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Sherwood Hwang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 2 days ago

    「有意思。」

    他冷笑道。

    神族男子在這一刻確實強大無比,強大到讓他都感覺到了威脅。

    「殺殺殺殺殺!」

    神族男子低吼,聲音越來越強大,暴戾的氣息越來越濃。

    他如毀滅性的劫雲衝出,所過之處,虛空粉碎,時間扭曲,更有靠的較近的一些十二翼神尊被震碎,形神俱滅而亡。

    蒼穹上,神王望著紫夜冷漠道:「這就是他的真正戰力,因為他的性情暴戾易怒,所以不滅天功的最後那則禁術,幾個時代的年輕人中只有他一個人修成。」

    「那又怎麼樣?」

    紫夜嗤笑。

    神王安迪加哼了一聲,漠然道:「神圖由那帝皇級凶獸執掌,冷笛如今比半步聖天還要強大一絲,你以為他還能擋得住?神圖或許可以幫助他,但是,五大宿老攔住了那凶獸,神圖送不出去,你覺得他的結局會如何?」

    「他活,你的義子死。」

    紫夜道。

    神王眸子一凝。

    也是這個時候,下方的那片戰場中,又一股恐怖的聖威浩蕩出來,令所有人都心驚變色,齊刷刷的朝著聖威的來源望去。

    「嗡!」

    姜小凡頭頂,一塊巴掌大小的銀銅懸浮而出,與神圖一般,流轉著絲絲縷縷的七彩神光,如同是一片聖源般,支撐起了整個天地。

    望著這一幕,神王安迪加驀然變色。

    「轟!」

    磅礴威壓衝破天宇,與神圖一般,強大無匹。

    「這是?!」

    「該死,他還有隱藏!」

    神族五宿老同樣臉色大變。

    這一刻,他們盡展手段,探出大手朝著姜小凡壓去,全力朝著那邊靠攏。

    「你們的對手是我。」

    一道冷硬的聲音響起。

    蒼牙的神色顯得有些蒼白,但是卻死死的攔在前方。神圖綻放不朽聖芒,他大口咳血,但是卻同時將五尊帝皇攔了下來,不容許有人去干涉姜小凡。

    「讓開!」

    神族幾大宿老驚怒交加。

    神族男子的潛能是非常龐大的,有成為皇中皇的資質,他們哪裡肯讓他發生意外。

    蒼牙沒有說話,但是卻以實際行動給出了最有力的回答。它直接吐出一口本源精血,以之為聖源催動頭頂的神圖,令之光華大盛,逼的五尊帝皇連連倒退。

    「轟!」

    恐怖的七彩霞光貫穿了蒼穹,浩蕩在神國中部的每一個角落。

    神族男子施展不滅天功中最為強大的禁忌秘術,展現出了比普通的半步聖天還要更強大一些的力量。他的神智原本已經瘋狂,但是在這一刻,面對著這股浩瀚聖威,一股冰冷之意傳遍全身,他竟在這等境況下清醒了過來。

    「你……」

    他盯著姜小凡,盯著姜小凡頭頂的銀銅,瞳孔一陣劇跳。

    「消失。」

    姜小凡冷漠的道。

    他沒有去看神族男子,而是掃向被紫夜拖住的神王安迪加,掃向被蒼牙拚死攔住的神族五大宿老,眼中儘是嘲諷,無情而殘酷的道:「我說過,你們會後悔的,而這,只是第一步……」

    「轟!」

    神銅震動,被他持在手中,徑直朝著前方壓去。

    銀銅一出,聖天之下有誰能擋?

    「賊子住手!」

    神族五大宿老怒吼。

    神族其它修士也是大聲咆哮,神將神尊們更是瘋狂的沖了上去,只是,他們這等動作不過是讓這片虛空多出一些血霧而已。

    「死!」

    姜小凡眸子冷冽,口中吐出一個冰冷的字眼。

    沒有半點慘叫傳出,銀銅落下,徑直將神族男子碾成了血沫…… 珠兒敲門進來,看見葉峯在窗口邊看着外面的大海發呆,上去剛想說些什麼,卻聽到了大廳中敲起了腳步聲。

    珠兒回頭一看, 發現是哥和老爸老媽回來了, 嘴一努, 低聲對葉峯說:“你就在這休息吧,我哥和老爸回來了,我得去做飯了!”說着輕手輕腳的走出了房室,順手關上了門。

    “嘖!嘖!”一個頭發微卷,光着上身,渾身黑得發亮的漢子正雙手抱胸,看着躺在沙發上甜睡的兩個東方美女出神,說:“東方美女,果然很美哦!”

    一個頭發棕色的老頭子正在整理着一疊鈔票,一個老婦人看見珠兒出來,一把拉過她說:“這幾個東方人是什麼來頭呀?居說是開着直升飛機過來的,是什麼身份呢?”

    “應該是個富豪!有自己的私人飛機,和三個美女妻子呢!”雙手抱胸的男子用十足把握的語氣說。

    “洛黑!爹!我聽他們說了,是準備偷度到美國去的,在船上遭人追殺,他們先前都不認識,後來因被追殺才走在一起的!後來開了船上的直升飛機逃到咱這個海島來的!”珠兒用本地土語一口氣地說。

    “哦!都是一羣苦命的孩子!可是美國還很遙遠呀!願天主保佑他們,一路平安!”老婦人在胸口畫了個十字,口中唸唸有詞。然後才接過老頭子手上的鈔票,走入了大廳後面的房子裏,把錢放入箱子裏鎖好,然後走出來說:“珠兒,跟我一起做飯去!”

    珠兒和老婦人走下到一樓廚房,洛黑和老頭子去整理漁網去了。

    葉峯一覺醒來,已是第二天早晨了。一睜眼,發現屋子裏靜悄悄的,他趕快走出房子,而姍姍,紅姐,雪兒她們卻沒了身影。葉峯趕快走到一樓,珠兒正好從屋外走入,迎面而來。“葉,你睡醒了!”珠兒嘴角一翹說。

    “她們都去哪裏了?”葉峯問。

    “在門口邊洗衣服呀!”珠兒說,然後問:“葉,吃早歺嗎?對了,有面包和魚油呀!”

    “謝謝了!珠兒!”葉峯邊說邊走出小樓,一擡頭就看見三個女人正在棚子下洗衣服。

    姍姍全身上下都換了,穿着珠兒的睡衣睡褲和拖鞋,正和紅姐和雪兒拍洗着昨天換下的衣服。她看到葉峯走出來,舉起盤中的衣服,正是葉峯換出來的衣服。姍姍笑了笑:你的衣服髒死了,洗也洗不淨!紅姐一把拿過他的襯衫,放在石板上,用一根棒子猛擊,頓時滲出許多黑漬。

    葉峯看見站着沒事可幹,轉身走上了二樓,珠兒的房門開着,她正在玩電腦。“珠兒,你哥和老爹老媽呢?”葉峯問。

    “都出海捕魚去了!”珠兒頭也不擡地說。

    “你有衛星電話麼?”葉峯進入她的住室問。

    “家裏沒有,漁船上纔有!”珠兒正在網上玩遊戲。

    “珠兒,借你的電腦查一下資料可以麼?”葉峯盯着電腦屏幕問。

    “可以!”珠兒站起來調皮地一笑,讓出了座位。

    葉峯坐下電腦椅上,雙手在鍵盤上飛動着,屏幕上頓時是整版整版的英語,然後出現了一面彩色星條旗,然後是一個美國的網站。

    “你能翻牆進入美國中情局網站!太偉大了,你簡直是個無所不能的黑客!”珠兒驚呼起來。“葉,你能教我玩這個麼?”珠兒一臉崇拜的問。

    “不可以!這會讓你惹上麻煩的!”葉峯又鍵入幸運號油輪在該網站上的搜索,結果有了這樣的檔案:該油輪有可能與某組織勾結,正在偵察中,被定爲B級案件,查詢權限爲祕密級。

    果然是油輪勾結了海盜或其他武裝,正是要不惜一切代價把姍姍弄到手,而姍姍她又是什麼來路呢?

    葉峯趕快退出中情局網站,然後又翻牆進入中國的一間網站,搜索着一個QQ號,是一個美女頭像,頭像在閃爍,旁邊一行漢字:“峯!你在那裏?你真的不要我了麼?”

    葉峯鼻子一酸,正想打出一行字告訴對方關於他的行蹤,這時,姍姍走了進來,葉峯心中一嘆,鳳,原諒我不辭而別吧,我真的無法在國內呆了!你還是趕快找個人嫁了吧,別等了!然後右手食指一彈,退出了網站。然後側身問小姍:“你知道你爸爸的電子郵箱麼?給他寫封信吧?興許他能看到呢!”

    小姍點了點頭,葉峯趕快起身讓她坐下,姍姍一坐定,便打開GMATL郵箱開始用英文寫信。

    珠兒提過一把椅子讓葉峯坐下,而她自己則坐在牀沿上。“葉,你到美國留學過?”珠兒問。

    “沒有!在國內讀了一年大學,就當兵去了!”葉峯淡淡地說。

    “做什麼兵?特種兵麼?”珠兒好奇地問。

    “炮兵!對好像是炮兵!哦,你英語這麼好,去過美國?”葉峯問。

    “沒有,我讀的是教會學校,美國牧師都是用英語上課!”珠兒回答說。牧師回美國去了,我就回家做家務了!對了!聽說美國那邊對偷渡查得很嚴哦!我有兩個同學偷渡過去都被抓了!”珠兒皺着眉頭說。

    “對了!你能找到偷渡去美國的船麼?”葉峯想起自己還沒到達美國,於是認真地問。

    “沒有!珠兒搖頭說。“再說了,美國邊防巡警可是冷酷無情的,打死人又不用負責,你帶着三個手無抓雞之力的女人能爬上像沼澤般的海灘和高高的電網麼?還是打道回府或者在這過一輩子算了!”珠兒真誠地說。

    “她們可以不走,但我必須去!否則我一輩子也還不清欠債的!”葉峯堅決地說。

    珠兒看見葉峯的臉色沉了下去,只好吐了吐舌頭說:“那我得幫你留意一下,有沒有去美國的船吧!

    “那多謝了!葉峯站起身,看見姍姍已經寫完信,正在玩遊戲。於是說:你們玩着吧,我出去轉轉。

    雪兒和紅姐把衣服晾在樓頂,然後下來到客廳,雪兒也進入珠兒房室看小姍打遊戲,葉峯往一樓走去,紅姐也跟着走了下去。葉峯拉出黑色的重型摩托,紅姐跨上後架,轟隆着駛向鬧市。

    葉峯在早晨行人稀疏的街頭轉了一圈,發現整個海島是相當大的,一望無邊的遠處,一時半刻是逛不完的,只好把車開入一間菜市,然後購了幾斤豬肉和雞肉,發覺比國內貴了十倍不止,一打聽,才知道全是從遠洋運過來的,不貴纔怪!但紅姐卻樂而忘返,又購了些青菜和大米才罷手。

    葉峯爭着付錢,卻被紅姐擋了回去,紅姐笑着說:“你別小看我呀,我可是有錢的款兒呢!你就讓我找個機會花錢吧!”

    葉峯無語地笑了笑,啓動摩托往回走。當他穿過菜市前的街道時,卻發現了一間電話超市,下車一問,店主居然回答說可以打國際長途,只要你付得起錢,五美元一分鐘。

    葉峯走入店裏,撥通了家裏的電話。 穿越古代小村姑 葉峯的老家在北海市,父親曾參加過自衛還擊戰,是個偵察兵排長,但卻不幸犧牲在老山前線,媽媽是一個小學教師,後來改嫁給一個同事。現在退休在家。

    “媽!家裏一切都好吧?”葉峯問。

    “好!你在哪?小鳳剛走,她天天來家裏找你,你到底去哪了,你們可是準備結婚了呀!”媽在一頭叫着說。

    “媽!叫小鳳別等了,我找了個比她好的女友了!叫她另找一個好男人吧!”葉峯邊說着邊朝紅姐招了招手,紅姐走近了他身邊問:你真的讓我做你的女人?

    葉峯把話筒遞給她,說:“快幫我說幾句吧!

    “媽!我是峯的未婚妻!對了,我們很快回來的,你老可要保重呀!”紅姐柔聲的說,眼角閃爍着調皮的神色。

    “葉峯!你怎麼能這樣!鳳兒都等了你五年了,你就這樣忍心?”葉峯媽在那邊撕心裂肺的叫。

    紅姐還想嘀咕兩句,葉峯一把奪過話筒掛了。“峯哥!原來你是個多情的情種呀。”紅姐不屑地冷笑。

    “我只是想不能這樣毀了她呀,我都亡命天涯了,還能咋樣?”說着付了錢,跨上了摩托。

    你是我掌心的刺 “你小子難不成是因爲婚姻的事情離家出走的吧?都老大不小, 一點擔當都沒有, 還是個男人麼?哼!”紅姐陰着臉氣鼓鼓的坐上摩托車後面, 然後罵:“好一個負心漢!以後你別指望我來冒充你的女人了!”

    葉峯聽着,抽了抽鼻子,啓動摩托,卻慢悠悠的往漁村駛去。“這裏就像我的家鄉一樣,寧靜,面朝大海!我好像又回到了故里!”葉峯低聲地說。

    “那你爲什麼要偷渡到美國?帶有命案了?”紅姐沒好氣地問。

    “不是!做生意虧本了,欠了高利貸,想到美國去碰碰運氣!”葉峯認真地說。

    很快就回到了漁村,葉峯和紅姐下車將菜和大米拿入廚房。紅姐卻對着這一堆東西無從下手,她有點尷尬地朝葉峯笑:“我應該能弄得熟這些菜吧,但我之前沒弄過!”

    “切!一個女孩子居然不會做飯?”葉峯笑了,問:“那你以前都做了什麼?”

    “打架!坐牢!殺過人也被人追殺過!”紅姐的臉一冷,低聲的說。

    “你吹牛吧?”葉峯拿起豬肉笨手笨腳的切了起來。

    “葉峯哥!你回來了!”姍姍從二樓走下,看見葉峯和紅姐在廚房裏弄菜,於是走了入來說:“讓我來吧!你們上去休息會兒吧,我來弄!”

    說着就從牆上取下圍裙,紮在面前,從葉峯手中接過菜刀,開始操作起來。紅姐只好幫忙洗菜,而葉峯只有乾站着的份。

    姍姍廚藝很好,手腳麻利,切菜,炒菜,看那把式就知道幹這活兒已經很有經驗了。煎炒烹炸樣樣精通,火候掌握得很好,炒出來的青菜碧綠噴香,肉絲嫩滑可口,放上蒜泥,香油,很快一桌飯菜已經就緒。

    “開飯了!珠兒!雪兒!”葉峯朝樓上叫。

    珠兒和雪兒下來看到一桌豐盛的中國菜,就驚呆了。“真香呀?誰做的?”雪兒伸手就夾一件豬肉往嘴裏送。

    紅姐邊盛飯邊說:“當然是小姍做的啦!”

    葉峯坐下,端起碗吃飯,疑惑地看了姍姍一眼,這丫不像富貴人家的千金小姐,倒像是個生活在農村久經歷練的丫頭呀!

    Ps: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血霧繚繞在虛空上,點點紅色,觸目驚心,只是,這一點的紅色也很快消散了,如同是被一卷狂風吹拂到了遠方,但事實上,他們是在銀銅下完全蒸發掉了。

    姜小凡面無表情,淡漠的收回壓下的銀銅。

    神族男子施展禁忌秘術后確實很恐怖,比一般的半步聖天強者還要強大,然而,姜小凡依舊可以依靠己身實力將之擊殺。但是,他最終卻是以銀銅直接鎮壓,因為對方之前與公主殿下說話的語氣和態度讓他很不高興。

    「少主!」

    神族這片中部地域,所有神國修士盡皆變色。

    神族五大宿老被蒼牙攔了下來,此刻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該死!」

    五人都是臉色鐵青。

    他們是聖天級存在,活的也夠久,早已經忘卻了親情和族情。此刻,他們之所以臉色不好看,那是因為死去的神族男子具有成就皇中皇的資質,這樣的潛能對於一個大族而言無疑是極為珍貴的,可是現在,這一切都沒了。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