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Ebbesen Haugaard posted an update 6 days, 17 hours ago

    「沒事的。」乾陽擦去了坤月臉頰的血跡,又低頭看向了坤月沾滿血的衣服道:「一會多帶點水,洗個澡吧。」

    坤月不止一次的說過不洗澡渾身難受。

    這些話都被乾陽記在心裡。

    坤月感激的點了點頭,輕聲道:「謝謝。」

    「保護你,理所應當。」說完,乾陽率先走向了前方。

    看起來面無表情的樣子,好似非常高冷,實則內心已經害羞的快暈過去了。

    保護你,理所應當。這話真的是自己說的,好羞恥啊,妹妹不會覺得我很傻吧。

    乾陽不所不知道的是,妹妹的想法正好相反。

    姐姐超帥,姐姐是最強的!

    一桿長槍,一把菜刀。

    一人獨戰百餘喪屍而不落敗的人,說出中二的話又如何?

    因為強大,無人會去嘲笑。

    因為強大,無人敢去嘲笑。

    超市位於小區的東門,而那裡除了那一家的超市外,還有一些醫藥店以及服裝店。

    對於生存來說,簡直就是設定好的補給站。

    遊戲嘛。

    這種末日生存的遊戲,又怎麼會不設立補給站呢。

    兩人一前一後走入了超市,乾陽順手從一旁架子上取下了印著米老鼠書包后,丟給了坤月道:「儘可能的多裝食物,還有水,裝滿六個包。」

    坤月一人能夠負重兩個包是極限。

    而乾陽必須要保證自己的靈活度,所以並未帶太多,四個是極限。

    「不要離我太遠,我聽到了一些不好的聲音。」

    乾陽反手捏住了菜刀,手中木槍一甩,對著坤月沖著超市二樓挑了挑眉。

    坤月心領神會,整個人的動作都放輕了。

    乾陽緊緊盯著那條通往二樓的樓梯。

    腳步聲很重。

    應該有不少的喪屍。

    突然,坤月走了過來,手中遞過了一根細長的金屬桿。

    乾陽打量著金屬桿,有些意外。

    他當然認得出這是標槍,不過在這超市裡居然會有這種東西?

    坤月指了一個方向解釋道:「附近中學,所以這裡有少量的體育器材。」

    原來如此。

    乾陽輕輕放下木槍,將標槍握在了手中。

    不得不說,這東西的手感可要比木槍好太多了。

    武器獲得,標槍X1

    腦中閃過這段話,乾陽不禁失神笑了出來。無論到了什麼時候,自己都不忘遊戲啊。

    殊不知這一笑,樓上的聲音停下了。

    隨後,震耳的屍吼從上方穿出,樓梯處先是幾個喪屍重重落在地上,隨後便是如潮水一般的喪屍。

    其中中學生和老大媽居多。

    「得,捅了蜂窩了。」 打還是不打?

    乾陽看了一眼已經裝好的五包食物。

    「風緊扯呼!」

    「收到!」

    坤月背上背著一個包,兩手則又各拎起一個背包,飛奔而去。

    這種時候,留下也是累贅,倒不如跑的快些,讓姐姐不用太過擔憂。

    乾陽見坤月遠去,又將一些水塞入了包里。

    兩個包的負重。

    打個皮皮蝦。

    雖然這次喪屍比剛剛要少,但是兩個包死死限制了乾陽的動作。

    若此刻物理超頻,乾陽或許沒事,不過身上的包可就不一定了。

    不過意識超頻還是可以的。

    當世界變得緩慢,落葉停滯在空中。

    乾陽緩緩的調整身體,讓自己能夠從喪屍的圍堵中衝出。

    幸虧坤月跑的快,不然那就是另一個結果了。

    至於說把包放下在這裡把喪屍盡數解決,那更是不可能了。

    這裡不是小區,而是公路。

    君不見四周喪屍正在大片雲集?

    相信給他們一段時間,定能形成一波小型的屍潮。

    乾陽沖著遠處小區門口等待的坤月喊道:「小區路上的喪屍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你快點回家,我去把這些鬼東西引開。」

    決不能讓這些喪屍圍在小區門口。

    那些脆弱的柵欄可經不住千百人的撞擊。

    坤月自然聽到了乾陽的呼喊,可心中擔憂的她怎麼也賣不出步伐。

    「快走!」乾陽再次喊道,這一次聲音中多了份焦急,身上也再度閃爍起藍色光芒。

    他在害怕。

    害怕坤月不走,害怕喪屍的仇恨轉移。

    坤月一咬牙,扭頭向著家的方向跑去。

    乾陽見坤月聽話,頓時舒了口氣,既然只剩下了他也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身前,一隻喪屍嘶吼著沖了出來。

    乾陽動作沒有一絲停頓,踩著一旁的牆壁,又踩了一腳身前喪屍高高躍起。

    「嗖!」

    標槍劃過筆直的軌跡,穩穩刺入了牆壁中,將兩個書包掛在了牆壁上。

    輕裝上陣乾陽轉身就跑。

    還是那句話,那麼多的喪屍,打個皮皮蝦。

    陌生的城市,再加上是逃亡,不熟悉道路的乾陽很不巧的走進了一條死路。

    密集的屍群聚集在一個不過七八米寬的下路上,沒有一點的縫隙。

    而另一邊則是高高的圍牆。

    若只是圍牆,還擋不住乾陽,但這圍牆上也都是些正在攀爬的喪屍。

    得,這次死定了!

    我記得這破遊戲有存檔來著的,所以存檔的方法到底是啥?

    乾陽心中念叨之餘,不忘迎接即將到來的喪屍。

    身子弓起,緊捏菜刀的他已經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

    一步兩步,似魔鬼的步伐。

    當人屍兩者距離不足五米時,喪屍爆發出了驚人的速度。

    銀光閃過,沖在最前面的喪屍歪著頭顱無力的倒在地上,後面的喪屍則踩著它的身體繼續衝鋒。

    看不見盡頭的屍海,沒有一萬也至少有幾千了。

    敲尼嘛。

    玩個球球。

    沒存檔,垃圾遊戲!

    一把菜刀這個時候能幹嗎,連自刎都做不到。

    乾陽閉上了雙目,任由喪屍撲倒了自己。

    力量好大啊,也不知道動作溫柔一點,真是的。

    神州鎮魔錄 「哇!」乾陽俏臉一紅,全身亮起了刺眼藍光,一巴掌扇在了身前的喪屍臉上。

    喪屍的頭顱瞬間轉了個一百八十度。

    咬我的腳,咬我大腿也就算了,居然敢咬我這裡……

    乾陽捂著胸口,滿臉寫著「開心」。

    話說,這些喪屍咬人不疼啊,還有種痒痒的感覺。

    沒用勁?

    某個喪屍全力的咬在了雪白的手腕上。

    隨著「咔」一聲脆響,那喪屍口中的泛黃的牙齒蹦飛,非常巧的砸到了乾陽嘴角。

    「口意~!」乾陽嫌棄的擦了擦嘴角,順手拍飛了那個喪屍。

    不過能夠看出這些喪屍可沒口下留情。

    也就是說,自己變得更加堅硬了?

    乾陽確認了這一點后,捏著菜刀開始了瘋狂殺戮。

    嘿!

    打的就是你們這群皮皮蝦!

    看招!

    連突刺!

    三段斬!

    我砍,我砍,我砍砍砍。

    奧義·一刀修羅!

    穿書後我成了炮灰路人甲 星爆氣流斬!

    收回之前的話,這遊戲真好玩。

    自己完全無敵啊,果然是個以攻略角色為主,打怪升級為輔的遊戲。

    換句話說,妹妹不死,自己這邊就不會有危險。

    乾陽好不容易擺脫了喪屍的追擊后,又在城市裡繞了許久才找到了自己之前放置背包的地方。

    路痴傷不起啊。

    比起在這跟迷宮一樣的大城市找路,乾陽寧願和三千喪屍亂戰三萬回合。

    拔下了標槍,背上背包。

    乾陽淡淡一笑:「總算可以回家了。」

    另一邊。

    早已回到家中的坤月,面無表情的看著那輪西沉的紅日。

    整整一天了。

    從上午分開開始,乾陽已經在外面帶了整整一天。

    在坤月看來,自己的姐姐估計是凶多吉少了。

    世界失去了顏色。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