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Sharpe Emerson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5 days ago

    洛小虞現在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找他。

    “您沒事吧?看您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我幫您找醫生吧?”洛小虞回到碧海U,門口的保安健洛小虞臉色蒼白,氣血不足的樣子,擔憂的上前來,着急問道。

    神醫嫡女 洛小虞失落的搖搖頭。

    她沒事,只是心情不太好,對前途有些迷茫而已。

    保安把工作交給另一個同事,將洛小虞扶回別墅:“洛小姐,您是不是有煩心的事?您可以和我說說,或許我能幫您呢?”

    洛小虞回過神來,如夢初醒,期待的望着保安,從包中拿出一疊鈔票:“大哥,請您幫忙留意一下一個人,如何?”

    小區的人進出有登記,也有業主的基本信息。

    如果想要快速找到他們,得到他們的最新消息,通過門口的保安大哥,是最快捷有效的辦法。

    洛小虞現在唯一能夠寄託希望的,就是保安大哥了。

    見保安大哥遲疑,洛小虞直接將鈔票送進他的手中。

    保安沉默了一會兒,重重的點頭:“好。”

    “你知道,金允勳嗎?”洛小虞試探道。

    “金允勳?是一個月前突然消失的金家私生子。因爲是私生子的緣故,所以一直沒有公開,他們對外稱只有一個獨生女,一個月前的事故,金家敗落,所有人都以爲金家絕後,我們也是因爲上次在金允勳的登記信息上看到,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金家在Z國的地位雖然沒有很重大的勢力,但,也很出名,關於金家的事情,他們平常的人也聽說過一點。

    保安剛好,一次無意中看到金允勳的信息。

    洛小虞欣喜若狂,果然沒有找錯人。

    她繼續道:“那你知不知道,他身邊還有什麼人?現在都在做什麼?平常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離開?”

    “不太清楚。”

    “沒事,下次他如果出現,大哥可以通知我一下嗎?謝謝。”洛小虞將自己的號碼快速的寫在一張紙條上。

    保安收好錢,連連道謝,離開。

    找到一個可以幫忙的人,洛小虞的情緒總算平靜下去。

    洛小虞拿起衣服,沐浴更衣。

    手機鈴聲突然響了。

    洛小虞打開手機簡訊。

    ‘洛小姐,金允勳正在往大門口走來,似乎要出門。’

    洛小虞立刻拿起包包往外走。

    大步向大門口走去。

    她趕到大門口,保安大哥暗暗給她指了一個方向。洛小虞點頭,趕緊追上去。

    (本章完) 金允勳攔下一部車,離開。

    洛小虞也立刻攔下一部車,追上去。

    很快,金允勳來到一家酒吧前,站在酒吧的門口,神色憂傷。

    ——

    小島路邊上,一男一女站在路邊。

    男人正在攔車,女人着急不安的走來走去,想要阻勸男人。

    “晨少爺,不太好吧?夫人讓段少爺看着我們,肯定是不希望你出去遇到危險。我們現在要去找夫人,萬一夫人生氣了怎麼辦?”小艾抓住晨少爺的手勸道。

    晨少爺的脾氣……如果在外面和別人發生爭執怎麼辦?

    更何況,晨少爺竟然要去國外?!以前先生在的時候,晨少爺都沒有出過國,現在沒有人在他們身邊,貿然出國,真的好嗎?

    慕容晨長臂一甩,將小艾的手推開,上前一步,攔下一部車,直接往車裏面坐。

    小艾着急的趕緊跟進去。

    “晨少……”

    “閉嘴!再吵一句,本少爺把你打包回去,吵死了!”慕容晨嚴厲的低斥一聲。

    小艾窘迫,憋紅着臉,只能悶悶的坐在晨少爺身邊:“那好吧,我不阻止你了,把你的計劃告訴我,我陪你一起。”

    既然晨少爺已經決定了,她不能坐視不管,就只能加入晨少爺的陣營,和他一起行動。

    慕容晨拿出自己從剛剛開始一直帶在身上的平板,快速的開機,在平板電腦上,快速敲打着鍵盤。

    不一會兒,平板電腦中顯示着一個紅色的閃爍點,以及地理位置。

    Z國,碧海U小區?

    這是?

    小艾猛的驚醒,不敢置信的睜大雙眼,指着晨少爺:“你你你你……你在夫人的手機裝了定位儀?!”

    之前她和晨少爺聽到段少爺和夫人的電話,說夫人在國外,要去國外。現在晨少爺打開的這個位置,顯示着Z國的一個小地方,分明就是……

    嘶!

    別人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她天天和晨少爺在一起,沒想到晨少爺竟然也會做這種事情。

    他……好像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

    慕容晨記下地址,將平板電腦收起,放回去,雙手環胸,靠在身後的椅背上:“嫂子是哥哥最在乎的人,哥哥不在的時間,我會代替哥哥守護嫂子。嫂子現在在找哥哥,我作爲哥哥唯一的親兄弟,怎麼可能縮在家裏?”

    慕容晨好整以暇的挑起眉頭,邪惡的脣角微微上揚,眼底閃過一瞬的狡黠。

    這樣的他,和平常,完全不一樣!

    小艾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晨少爺現在這個樣子,哪有之前那單純,任性囂張的樣子?她不僅懷疑,是不是先生上身了?

    他明明已經恢復正常了,那之前爲什麼隱瞞大家?

    爲什麼她感覺,晨少爺,好腹黑的感覺?

    慕容晨揉着小艾的腦袋,輕笑:“放心,本少爺很正常,不用擔心。”

    說完,雙眼眯成一條直線。

    那開朗的笑容,刺眼的讓人,完全不適應。

    小艾抿脣,伸手,顫顫的探向晨少爺的額頭。

    晨少爺是不是……

    “正常男人能做的事情,本少爺都能做。你想試試?恩?”慕容晨脣角的笑意放大,握着小艾的手,拽到身後,一手託着小艾的腰。

    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頸旁。

    小艾一頭霧水,不解的蹙眉,搖搖頭:“不是我

    不相信,晨少爺,既然你已經恢復正常了,爲什麼之前……”

    雖然,她一直在懷疑,爲什麼晨少爺有時候很正常,有時候會拽拽的欺負別人,耍小孩子脾氣,囂張跋扈。

    是她太笨了,還是晨少爺演技太好?

    不過……

    小艾低下頭,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直線上升,燙的快要人間蒸發。

    她輕輕的,抓住晨少爺的衣服。

    晨少爺那邪魅的笑容,低啞的聲音,真的好帥。

    和先生不同的是,他給人的感覺,太多變,陽光,冷酷,邪魅,接地氣……

    她的心,猛的狂跳。

    怕被晨少爺看出自己的心思,她特意將腦袋埋低,盯着自己的鞋底,不敢面對晨少爺。完蛋了!她好像,好像淪陷了!

    “不如,你來猜猜?我爲什麼要隱瞞?”慕容晨饒有興趣的挑起小艾的下巴,眯起雙眸,愉悅的問道。

    低沉沙啞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那含笑的雙目……

    小艾快要無地自容,撲上去,躲在晨少爺的懷裏,把腦袋藏在他的懷裏。

    啊啊啊啊!晨少爺在放電啊!

    晨少爺到底是不是故意的?爲什麼會對她放電?對她這麼溫柔,這麼邪魅。她的心臟完全不受控制,感覺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

    之前她也一直和晨少爺在一起,但之前和晨少爺在一起。她總覺得,自己是跟一個大男孩在一起,完全沒有心跳的感覺。

    就算撲倒他也沒有其他的想法。

    可……

    就算躲在他的懷裏,她仍然能感覺到晨少爺那邪魅的目光,那種激動悸動的感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壓抑下去。

    怎麼辦,好激動,她完全沒有辦法思考。

    她的腦海,突然回想起上次晨少爺撫過她脣角的畫面。

    那,或許根本不是無意之舉,晨少爺是在故意捉弄她嗎?晨少爺,到底怎麼想的?小艾心頭小鹿亂撞,有無數的好奇分子想要開口,想要問。

    可她又不敢。

    晨少爺,晨少爺是不是喜歡她?

    如果不是,那她以後還怎麼面對晨少爺?

    小艾現在矛盾的不知所措,躲在晨少爺的懷裏,氣喘吁吁,緊緊的拽着他的衣服,沉默。

    慕容晨脣角的笑意增大,反擁着她的身體。

    爲什麼隱瞞,爲什麼在夫人手機裝定位儀,爲什麼要去Z國,爲什麼要這麼對她。她已經,沒有心思去問了。

    少爺有毒,千萬要忍住!

    小艾在心裏不斷的提醒着自己。

    ——

    酒吧內,閃爍的燈光,一羣男女在舞廳內扭動着身體。

    金允勳的身體快速的穿梭着。

    洛小虞小心翼翼的,跟過去。

    金允勳走到一個包廂外。

    3號包廂內。

    金允勳走到三個男生面前,坐下。

    包廂內很安靜,沒有喧譁的音樂,沒有囂張的氣氛。反而非常的安靜。

    洛小虞順着夾縫,看着他們平靜的目光。

    金允勳溫和的坐在一旁,剝開花生,往自己嘴裏扔。

    其他人終於耐不住好奇,湊上來。

    “阿勳,現在,金家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一個人生活,還好嗎?”

    “對啊,要不是我們今天約你,你是不是會一直一個人?”

    “阿勳,馬上要過年了,要不,你還

    是來我們家吧?我們兩家一直有業務來往,過完年,我們支持你再把事業創起來,有金家的遺產,想要東山再起,也是非常簡單的。”

    三個男生似乎是金允勳的同學。

    同情的勸導,語氣中,充滿了商業的陰謀感。

    洛小虞同情的看向那個低頭,陷入沉思中的金允勳。

    金家的私生子,在學校受到的‘溫暖’不用想都能猜到。可現在,因爲家裏人都死了,作爲家裏唯一的繼承人,卻突然備受歡迎。人情冷暖,在他的身上,似乎在無限的放大。

    可洛小虞在他的身上,只看到乖巧的溫和,沒有任何不甘和怨氣。

    這樣的男生……讓人心疼。

    金允勳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花生殼,靠在沙發上:“謝謝你們的關心和好意,你們也知道,以前我對金家的生意就不太熟悉,現在金家出事了,金家的事業也不再存在,父親的賠償金家也全部處理完畢,我只想過普通人生。”

    “但你不會不甘心嗎?明明身爲金家的男生,卻被別的女人壓制,她的女兒成了唯一繼承人,而你卻只能永遠活在陰影下,這一次的事故,也許是老天爺想要彌補給你,扶正你的身份呢?你本來就應該是金家唯一的公司繼承人!”

    金允勳看的很平淡,但他的學生卻更加激動,想要勸說金允勳,讓他走進商業路。

    金允勳站起來,向其他人鞠躬:“謝謝你們的看重,但,我真的沒有那種想法。我還有事,先走了。”

    “金允勳!”

    “呯!”

    一聲厲吼,一個男生從位子上站起來,衝到金允勳的面前,抓住他的衣服,一拳砸在他的腦門,將毫無防備的金允勳打倒在地。

    其他男生也走上去,揪住金允勳的領子,蹲下,居高臨下的嘲諷道:“金允勳,你別給臉不要臉!不過就是金家的一個私生子,我們好心來找你合作,你竟然敢拒絕我們?果然,有錢有底氣了?!”

    “咳……咳咳……”金允勳被打的痛苦的卷着身子,在地上痛苦的咬着牙,嘴角的鮮血不斷的溢出脣角。

    其他男生也跟上去拳打腳踢。

    洛小虞喊來人,推開門。

    ‘呯’!

    洛小虞用力的推開門,衝上去。

    男生們對洛小虞突然的闖入嚇的一驚。

    工作人員隨後進來,將他們壓制。

    洛小虞扶起金允勳:“金允勳,你怎麼樣?還好嗎?”

    金允勳搖搖頭,虛弱的擡頭,向洛小虞道:“我們只是在玩遊戲,讓他們不要報警。”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