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Rahbek Forbes posted an update 3 days, 7 hours ago

    「能動手,就別吵吵,你的廢話真的太多了!」

    「你……」

    趙經略一愣,沒想到楊漠竟然直接髒話罵人,作為趙家公子,誰對他不是恭恭敬敬,哪怕動手,也沒有這麼被罵過。

    然而,趙經略一個「你」字剛出口。

    嗖!

    楊漠已經揮拳打來。

    毫不拖泥帶水。

    「該死!」

    趙經略眼珠子都要爆裂了,他根本沒想到楊漠敢率先動手,而且還是一言不合就動手。

    而且,楊漠的實力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等待他反應過來時,趙經略已經來不及出拳,只能用身體硬接。

    就是這一拳,趙經略心裡一跳,竟然感覺到了有生命危險。

    趙經略連忙大喊:「高老,救我!」

    電光火石之間,那個叫高老的老頭,倉促出手,接住了楊漠這一拳。

    但,趙經略還是被震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張俊逸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接著驚訝中夾雜著一絲嫉妒。

    這小子怎麼這麼能打?

    要是自己也能這麼能打……

    「年輕人,你一上來就下死手,難道你真想與我們不死不休嗎?要知道,趙家可是……」

    老頭兒還沒說完,就被楊漠打斷:

    「跟我不死不休?你也配?」楊漠冷笑道,「在我眼裡,你跟他們一樣,都是垃圾!」

    「你……」

    「老東西,你以為剛才擋住了我這一拳,就有資格在這裡瞎逼逼了?誰給你的勇氣?」

    楊漠不屑地大罵。

    這老東西,實力倒是有,但……

    他認為自己的實力跟楊漠不相上下,那就太可笑了。

    剛才,楊漠連一半的實力都沒用上。 老頭臉色一沉,眼裡閃過一絲殺機:

    「小子,你確實很厲害,只可惜今天怕是走不出這間屋子了。」

    老頭名為高蒼梧,今年已經九十九了,但他可不是一般的老頭,他是貨真價實的修武者!

    早在四十年前,他就已經覺醒武脈,但因為修武天賦實在有限,以後一直沒有進步,始終停留在修武煅骨中期境。

    修武者按照修鍊程度,可以分為修武煅骨境、修武練氣境、修武通靈境等,境界越高,修為通常更強。

    後來,高蒼梧得罪了一個更強大的修武者,才迫不得已隱藏在世俗界,成了威城趙家的供奉,而趙家也憑藉高蒼梧的力量,迅速在威城崛起,成了名副其實的第一家族。

    趙經略是趙家家主趙天元最寵愛的兒子,成為趙家家主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所以,趙天元才派高蒼梧保護趙經略。

    霎時,高蒼梧運轉體內的武脈,氣勢一下子暴漲了十幾倍。

    只見一根一米長的鐵棍,在他的手裡被扭成了麻花。

    「這是怎麼做到的?」張俊逸就像見了鬼似的,竟然失聲尖叫。

    在場的那些大漢也同張俊逸差不多,一個個瞪大了眼珠子,都以為自己在做夢。

    只有楊漠,臉上還是那副不以為然的表情:「修武煅骨中期境很牛逼嗎?在我眼裡,你還是一個垃圾!」

    說著,楊漠向他沖了過去,速度極快,彷彿能夠追風弄影。

    雖然楊漠剛剛重生,但保留著前世的記憶與領悟,所以絲毫不影響他施展一些武技和身法。

    現在,楊漠施展的是一部名叫《風影訣》的身法。

    憑著前世的領悟,楊漠施展得遊刃有餘。

    只不過,他現在修為太低,體內的武脈還很弱,不能全部施展開來,不然的話,速度還可以快十倍。

    即便如此,高蒼梧已經感到了危險。

    鏘!

    高蒼梧不再赤手空拳,他拔出了靈劍,朝楊漠刺了上去。

    而此時,楊漠依然是赤手空拳。

    「高老,殺……殺了他!」趙經略吐出幾口鮮血后,勉強地站了起來,朝楊漠怨毒地吼道。

    趙經略到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個自己眼裡的螻蟻打了,而且還被打得如此凄慘。

    他原本以為,他就是整個威城的王,所有的人都應該匍匐在他的腳下,但,楊漠則打破了……

    屈辱、怒火、怨念,交織在心頭,已經吞噬了趙經略的理智。

    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

    將楊漠五馬分屍,用他的血來洗清自己受過的恥辱。

    然而,他剛剛說完,便聽到咔嚓一聲。

    劍斷!

    楊漠一拳砸過去,竟然把高蒼梧的靈劍給生生砸斷了。

    這?

    高蒼梧看著手中的斷劍,內心深處猶如翻江倒海,那張老臉上瞬間布滿了驚悚、恐懼、後悔的神色。

    怎麼擋?

    重生之銀河巨 高蒼梧思維停頓的瞬間。

    楊漠又是一拳砸過來,落到了高蒼梧的胸口上。

    暗黑流放世界 噗!

    高蒼梧嘴裡噴出一條血注,心裡更是嚇得肝膽破裂。

    此時,也顧不得其他了,他轉身就跑,腦海,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保命。

    高蒼梧拼盡全力,這才勉強躲開了楊漠的拳風,帶著半條命沖了出去。

    活下來的高蒼梧半跪在地上,瞬間蒼老了許多,回想剛才逃命的驚險,渾身打著哆嗦,那種死神在身後跳舞的感覺,是如此的清晰和殘忍。

    這輩子,他都沒有現在這麼狼狽、悲慘。

    「修為垃圾,逃得倒挺快。」

    楊漠看了一眼高蒼梧逃跑的方向,倒是輕鬆可以追上他,但實在沒興趣,追這樣一個垃圾。

    也是這一秒。

    楊漠朝趙經略走了過去。

    高蒼梧逃了,趙經略最後的倚仗也沒了。

    面對楊漠,趙經略瑟瑟發抖,直接嚇得跪下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不會為了你這個螻蟻,髒了自己的手。」

    楊漠看著趙經略狗一樣地跪在自己面前,突然笑了起來:

    「你很喜歡入股,不如你來投我的項目吧。」

    「什麼項目?」趙經略顫抖地問道。

    「三天之內,把你們趙家所有的產業都交給我,否則……」

    楊漠眼神一寒,冷冷地說道:

    「三天以後見不到這些產業,我會親自上門去討債。」

    說完,楊漠不再理會趙經略,轉身走到安雅身邊,拉起安雅的小手,就往外走去。

    「小雅,你們等等我,別把我扔在這裡啊!」

    張俊逸大喊著,追了上來。

    然而,楊漠突然回過頭來,朝張俊逸看去:「張俊逸?張總?你跟我有關係?」

    一瞬間。

    屋裡的目光投向了張俊逸。

    「楊漠,楊公子,你寬宏大量,就帶我一起走吧!」

    張俊逸被這些大漢的目光看得發麻,他心裡清楚,只要楊漠一走,這些人就會把所有的帳,所有的怒火,通通發泄到他的身上。

    「公子?我可擔不起這兩個字,我在你眼裡,不是一個沒錢的窮小子嗎?」

    楊漠笑眯眯地說道。

    只是,這句話卻把張俊逸推向了冰冷的深淵。

    「小雅,求你,求你帶我一起走。」張俊逸凄慘地求著安雅。

    安雅的臉色不太好看,終究,張俊逸也曾幫過他。

    不過。

    安雅沒有答應。

    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子。

    她清楚,從張俊逸主動跟楊漠劃清界限,拿她的心血去討好趙經略時,張俊逸就真的跟他們沒關係了。

    不管,等待張俊逸的結局有凄慘,這一切,都是他應得的。

    而自己,是幸運的!

    今天,自己遇上了這個叫楊漠的年輕人,不幸中的大幸,不然自己的結局一定會更慘。

    安雅看向楊漠,目光從未有過的溫柔。

    「對了,我叫楊漠,這段時間會呆在威城。如果你們覺得自己有實力了,或者找到了厲害的靠山,隨時歡迎來找我報仇。」

    留下這句霸氣的話,楊漠在所有人畏懼的眼神中,拉起安雅的小手,徑直走了出去。

    萌丫虎妹 扎破的輪胎已經補好。

    兩人上車,往威城的方向駛去。 安雅駕車,繼續往威城的方向駛去。

    「那個……剛剛的事,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恐怕……」

    安雅對楊漠充滿了感激。

    剛才若不是楊漠出手相助,安雅肯定走不出那個小屋,等待她的結局也比張俊逸還要悲慘。

    「不客氣,我說過要還你的人情。」

    楊漠淡淡地說道。

    「只是因為還人情嗎?」

    安雅眼角的餘光打在楊漠面無表情的臉上,心裡不知為何,竟然隱隱有一絲失落。

    ……

    接下來一路順風,車子終於開進了威城市區。

    「楊漠,你去哪兒?」安雅放慢車速,問道。

    「雅昕文化!」

    安雅聽到這個名字,愣了一下,但還是把車子開到了雅昕文化的門口。

    「楊漠,雅昕文化到了。」安雅把車子停了下來。

    「謝謝!」楊漠打開車門,就要下去。

    「等等!」安雅突然叫住了楊漠。

    楊漠回過頭,疑惑地問道:「有事?」

    「沒……沒什麼。」安雅猶豫了下,搖頭道。

    「再見!」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