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besen Haugaard

  • 「沒事的。」乾陽擦去了坤月臉頰的血跡,又低頭看向了坤月沾滿血的衣服道:「一會多帶點水,洗個澡吧。」

    坤月不止一次的說過不洗澡渾身難受。

    這些話都被乾陽記在心裡。

    坤月感激的點了點頭,輕聲道:「謝謝。」

    「保護你,理所應當。」說完,乾陽率先走向了前方。

    看起來面無表情的樣子,好似非常高冷,實則內心已經害羞的快暈過去了。

    保護你,理所應當。這話真的是自己說的,好羞恥啊,妹妹不會覺得我很傻吧。

    乾陽不所不知道的是,妹妹的想法正好相反。

    姐姐超帥,姐姐是最強的!

    一桿長槍,一把菜刀。

    一人獨戰百餘喪屍而不落敗的人,說出中二的話又如何?…[Read more]

  • Ebbesen Haugaard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week, 3 days ago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