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wman Hejlesen

  • 雲深靜默一瞬,拿出一把鑰匙:「這是解鎖的鑰匙。「

    這就是同意了。

    不同意也沒辦法。如今司天監的星官們各司其職,唯二空閑的就是雲嶺雲淺。而雲嶺??那樣的心性,哪裡配得上太子殿下?

    星官都是知天命算天機之人,總會與守護之人沾染因果,生出諸多牽扯。雲淺至純至性,與太子殿下相得益彰。唯一讓雲深在意的,就是太子命格里註定糾纏不休的文曲星。

    但云深觀察多年,都不覺得雲淺會是文曲星轉世。文曲星都是文采斐然,驚才絕艷,雲淺於占卜上確實天賦異稟,可文學上??確實平平無奇。倒也不是不好。只是躋身不了頂級行列。…[Read more]

  • 見到這一幕,林飛笑了,他說:「你們是一起上呢?還是一個一個來?我這個人很和藹的,一切都聽你們的。」

    和藹?

    和藹個屁啊!

    你這也叫和藹的話,那***都是好人了!

    「上啊!卧槽,一個個都幹嘛呢?家主還等著我們完成任務呢!你們是不是想被炒魷魚啊?啊……痛死我了……」

    徐煥斗見到自己這些手下一個個都無動於衷的樣子時,立刻被氣得七竅生煙,也顧不上腿斷的劇痛,一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喊一聲,只是才剛喊完就痛得繼續慘叫了。

    那些小弟可能是被「炒魷魚」…[Read more]

  • 楊志小心翼翼的接過那本破舊的書籍,看著上面那歪歪斜斜的『靜心經』三個字,遲疑的問道:「司馬長老,如此便可以了?」

    「不,這靜心經只能遏制你的劫難,並無法祛除,而想要徹底化解,就必須在一個月內不能近女色!」司馬耀繼續胡侃著說道。

    「啊!不讓近女色?」楊志傻眼了。

    他這個人最大的愛好就是逛窯子,凡是到一個地方,首先打聽風月場所,這女色自然是經常近,司馬耀如此說來,這不是要老命么?

    「色字頭上一把刀,楊總管這劫難便在於那刀之上,靜心經能讓你靜心,而不近女色,那刀自然就沒有,兩者相合,乃破劫的唯一辦法,否則縱然可以遏制幾天,但若是近女色,不出一個月便會暴斃。」

    古木和師兄們頓時一個個目瞪口呆,顯然他們沒想到,沒見過,師尊竟可以分析的如此頭頭是道,而且…[Read more]

  • Bowman Hejlesen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 ago

    「咦,還不錯啊!」

    下方一眾圍觀黨意外,就連外圍的行人也被歌聲拉了過來。

    隨著歌聲唱出幾句之後,一道縹緲音毫不突兀的響起,和歌詞交相輝映。

    「咦,這是合聲自帶曲,唱出歌詞就會有背景音樂出現的歌曲。」

    「看來她也是一位修仙者,否則歌詞不可能引動背景音樂。」

    …………

    下方眾人議論,一般業餘的愛好者能做到這一步就已經非常好了。

    隨著歌聲漸入中段,忽然有人嗅到了青草的方向,看見了遼闊無垠的翠綠。

    藍天白雲,如夢如幻。

    「這是歌曲異象。」

    有識貨的人震驚,要達到這樣的程度,需要對歌曲中蘊含意境有非常深刻的領悟才行,並且還要有那個修為施展…[Read more]

  • 譚馨當年也是紅楓科技大學的風雲人物,暗戀和追求者不計其數,初高中許多同學也在省城紅楓工作,這次也來了五六桌人捧場,是她自己所有的人脈。

    好幾個親密的小姐妹特別羨慕,看著譚馨漂亮的婚紗,從頭贊到腳,誇譚馨是這輩子最漂亮的時刻。

    再看看新郎,其實從內心深處講,辛笛真的其貌不揚,個子也不高,這是典型的醜男和女神結合,讓很多女方人都覺得譚馨虧了。

    一開始大家還不知道辛笛是什麼人,可坐上桌后,相互打聽,原來新郎是紅楓南山植化所的員工,還是楊順身邊最重要的助手,一個個全都咋舌不已,瞬間對辛笛改變態度。

    「我的天,是楊順的助手啊?」

    「想起來了,譚馨好像說過,她去年初應聘到南山植化所了,他們肯定是同事。」

    「原來不是女神下嫁,而是女神高攀啊……[Read more]

  • 畫面破碎,回到了靜室當中,艾克身前的奧義又多出一團。

    「她是誰?」艾克沉思著,在回到現實的最後一秒他瞧見了一位少女,一位高挑的少女。

    「為什麼會出現這麼一個人?我認識嗎?」艾克苦笑著,腦海中浮現的少女揮之不去,她的容貌絲毫不亞於愛莉、潔西卡等人,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一雙大長腿了,佔據了全身近乎三分之二,直勾引著人心。

    「好像比愛莉的腿還要長小半。」艾克想著,而後狠狠給了自己一腦瓜…[Read more]

  • Bowman Hejlesen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2 weeks, 3 days ago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