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Paaske Refsgaard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 2 days ago

    而後他化為一道流星一般,狠狠地衝殺向了林仁,洞天四周繚繞符文,每一枚都至強無比。

    這是法則與古神通結合的一記殺招,著實可怕,所過之處,空間如窗戶紙般被撕得破碎不堪。

    面對這樣的一擊,林仁面無表情,並不慌張,緩緩的開始施展古神通。

    「吞神!」

    林仁捏印而出,驟然喝道,其掌間符文瀰漫,轟殺而出,當即讓得天地震蕩。

    「轟轟轟……」

    無盡古神通符文澎湃而出,天地這個時候似乎都顛倒了過來,星空之上一枚枚星辰湧現又破滅,無邊的神力直上雲霄,在天地之間形成了一個萬丈寬的漩渦。

    隨後,這個漩渦不斷凝聚,最後化為了丈許大小的一個吞噬黑洞,深邃的可怕,諸天萬界的星辰都被吞吸了進去。

    以這個黑洞為中心,方圓億萬里之內沒有任何光芒存在,哪怕神芒也不存在,全部被吞了進去,周圍的人甚至感覺神魂都要離開神體而出。

    這還是林仁沒有針對他們的結果,若是林仁有那心思,他們根本抗衡不了,要知道,這可是臨泉上人創造的神通,何其可怕!

    「呼呼……」

    颶風漫天,宗慶舒的唯一洞天被吞了進去,那裡像是成為了世間永恆的點,是衍生萬物的原點!

    「咚咚……咚咚……」

    黑洞不斷縮小,化為了原點,可是很快它卻像心臟般震動了起來,發出了無比沉悶的響聲。

    所有人的心臟都懸到了嗓子眼,緊張的看著那裡,想看看結局會是如何。

    「轟隆……」

    很快,那化為原點的黑洞驟然爆裂,無數符文灑落天地,其中的宗慶舒破開空間驟然衝出,略顯狼狽。

    只見他髮絲凌亂,周身唯一洞天破碎不堪,身上還殘留著許多符文煉化的痕迹,看上去方才吃了不小的虧。

    「嗡嗡……」

    他怒發飛舞,一指點來,頓時炸裂了四方天地,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席捲而來,擴散到星宇之中,震碎了一排排星辰。

    其指尖璀璨,整根手指像是一顆獸牙,無比霸道的洪荒氣息鋪天蓋地湧來,一瞬間天地間瀰漫殺伐之氣,濃烈到了極致。

    這一指,璀璨如虹,迅若奔雷,驟然而現,突兀而來,如同一頭荒古禁忌巨獸張開獠牙殺向林仁。

    林仁皮膚髮緊,那無邊凌厲的氣勁撕碎了四周的空間,片片空間之刃撞在林仁身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

    「隆隆……」

    隨後,林仁同樣一指點出,運轉起了封絕寒祖師的封絕法則,神道符文繚繞而出,在雙指碰撞的瞬間覆蓋到了宗慶舒的手指上,將其包裹得密不透風。

    「封絕!」

    林仁淡淡道,那覆蓋包裹了宗慶舒手指的神道符文當即發光,驟然收縮,封絕了一切,使得其手指與外界隔絕了一切。

    一瞬間而已,宗慶舒那如獸牙般的恐怖一指便失去了生機,化為了一根死指,幸好宗慶舒當機立斷斬去此指,否則全身都會受到影響。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第五百七十四章旗鼓相當

    宗慶舒吃了些小虧后,急掠而去,隨後符文瀰漫,斷掉的手指再次生出。

    到了這個境界,斷體重生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心念一動便可完成,算不上什麼大問題,頂多對顏面有些影響罷了。

    「哼!果然同烏龜一般,只會防禦,以為沒人能打得動你?」宗慶舒冷眼看著林仁,低喝道。

    他多次被林仁逼退,心頭惱怒不已,自然要嘲諷發泄一番。

    「只會防禦?」

    林仁淡淡一笑,眸光銳利,居高臨下的看著宗慶舒,渾身衣袍鼓動,有一股極端恐怖的氣息在醞釀。

    「隆隆……」

    隨後,他陡然捏拳印了,極道古神通符文破空而出,每一枚都有震動大世的氣息。

    無邊的神力以其為中心集中了起來,林仁施展出了四極八荒拳,漫天星斗隨著其拳印而旋轉,古今歷史長河都在震動,時間與空間此時此刻都有些紊亂。

    那種氣息太浩瀚了,四極八荒的所有生靈都感受到了一種無邊的壓迫力,林仁如天帝臨塵,舉手抬足間就能鎮壓四極八荒。

    「嘩啦啦……」

    浩瀚的符文震天而出,這一刻林仁出拳了,四極八荒的的四種起手式凝練在了一起,發揮出了莫大的力量,那種拳芒照耀世間,一切的光芒在它面前都暗淡無比。

    一股霸道慘烈到極致的拳意衝天而起,蕩漾星河之間,四方的一切瞬間破碎了,林仁與宗慶舒陷入了虛空之中,那一張模糊的天圖攜帶炙盛之光襲殺向了宗慶舒。

    「隆隆……」

    宗慶舒面色凜然,以手指為筆,以神芒為墨,筆走龍蛇,赫然在這剎那間寫出了一枚「煉」字元文。

    「煉天化地!」

    宗慶舒爆喝道,那一枚「煉」字元文陡然擴散,化為無盡的秩序神鏈封鎖了林仁,宛若一座牢籠般要煉化林仁。

    「轟轟……」

    其中的氣息太可怕了,牢籠中的天地在這一刻毫無反抗之力的化為了漿糊,被煉化到了極致,一枚枚恐怖符文如烙鐵般的衝擊著林仁的神體,升騰起陣陣青煙。

    「給我……開!」

    異界承包商 林仁怒吼,眸光炙熱,拳芒驚世,四極八荒拳的四種起手式拳意一會兒化為四個小世界,一會又結合成一張天圖,散發無邊霸道的力量。

    「轟隆隆……」

    林仁如同被困住的洪荒古獸,嘶吼的衝擊起了牢籠,那一根根秩序神鏈充斥著「煉」之奧義,與四極八荒拳的古神通符文不斷碰撞,爆發驚世火花!

    「我為禁忌傳人,誰能阻我!」

    林仁狂嘯,戰意沖霄,其體表黑白二色升騰,造之力與化之力皆爆發,滿頭半黑半白的長發神輝閃耀。

    在南極拳的影響下,他氣勢滔天,霸道無邊,於瞬間將四極八荒拳的四種起手式奧義凝練到極致,驟然爆發,威力比之前直接強了一大截。

    「砰砰砰……」

    在這炙盛的拳芒下,整個天地都亮了起來,「煉」之牢籠終於斷裂成了一截又一截,被林仁生生轟碎開來。

    「轟轟……」

    轟碎「煉天化地」的一瞬間,林仁徑直捏印而出,赫然施展出了移山印,當即葬帝山浮現於虛空之中,攜帶著亘古長存的氣息,在混沌與符文中沉浮。

    太巍峨了,如今的葬帝山不再是一角山峰,而是一座大岳,雖然並非傳說中那連綿不絕的帝關山脈,可依舊超乎想象,氣勢可怕到了極致。

    葬帝山的山顛,一抹嫣紅散發著震世的殺氣,席捲萬古,眾生莫不膽寒,皆顫抖不停。

    那是禁忌之血,是帝血,蘊含了禁忌人物的殺意,無比可怕,沒有踏入禁忌領域的人物根本無法靠近那血液。

    「轟隆隆……」

    葬帝山氣勢磅礴,像是古帝復甦,驟然自虛空深處的混沌氣里降臨,通體繚繞著無盡符文,鎮壓向了宗慶舒,要一舉將其碾壓成齏粉。

    「人皇印!」

    不僅如此,林仁一手捏出移山印的同時,另一隻手赫然捏出了人皇印。

    這一刻,符文滔天,神秘無比的歷史長河似乎浮現而出,其中一尊尊帝影閃爍,整個天荒大陸每一處都有帝氣洶湧而來。

    所有帝氣都匯聚向了林仁,他像是開天闢地的天地之帝,自歷史的盡頭跨越而來,渾身帶著散播文明,開啟智慧的宏大氣息,讓人難以置信。

    林仁化身人族之皇,眾生之帝,站在歷史的巔峰,朝著宗慶舒陡然揮掌,像是帝王對大臣的賜死。

    正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如帝般的林仁此刻殺意一出,四方虛空齊齊寂滅,虛空外的星空數不清的隕石星辰化為齏粉凋零。

    這是帝的殺意,太可怕了,讓人渾身緊繃,動彈不得。

    三印神通的兩印一出,當即有掀翻這天地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此刻盡皆湧向了宗慶舒,不禁讓六神道和那些天荒大陸的背叛者心懸到了嗓子眼。

    這是禁忌傳人與道主親傳的首次爭鋒,失敗方將會在士氣上遭遇毀滅性的打擊,所以眾人皆很在意。

    「我自永恆,亘古不動,煉盡眾生,超脫世俗!」宗慶舒於這一刻陷入空靈之境,雙臂虛抱,像是抱著一處大乾坤。

    符文瀰漫,他雙臂虛抱之處陡然崩塌,無盡的煉化之意湧現,化為一隻「煉」之奧義大掌,粉碎天地,抓向了葬帝山。

    「帝已死,徒留血,縱葬山,有何用?」宗慶舒冷漠道,那奧義大掌竟然抓住了葬帝山,開始了煉化。

    「轟隆隆……」

    無數碎石崩飛,化為符文凌空,葬帝山與奧義大掌僵持不下,一方要鎮壓,一方要煉化,相互對抗,氣機毀天滅地。

    另一邊,林仁帝王殺意已至,那掌刀無限放大,如一片大陸般廣袤,其中攜帶著滾滾帝氣。

    這一刻,這像是主宰眾生的帝掌!

    「在我六神道的面前,帝,算得了什麼?」宗慶舒沉聲喝道,眸光炙盛,其眸子里驟然有可怕的符文凝聚,有些奇異之色在瀰漫,氣機可怕。

    「泯滅之瞳!」

    虛空外,天荒大陸上有強者看到了宗慶舒眸子的變化,當即驚呼道。

    聞言,周圍人皆心神震動,一時間難以平靜下來。

    泯滅之瞳,與洞世神瞳等瞳術一樣,被稱為十大瞳術之一,極端的可怕,具備無比強大的泯滅之力。

    這瞳術的力量已經不單單是摧毀那麼簡單,而是泯滅,將一切痕迹都泯滅掉,讓對方似乎從來沒有在天地間出現過一般。

    泯滅之瞳所過之處,空間泯滅,空間中所蘊含的一切東西都消失不見,讓人悚然,正是這種極端可怕的力量才使得它被列入了十大瞳術之中。

    「嗡嗡……」

    宗慶舒眸子里符文震動,眸光炙盛到了極致,其瞳孔像是化為了兩個黑洞,深邃無比,如深淵般讓人畏懼。

    「鏘鏘……」

    隨後,錚錚劍鳴聲響起,其眸光如劍,迸射而出,直擊林仁,與林仁的人皇印碰撞,直接泯滅了那裡的虛空,人皇印的符文乃至那恐怖帝掌竟然剎那間同虛空一起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無數人從腳底升騰起涼氣,直達脊背,被嚇得一動不敢動。

    這也太可怕了,一道眸光而已,竟然強到這般程度,實在超乎想象。

    更讓人吃驚的是,眼尖的人敏銳的察覺到林仁手掌上流血了,鮮紅無比,越來越多,顯然受傷不輕。

    這下子輪到天荒大陸那些死戰派的人緊張了,宗慶舒的強大超乎想象,不愧為道主親傳弟子,無論是神通還是神體,乃至對於神道的參悟和法則的掌握,都是同輩人中最頂尖的存在。

    「轟轟……」

    另一邊,葬帝山崩碎,化為符文消散不見,而那奧義大掌也消失殆盡,雙方拼了個同歸於盡。

    戰至如今,雙方旗鼓相當,乃是真正的針尖對麥芒,頂多碰撞間偶爾某方有些小吃虧罷了,沒有真正的分出勝負徵兆。

    「禁忌一脈……不過如此!」宗慶舒眸子里明滅不定,口中淡淡道。

    「今日,斬你於此!」林仁平靜的道,越發的古井無波,神體像是融入了神道之中,返璞歸真,沒有什麼霸道氣息,但卻讓所有人都悚然。

    「嗡嗡……」

    林仁開始揮拳,看上去很普通的揮拳,但卻給人一種神道都被其牽引運轉的感覺。

    見狀,所有的高手,包括宗慶舒,都面色微變,意識到林仁這是晉陞空靈之境,身與道合,陷入技近乎道的境界。

    這樣的狀態下,看似普通的揮拳,實際上是在揮動大道,所以才給人那種磅礴的力量。

    隨後,眾人皆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息自林仁臂膀間擴散而出,瀰漫四方。

    只見陷入空靈之境的林仁,大道加身,其手臂緩緩抬起,以一種蘊含至高無上道韻的痕迹揚天而起。

    一剎那間,恐怖符文浮現,外界大地被那股氣機影響,無數的地方崩塌龜裂,蒼穹更是染上無盡血色,像是眼淚般灑落下來。

    悲歌響徹天地,無數遠古英魂的嘶吼咆哮聲自蒼穹深處傳出,駭人無比。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第五百七十五章煉殺之力

    冥冥之中,眾人像是聽到了一聲聖象嘶鳴從遠古傳來,充滿了悲憤之意。

    「象殤……」

    林仁緩緩低語道,眸子里有著一縷悲色湧現,揚起的手臂如象鼻般厚重霸道。

    這一刻,他施展出了聖象之皇隕落之時所感悟出的神通,情緒忍不住陷入了那股神通意境之中。

    聖象之皇寒頓乃是赫赫有名的禁忌存在,他所留下的傳承有何等可怕不用想也知道。

    林仁雖然只獲得了一半的傳承,能動用的並不多,可是象殤並不屬於聖象一族的傳承,它是獨屬於聖象之皇的神通。

    林仁掌握的象殤,也並非從傳承中獲得,而是當初在幻境里感悟所得,所以他可以輕易施展出來,而「撼天」這門聖象一族傳承中的最強神通,他則無法施展。

    象殤包含了聖象之皇寒頓隕落的時候無盡的恨與不甘,以及那種追悔莫及的痛苦,那種情緒隨著神通氣息擴散開來,讓得許多人都忍不住落淚。

    當初林仁並不明白寒頓隕落的原因,而如今,他已然知曉一切,知道當初幻境中那與寒頓對決的男子,便是六神道其中的一位道主。

    「當初您未完成的遺願,他日我來替你完成,我會讓世人知曉象殤是何等的可怕,今日便以這煉神道道主親傳弟子祭此古神通。」林仁口中喃喃自語,像是對聖象之皇的在天之靈訴說著一切。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