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Bowman Hejlesen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ago

    見到這一幕,林飛笑了,他說:「你們是一起上呢?還是一個一個來?我這個人很和藹的,一切都聽你們的。」

    和藹?

    和藹個屁啊!

    你這也叫和藹的話,那***都是好人了!

    「上啊!卧槽,一個個都幹嘛呢?家主還等著我們完成任務呢!你們是不是想被炒魷魚啊?啊……痛死我了……」

    徐煥斗見到自己這些手下一個個都無動於衷的樣子時,立刻被氣得七竅生煙,也顧不上腿斷的劇痛,一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喊一聲,只是才剛喊完就痛得繼續慘叫了。

    那些小弟可能是被「炒魷魚」三個字給刺激到,先是頓了頓,互相對視了一番后,就齊齊嗷嗷大叫起來,一窩蜂地拿著鋼管、水果刀等等朝著林飛沖了過去。

    林飛故作驚慌:「卧槽,你們這些人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他的話音一落,人首先猛地大步向前一邁,身子再稍稍一個半蹲,躲過了最先拿著水果刀橫砍過來的那一刀,再快速一個掃腿踢出,巨大的腿力瞬間踢中對方的膝蓋。

    「咔嚓~」

    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拿水果刀的那位小弟立刻身子一彎,皆因他的左腿膝蓋已經被林飛給一腳踢斷,接著慘叫著顫抖倒地。

    緊隨而上的那個拿鋼管的,見到這一幕,先是被嚇得退了一步,但可能還是不想被開除吧,咬著牙關再深吸一口氣后,嚎叫了一聲給自己壯膽,掄起手中的鋼管對著林飛的腦袋砸了過去。

    瑪德,管你死不死,砸了再說,反正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拿鋼管襲擊的那個小弟如此給自己加油打氣后,手上那根鋼管呼嘯著眼看就要砸中林飛的腦袋,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只見林飛淡定地站穩身子,接著下身紋絲不動,上身猛地往後一仰,正好就躲閃開那根鋼管的襲擊。

    在鋼管呼嘯著從林飛面前撲了個空,順勢朝另一邊過去式,林飛忽然玩味一笑,接著將手中的棒球棍猛地往握住鋼管的那隻手砸去。

    「哎喲~」

    那小弟大聲慘叫,鋼管「哐當」應聲而落,接著他立刻滿臉痛苦地捂住那隻被砸的手筋盡斷的手,半蹲下來再也不敢再動。

    「滾開!」

    林飛一腳將其踢開,接著目光放出一道凌厲陰狠的目光,用手拍了拍手中的棒球棍:「不好意思,是你們逼我的,要怪也只能怪你們了……」

    說完,林飛猛地一個半蹲,接著就如同一頭出籠猛獸般,瞬間沒入到這一眾小弟之中。

    「啊~」

    「啊?我的手……」

    「我的腳!」

    「……」

    很快,徐煥斗帶來的一眾小弟,無一例外地東倒西歪地倒在地上,個個都是捂腿捂胸口,在慘叫呻吟著,場面一時間也頗為壯觀。

    「這……怎麼可能?」

    徐煥斗雖然腿疼難耐,但還是被這一幕給徹底震驚了。

    家主只是說叫他來請人,可卻沒有跟自己說這個人的厲害程度,很顯然現在他算是知道了,林飛的厲害程度近乎妖孽,恐怕連他自己也不一定能請得動。

    沒看到這一地上的全特么是傷兵嗎?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看他樣子,絕對沒超過二十,怎麼可以這麼厲害?

    徐煥斗實在想不明白,林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畢竟這麼變態的實力,不用說他一個徐煥斗做不到,就算是十個百個他,也不可能做到。

    「哥,這有什麼不可能的,要不你……再試試?」

    林飛拿著棒球棍,一臉微笑地半蹲在徐煥斗跟前,並且還將棒球棍放在她另外一隻沒有受傷的小腿上比劃了兩下,才說道。

    「啊?不……不要了吧!」

    徐煥鬥嘴硬但不笨,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任由林飛宰割了,哪還敢像剛才那樣對著干,語氣一轉尬笑著搖頭。

    「不要?那不行,還是來吧!」

    林飛嘿嘿一笑,忽然臉色一變,舉起手中的棒球棍對著徐煥斗另一個還好的大腿砸了過去。

    「啊……不要……」

    徐煥斗失聲驚叫,下意識地就往後退了幾下,但他退得快林飛的棒球棍更快,「嘭」一聲棒球棍的頭剛好就砸在其兩腿之間,直接把地板砸了個小洞,頃刻間沙塵瀰漫。

    如果他沒及時躲開,恐怕命根早已成了肉碎,痛也得痛死。

    「呼~」

    「呼呼~」

    「……」

    徐煥斗急促地在喘氣,一副劫後餘生的感覺,隨後他抬頭一看,發現林飛正一臉認真地看著自己,頓時脫口就問:「你看著我幹嘛?」

    「覺得你特別帥,就多看了兩眼!」

    「……」

    「好了,不說了,帶我去見你們家的家主吧!」

    「這個……恐怕不行。」

    林飛愕然,忙問:「為什麼不行?」

    徐煥斗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反正以你現在的情況,就是去不得!」

    「也好,去不了就算了,反正我也沒興趣,還想著替你們把斷手斷腳接好呢,如果去不了,那我也沒辦法了。」

    「什麼?真的嗎?」

    「你不相信?」

    (本章完) 說實話,徐煥斗還真的不是很相信。

    可是,不相信又能怎麼樣?

    關鍵是林飛剛才說他可以把自己和兄弟們的斷腿什麼的治好,這聽起來像是在吹牛比,但卻不得不承認,這個說法也恰好是自己所期待的。

    「我……對不起,我是真的不太相信……」

    徐煥斗冒著惹怒林飛,很可能再被他廢掉另一隻腿的風險,咬牙說道。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 「好吧!我也知道口說無憑,不給點厲害你瞧瞧都不行了。」

    林飛無奈地聳了聳肩,然後伸出手徑直探向徐煥斗那條被砸斷腿,嚇得徐煥斗立刻拚命往後退去,嘴上還警惕大喊林飛不要過來。

    「喂,你又說不相信,我這不想給你證明了嘛,你丫還躲了?給我淡定點,我又不會吃了你,再這樣惹我生氣,信不信我把你另外兩條腿也廢了?」

    看著怒容滿面的林飛,徐煥斗簡直噤若寒蟬,唯有乖乖聽話了,他可不想成為太監,那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對嘛,淡定點,這才是個好孩子嘛!」

    林飛咧嘴一笑,滿意地點了點頭,徐煥斗聽得一陣無語,人家明明都比你大好多好嗎?還好孩子?噁心!

    當然,這些心裡話,徐煥斗斷然不敢說出口。

    隨後,林飛臉色一變,認真地將手放在徐煥斗那條斷腿之上,暗運真氣,再通過手指將真氣輸送進徐煥斗斷骨處,頓時徐煥斗就覺得那裡的疼痛似乎少了許多。

    「卧槽,還真不是很痛了耶!」

    徐煥斗一臉驚奇地看著林飛,似乎有點相信對方剛才不是在吹牛比了,看來他還真是有幾把刷子,難不成還真是那種隱世的神醫?

    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徐煥斗看向林飛的眼神,也就越發不同了。

    林飛此刻已經處在一種近乎空靈般的狀態,這是他現在每次給人在治病時的狀態,對於周遭的一切都幾乎無視,眼中只有病人和病症,專註度能達到近乎百分百。

    手術時專註度能達到百分百的,除了歷史上的神醫華佗和孫思邈外,就再也無人做到,畢竟就算是再安靜的環境,也不可能沒有一丁點兒的干擾。

    而這個時候,醫生的自我制約能力,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可惜的是,在這個越來越金錢至上和浮躁的社會,能做自我制約良好的醫生少之又少,幾乎可以說屈指可數。

    但屈指可數不代表沒有,林飛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這一點連林飛也不是很清楚,畢竟進入望氣術十層境界后也好些天了,他早已從一開始的不習慣到現在的習以為常,不過卻從沒想太多,很多技能都是被當時所處的環境給逼出來的。

    話說回來,此時的林飛驚奇地發現,在自己眼中,竟能清晰地看到徐煥斗皮肉包裹下的斷腿傷口,清晰可見,甚至連細小的經絡和血管等等,都看得清清楚楚。

    片刻之後,林飛這才記起,自己好像還會透視術,現在能看清楚傷口自然也就不足為奇了。

    可問題來了,即便是能夠將傷口看得清清楚楚,但還是未能夠將其駁回,而且它是屬於那種一根骨頭從中被敲斷的狀態,而不是一般的關節斷裂,比起後者,前者治癒的難度可就大得多了。

    這個時候,林飛的識海中自然而然地彈出了思邈八針的療法來。

    思邈八針,顧名思義,就是八種不同的針灸方法,可治絕症、斷骨、惡疾、中蠱等等近乎涵蓋所有病症的八大類型,雖然手法不同,但殊途同歸,目的是一樣的,就是通過針灸的方法,讓病人在短時間內被治癒。

    這個短時間,指的不是三五七天,而是兩三分鐘!

    也許有對此質疑,兩三分鐘就能治癒病人?這特么不是吹牛比嗎?

    還真的不是,林飛雖然只是剛剛在掌握思邈八針不久,但也運用了好幾次,一次比一次嫻熟,也越來越得心應手。

    對於斷骨接駁,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獨寵萌妻:老公別惹火 輕輕地將徐煥斗的褲腳給捲起后,林飛很快就找到了斷骨處,在皮肉包裹之下,腿型已經彎曲對摺,斷裂的骨頭將皮肉頂起了一個小包,顯得格外觸目驚心。

    林飛立刻掏出銀針,施展思邈八針,迅速將銀針扎在傷口周遭幾處,接著開啟透視眼,凝神屏息,開始捻針,透過手指將真氣灌注於針柄之中,然後快速再以銀針為載體,滲透進徐煥斗的傷口四周。

    然後,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通過透視眼可見,徐煥斗的兩處斷骨快速地各自長出新的細胞纖維組織,幾秒之間就相互交織在了一起。兩分鐘不到就再度融合在一起,完全癒合……

    兩分鐘后,林飛點了點頭,手一個往回收后,銀針悉數飛出,精準無比地回到針袋中,接著他用手去按了一下徐煥斗那斷骨傷口,問:「疼嗎?」

    本來見到林飛就這樣自己按住自己的傷口時,徐煥斗首先就感到一陣后怕,也做好了會產生劇痛的準備,可是就在他閉眼等待時,卻發現根本就一點都不同。

    非但不痛,還覺得那裡有股源源不斷的暖流在涌動,這種感覺讓他很舒服。

    沒錯,一種從未有過的舒適感!

    「不疼了……」

    老半天,徐煥斗才回過神來,一臉震驚地看著林飛回應道。

    「那就好,恭喜你,腳好了!你要不信的話,還可以起來走走看,就知道我有沒有在忽悠你了。」

    林飛笑了笑,一把將徐煥斗給扶起來,再快速鬆開他……

    「不要……」

    徐煥斗可能還以為自己的腿沒好,在林飛放開自己時,嚇得他失聲驚叫,接著沒辦法之下只能自己用腳支撐,還以為會疼得難受,卻不料原先那條斷腿踩在地上時,他非但沒有感覺到一絲疼痛,還覺得好像比以前更有力量了。

    「我去,我的腿……好了!」

    徐煥鬥狠狠地用手扇了自己一耳光,感覺到疼痛后,這才相信是真的。

    「嗯,你那條腿不但好了,甚至能力也比之前要好上好幾倍,不信你可以跑一下和跳一下,保證讓你驚喜!」林飛笑道。

    「真的?」

    徐煥斗一臉不敢置信,但還是按捺不住,照做了。

    當全部做完后,徐煥斗整個人都徹底被震驚了……

    (本章完) 天吶!

    林飛他居然沒騙我,說的都是真的!

    徐煥斗壓抑不住內心的狂喜,他剛才又跑又跳的,不但傷口一點疼痛感都沒有,還意外地發現了自己的跑步速度和彈跳能力,比起之前,居然有了一種難以想象的進步飛躍。

    徐煥斗雖然文化不高,但卻是妥妥的田徑迷,偶像是博爾特,夢想更是有朝一日能夠登上奧運舞台,擊敗博爾特,一舉拿得金牌!

    當然,這個夢想他一直深埋心中,從未跟人說過。

    剛才斷腿時,徐煥斗甚至一度心灰意冷,但如今腿居然奇迹般恢復,並且功能比之前還要好上幾倍,這簡直就是天降奇迹啊!

    而給他製造這個奇迹的人,正是林飛!

    雖然徐煥斗心中的夢想不曾和人提及,但對於林飛這個重燃他夢想的人,徐煥斗自然是感激不盡。

    「林神醫,再造之恩,感激不盡啊,太謝謝你了~」

    說完,徐煥斗居然激動得就要向林飛下跪,幸虧林飛及時拉住他的手,制止了他。

    瑪德,老子還沒死呢,跪我幹嘛?

    「好了,別這樣,一個大老爺們,哭哭啼啼的像個娘們似的,成何體統啊?」林飛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對徐煥斗說道。

    「呵呵,林神醫您說得對,我的確不應該這樣,可是我激動啊……」徐煥斗激動得就像個考試得了一百分的孩子那樣,傻笑著回應。

    「……」林飛一陣無語,無奈地聳了聳肩,「好吧,你如果實在忍不住,那就繼續吧!」

    「不了不了,我聽林神醫您的,以後再也不哭哭啼啼了,您叫我走就走,坐就坐,幹嘛就幹嘛,我徐煥斗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徐煥斗拍著胸口嚷道。

    「等等,你聽我的幹嘛呀?你可別忘了,你的腿可是我給親手打斷的,照理說你應該恨我才對啊! 重生復仇:狂傲千金來襲 怎麼還聽起我話來了?」林飛調侃道。

    「林神醫,你這一問驚醒夢中人啊,我總算明白到您的良苦用心了,您肯定是為了讓我的能力提升,所以才故意打斷我的腿,最後在我最絕望的時候再救回我,這樣就能讓我得到了教訓,也才會懂得珍惜,你說是嗎?」

    徐煥斗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接著激動不已地說道。

    林飛聽后,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丫的,你這大鬍子的聯想能力也太豐富了吧,這你都聯想得到,你怎麼不去當編劇啊?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