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Juarez Holmberg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ago

    只要夏茉莉願意這麼,姜森就會放過她,讓她離開!

    就只是個謊話,能換回來自己的自由,這真是一個無比誘人的條件。

    夏茉莉現在這麼痛苦折磨,能被姜森放走,能自由自在離開,這絕對是最棒的決定,只要與電話里的人假話,讓姜森獲得信任,多麼完美。

    拼了最後一口氣,夏茉莉得意扭曲的看著姜森瘋狂變形的臉,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話:「不!他沒有,他做不到……江……江緋……緋色就在他眼皮底下跑掉了,姜森……這個沒用的廢物,無能……」

    「賤!人!」姜森一巴掌下來,沒把夏茉莉打死,夏茉莉已經快暈了過去。

    「姜森!你在欺騙我嗎?」電話里的人對姜森的話懷疑,大聲的反問他,尤其是姜森控制不住自己,忘記還在通話,直接大罵,讓人全部聽了去。

    「沒有!我發誓,我沒有欺騙你,一句都沒有。剛才夏茉莉是因為恨我,報復我,知道他不愛她,我不要她嫉妒心作怪,故意當著你的面黑我,想我們自己人窩裡斗。女人的心就是這麼惡毒,這麼不講道理,我罵她賤人就是因為她的話牛頭不對馬嘴!」

    姜森著急地為自己辯解,辯解夏茉莉剛才的話完全是胡言亂語,跟他姜森做的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夏茉莉這麼歹毒的心思,就是故意要他們自己窩裡反,在旁邊看他們笑話呢,對方要是真的聽夏茉莉的話,那就是中計上當了。

    聽聽,這解釋多麼完美,把夏茉莉直接推進去火坑裡幫他背黑鍋。

    姜森得意的臉上,陰毒醜惡。

    「哼,如果是你的這樣,把你個人的感情處理乾淨點,不要讓我知道你在用我的大事感情用事,只要被我知道,我連你一起弄死——」

    電話啪一聲,被對方掛掉。

    並不是卿月月的聲音,給姜森打電話的是個男人。

    而掛掉電話的姜森,鞋子都不脫,一腳踩在夏茉莉手背上,冷笑,「賤人!剛才得可真厲害,真得意!我讓你嘴巴犯賤,我先把你的手廢掉,在把你嘴巴割掉,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犯賤亂話。」

    堅硬皮鞋踩著無力的手背,幾乎把夏茉莉整隻手都報廢掉。

    即便姜森這麼虐待,夏茉莉也一聲沒有哼,她麻木了,麻木得沒有任何知覺了。

    姜森現在的發泄,她什麼都感受不到,也聽不到,只看到姜森在她面前像個崩潰的失敗者,像個沒用的狗一樣,想從她這裡尋找到存在感。

    被虐待的是她夏茉莉,夏茉莉卻可笑的覺得自己才不是最可憐的那個人,姜森才是最可悲,最可憐的那個!

    如果能笑出來,夏茉莉會很不厚道的當著姜森的面,哈哈大笑,笑他的失敗笑他的可笑,笑他狗一樣的生活,笑他自以為聰明一世,卻當了別人眼中一無是處的狗。

    賴上迷糊校花 不不不,他像狗是在侮辱了狗,他姜森現在畜生不如,活得沒有任何尊嚴,低著頭還要被人在頭上撒尿拉shi。

    呵呵……

    夏茉莉特別想笑,可惜她實在笑不出來。

    「夏茉莉!你這個賤人,你看什麼,你憑什麼用這麼可憐的眼神看著你,你tm的不知道你現在到底有多麼狼狽多麼噁心多麼卑微嗎!」姜森大聲咆哮,臉色膨脹,被夏茉莉如此盯著,眼神都是嘲諷看笑話,他就恨不得活生生她撕了。

    但夏茉莉沒有反應,他打她,虐她,怎麼都沒有用,夏茉莉就是一根木頭,無痛不癢。

    姜森虐著夏茉莉,自己卻氣得吐血,氣得失去理智,在夏茉莉面前上躥下跳,神經崩潰。

    夏茉莉啊夏茉莉……你真的瞎了眼了!

    怎麼當初對那麼窮困潦倒的人渣一見鍾情,怎麼願意付出全部的自己,為一個人渣如此愛了這麼多年,怎麼能如此傻裡傻氣,為了這麼個人渣甘願放棄自己的前途和事業。

    看看,她夏茉莉多麼可悲,付出了所有,換回來卻不是愛情。

    怪誰……

    怪卿月月不要臉,勾走了這個人渣嗎?

    還是,怪可憐的緋色讓她招惹來了這麼個人渣?還丟掉了這悲哀可笑的感情?

    不,夏茉莉難過的發現,怪誰都沒有怪自己眼瞎來得重要。

    卿月月死不要臉,是手段用盡。但這個人渣才是罪該萬死的,才是那個混蛋,那個應該被浸豬籠,被挖心掏肺活生生弔死的。

    「夏茉莉,呵呵,厲害是?」姜森低頭,紅腫的眼睛盯著夏茉莉:「江緋色呢,你的好姐妹,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笑話!

    就他這種伎倆,能不能不要這麼愚蠢無知。

    夏茉莉心中越冷越覺得可笑。

    面對如此人渣的姜森,她更沒有半點反應讓姜森找到存在感,在她這裡成功刷出優越。

    一看就知道他想幹什麼,不就是想用緋色的死威脅她,逼她就範,讓他看到她低賤不堪的樣子,她就是死也不會滿足他……

    「真不想知道江緋色死活!」姜森在逼問。

    夏茉莉心中冷笑。

    嗯,不對!

    剛才姜森跟那個男人打電話的時候,他們在緋色……緋色還活著?

    如果緋色還活著,就代表當時緋色被人救走,並且毫髮無損,把姜森這些人氣得咬牙切齒,毫無他法繼續傷害緋色。

    哈哈,老有眼,每次這些人渣要得手的時候,都會莫名失敗。

    老爺對緋色狠絕的同時,還算有點良心,沒有讓緋色真被這些該死的人渣折磨弄死。

    夏茉莉死灰復燃,絕望的心因為知道好姐妹有可能還安然無恙活著,重新燃起希望的光芒。即使現在她明白,自己逃不出姜森這個人渣手掌心。

    只要江緋色那個沒良心的活著,還活著就好,她……她沒關係,咬咬牙,當做被一個畜生給戳了一下就是。

    早晚,早晚她要親手把畜生的那根東西剪掉,閹掉!

    「賤人,你不是很想知道江緋色那個該死的女人消息嗎?求我,跪下來舔著我求我告訴你啊。你不是當江緋色是好姐妹,可以同年同月同日去死嗎?這就是你們的姐妹情?比玻璃花還不堪一擊!」姜森拿這樣的夏茉莉沒有辦法,氣急敗壞,吼得聲音都沙啞了。

    「好,沒有反應是,我讓你沒有反應是——」姜森把夏茉莉狠狠翻轉過身子。

    夏茉莉閉上眼睛,絕望嗎?不,不是絕望,而是她想在這個人渣戳進去的時候,眼不見為凈。

    她發誓,只要緋色還活著,只要她夏茉莉還活下去,有一她一定要親手把姜森的東西戳成幾截,一口一口挖著餵給他吃下去!

    姜森拉開拉鏈,撤掉夏茉莉,毫不憐香惜玉的用力挺腰,刺下去……

    『啊——』

    痛苦的嚎叫回蕩,痛得慘絕人寰。

    震耳欲聾的聲音充滿了世界上最折磨人的痛楚,叫得都要將房間的花板震掉下來。

    是夏茉莉被姜森……

    『砰』重物往身後摔倒,跌撞的聲音。

    高大的身子摔了一跤,爬起來,再摔一跤,被人踹幾腳,撞得肋骨都斷了。

    「誰……誰!」房間的燈光一下黑乎,姜森痛苦嚎叫,他的腳骨,手腕,全遭受重創,尤其剛才折磨夏茉莉的左手和右腳。

    姜森啊的一聲,然後嘴巴叫也叫不清楚,被人用刀直接割了幾刀,這是要半廢掉姜森,留著半條命給夏茉莉親手解決。

    生不如死,這才是!

    在姜森痛苦倒在血泊的同時,他被人綁住手腳,吊在房間里,嘴巴被封住,睜大了雙眼,眼睜睜看自己的血一滴一滴往下掉,絕望,慢慢等死。

    夏茉莉被人背上後背,來人將吊住姜森的房間反鎖,揮手讓跟著的人處理乾淨現場留下來的痕迹,在把姜森弄成自編自導自殺一齣戲的套路,才帶著人趁夜色茫茫離開。

    房間里的姜森,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

    *

    三后

    江緋色是在滿室暖暖絲光籠罩中醒來的。

    房間內很溫馨,氤氳的氣息跳躍於空氣中,溫柔的風從紫色薄紗窗幔間溜進來,時而調皮在她發間跳舞,時而把她籠出猶如霧裡看花的模樣。

    這樣的清晨,朦朧,夢幻得讓江緋色以為是在做夢,太美好的不真實……

    江緋色覺得眼角有點酸,她像個剛睡醒的孩子,嬌憨真地用雙手去揉著惺忪眼眸。

    「寶貝兒,你總算醒了……」男人的胸膛一如溫暖,安穩。

    江緋色有點捨不得移開。

    她俏悄看了他一眼,在他視線里不心歪了身子,滑稽地滑下床。

    耳邊傳來低沉的笑聲,那目光,肆無忌憚,卻放肆得格外迷人。

    江緋色臉一熱,扭捏著身子坐在凳子上。

    一道專註的目光載著無數溫柔將她包圍,她條件反射的抬起眼角,如蝴蝶煽飛的兩排羽睫視線中,是金色光影里熟悉的輪廓,無比絕倫的俊美至極。

    這張精雕般硬朗分明的臉,在看向她的時候,極其寵愛溫柔,綠眸里的柔情會讓她心尖一抖。

    有點害羞……

    江緋色哼哼,快速別開臉,有幾許窘迫地轉身。

    隔了幾不見他,恍如千年愛戀。

    她還不太習慣這麼赤露露在他面前表達出對他深深的愛戀,尤其今他的目光非常強烈,火烈烈的燃燒她,讓她特別嬌羞。

    江緋色聲的問他,「這是哪兒,不是在蘇城嗎?」

    穆夜池走過來,低笑不語。

    只要寶貝兒好好的,只要還在他身邊,是溫熱的,是鮮活的,他可以什麼都不話,可以這麼靜靜的看著她很久很久。

    可惜,他家的寶貝兒還這麼害羞,真是個讓人愛不釋手的珍寶。

    「問你話呢,句話要你命似的,我覺得我睡了好久好久的一樣。」江緋色靠著他,自言自語的呢喃。

    視線掃過房間,她才發覺是一間有著雪雕傢具的大房間,牆上掛著珍藏的雄鷹和奔放駿馬圖,沙發是高貴優雅的暗紅色,地毯是淺灰色的柔軟波斯毯,花板是宮廷施洛華風格的吊燈……

    怎麼看,怎麼好品味,重要的是貴啊。

    房間里的擺設很講究,簡潔而低調奢華,就如同某個在別人眼中高冷神秘的人,除了在她面前像個迷人的腹黑大壞蛋。

    「寶貝兒困不困?」穆夜池低頭,忍不住輕輕懷裡的臉蛋,眷戀沙啞的問著她。

    江緋色瑤瑤腦袋,「不困,我覺得我睡了很久,精神好得很。」

    穆夜池寵溺的擁她入懷,沒有應答女人的話。

    怎麼能應答,該怎麼應答……

    他不敢應答,甚至都不想一句關於這個睡覺的任何一個字。

    知道這幾他快要瘋掉,他快要崩潰,他幾乎想要毀掉整個蘇城,如果,如果江緋色再不醒過來,知道他會幹出什麼事給江緋色陪葬!

    一定,只要江緋色……他誰都不會放過,就是自己,他也不會放過。

    「你今怎麼這麼奇怪,我再問你話呢。」江緋色覺得今的穆大爺特別奇怪,問什麼他都不,不就不,怎麼一副不放手,放手她就飛上一樣。

    「不就不,我知道你有時候也不是很愛話。」江緋色笑眯眯的,把穆夜池的手從自己手臂上慢慢拉開:「你不要太緊張,你看你,手綳得這麼緊。」

    手從穆夜池的手臂慢慢往上點,最後江緋色雙手捧著某個人好看的臉龐,眉眼如沐春風般笑的清淺明媚。

    「這麼好看的臉,應該多笑笑。」

    穆夜池咧嘴,笑的十分邪惡。

    江緋色:「……算了,這麼好看的臉,還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穆夜池邪惡的笑容收起來,冰冷禁慾,高貴爾雅。

    江緋色:「……果然,還是不笑的時候更迷人。」

    穆夜池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十分壞壞惹人愛。

    江緋色:「……找不到詞兒形容了。」

    穆夜池心情大好,笑容開懷,是真的開心,那得意洋洋的眼角,還帶了幾分孩子氣,特別的好看。

    「寶貝兒,我好想你,想得入心入肺,想得睡不著覺,茶不思飯不香……」穆夜池抱起女人,放到膝蓋上,鼻尖摩挲著鼻尖,情不自禁的呢喃。

    「我……我也很想你,想見你,夢見你愁眉苦臉,丑得讓我想罵你。」

    穆夜池:「……還能不能點情話,然後把你騙上去床裡頭了。」

    江緋色噗嗤一笑,沒好氣的伸出拳頭輕輕打他,「就知道你這人想法不乾不淨,就沒電正經。」

    「正經!」穆夜池站起身,放下江緋色,自己往床上一倒,朝驚呆的江緋色拋了個電眼:「寶貝兒,這樣最正經了,不信你自己坐上來試試。」

    「……」江緋色選擇去死系列。

    暗黑金色大床上的穆夜池,枕在米白色枕頭,一瞬不瞬望著她淺淺微笑。

    胸口的傷痕一道道,很清晰,卻無損他任何氣勢和奪目的耀眼,連同他赤著的雄壯上半身,讓她有些臉紅髮熱。

    「寶貝兒——」他輕輕一叫,恍如隔了幾個世紀的深情。

    「叫這麼親熱幹什麼,我跟你又不熟。」江緋色彆扭,嬌羞的翹著嘴哼哼應他。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她因為心裡一緊,在緊張地只能伸手去假裝整理衣領。

    「這些……」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