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wood Hwang

  • 「有意思。」

    他冷笑道。

    神族男子在這一刻確實強大無比,強大到讓他都感覺到了威脅。

    「殺殺殺殺殺!」

    神族男子低吼,聲音越來越強大,暴戾的氣息越來越濃。

    他如毀滅性的劫雲衝出,所過之處,虛空粉碎,時間扭曲,更有靠的較近的一些十二翼神尊被震碎,形神俱滅而亡。

    蒼穹上,神王望著紫夜冷漠道:「這就是他的真正戰力,因為他的性情暴戾易怒,所以不滅天功的最後那則禁術,幾個時代的年輕人中只有他一個人修成。」

    「那又怎麼樣?」…[Read more]

  • 這簡直就是一座黃金屋啊。

    一樓二樓都是由黃金打造,而這三樓卻是用紫金打造而成。
    驚世冷後 騰炎已經難以想象天玄宗打造這一座傳功殿究竟耗費了多大的財力,但是騰炎可以肯定僅僅是這一座傳功殿就可以抗衡世俗一個帝國數年的收入。

    天玄宗,富得流油啊。

    咦?

    突然,白靈驚疑的聲音響起。

    「小毛球,你怎麼了?」雙手捧著毛球,白靈那驚愕的眼神看著毛球更是忍不住問道。此時此刻,毛球整個身體蜷縮在白靈的手中,埋著眼睛,身體更是不斷的哆嗦著。

    怎麼了?

    那完全是因為騰炎一次次的警告毛球,要挾毛球,不讓毛球現在就動手。可是那黃金的誘惑毛球又怎麼能夠抗拒,他埋著頭那是不想繼續看著充滿誘惑的黃金堡壘,這完全是抱著一種眼不見…[Read more]

  • Sherwood Hwang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2 weeks, 3 days ago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