他一天都寢食難安。

    「三天?」

    司徒一笑滿臉愕然,不過也沒問太多,立即下去安排了。錢萬貫身上有頂級傳訊玉符,距離雖然遠但也能聯繫。江逸確定了事情后,目光這才投向雲菲旁邊的蘇若雪道:「若雪,我們可能沒時間去找敖盧了,需要立即回到我們的故鄉。」

    蘇若雪沒說什麼,微微點了點頭,雲菲看了蘇若雪兩眼,剛才和她說話也不怎麼理會,她有些疑惑的傳音道:「江逸,若雪怎麼了?」

    「她失憶了,你好好陪她說說話吧。」

    江逸傳音一句,目光投向了南宮綺玲苦笑道:「鈴鐺姐,剛剛回來又要走了,要不…你跟我們一起走吧?」

    「嗯!」

    南宮綺玲一直沒有說話,此刻看到江逸望過來,臉上浮現一絲感動,點了點頭應下。

    「那好,你們先聊著,我去見見司徒伯父。」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