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Lindholm Halvorsen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ago

    “發現又怎麼樣?沒發現又怎麼樣?你性子如何,和我有什麼關係?”蘇岱反問出聲。心想,這小子難道當真知道自己的心思?

    “這次朋友聚會,我執意要來,魚閒棋竟然沒有拒絕。你的心裏肯定是非常不甘心的,所以你就心生毒計,想要讓我在你們這個小圈子裏聲譽掃地,一片狼藉……你想毀了我。至少,你想讓魚閒棋羞於與我爲伍,也讓其它人覺得我是個白癡智障一無是處的小白臉。是不是?”

    “敖夜,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蘇岱出聲厲喝。“你別血口噴人。”

    “所以,你跑回去讓你爺爺寫了這一幅字送給張萌。送就送吧,只當是沾一沾喜氣。可是,你非要讓我一個大學新生站出來點評……這樣的話,意思不就非常明顯了嗎?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沒有。”

    “我要是葉鑫那樣的普通大學生,不就中了你的奸計嗎?
    巫師世界的大領主 他能點評出什麼?說好?那是爲你們蘇家人臉上貼金。說不好?那就是愚蠢沒有自知之明。無論我說好不好,最終得利的都是你們蘇家人。活了那麼多年,什麼樣的破事沒有遭遇過?什麼樣的心思猜測不到?我真的很聰明,你們不要總用這種白癡手段來挑釁我好不好?”

    “你胡說。”

    敖夜俏臉微揚,驕傲的像是一隻小狐狸似的,出聲說道:“幸好我不是葉鑫那種普通的大學生……知道我爲什麼願意配合你嗎?是因爲我的字確實比你爺爺寫的好。”

    “……”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過沈雲畢竟是陣神殿年青一輩中最為傑出的弟子之一,雖然感覺到李逸晨的強勢,但他卻依舊沒有束手就擒的意思。

    一道陣印推送而出之後,手心之中的陣魂再次閃動起來,瞬間又凝聚出一道新的陣紋,只見其揮手之間,手心陣紋落於地上,瞬間在身體四周凝聚出一道防禦陣法。

    「陣法比得不是大小,而是陣紋的排列!」彷彿為了給自己一些信心,防禦陣法形成之後,沈雲沉喝道。

    不過話音剛止,他還是忍不住噴出一口真血出來!

    陣魂雖然可以快速的凝聚陣法,但這也需要自身力量的支撐,像沈雲剛才那般沒有間斷的凝聚出兩道陣法,自身同樣需要承受極大的反噬之力!

    「比排列嗎?」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只見其手心陣魂光華閃爍之間,飛馳而出來的那道陣紋中的光華居然不斷的變化起來。

    這樣的變化也許在外行的眼中只不過如同魔術一般,但是此刻觀看著這一切的皆在陣道上有著不俗的造詣,他們自然看得出,此刻李逸晨控制著自己的陣紋的變化,正是將陣法演變成為剛好克制沈雲的那道攻擊陣法!

    轟……轟……

    原本力量上就有所不及,如今再被李逸晨在陣法上刻意針對,沈雲的反擊根本沒有翻起半點風浪,頃刻之間便被李逸晨直接毀去,接著李逸晨那道向著沈雲襲來的陣紋再度變化起來。

    重生之帝落紅塵 「陣魂控陣!這……你怎麼可能做到的?」看著這般變化,沈雲彷彿見了鬼一般,臉上流露出無盡的驚恐,與此同時外邊眾人哪怕是後邊趕來的諸位大師此刻也是面含驚色。

    陣魂凝陣印,這個的確可以令陣師的攻擊更加的快捷而且多變!但這也僅僅只是一定程度的提升陣師的攻擊手段。

    可是陣法畢竟是死的,但人是活的,一旦陣印擊出,那麼對方若是有所準備,也可以刻意針對,就像剛才李逸晨化解沈雲的攻擊那般。

    但陣魂控陣卻就大不一樣了!

    若是可以通過陣魂,在陣紋攻擊的過程中,隨意的變化著陣紋的排列,根據需要演化著新的陣法,那就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一直以來同階陣法的威力肯定遠勝同階武者的武技攻擊,但陣法就吃虧在既然前期的準備,還需要讓對方進入自己的陣法之中。

    隨著陣魂的出現,這兩點已經被縮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份上,但陣魂陣印的攻擊一旦發出,仍然只能將對方籠罩在陣法範圍內方可,其靈活性自然也會受到影響。

    可是陣魂控陣,那就像是武者的攻擊發出之後可以中途變招一般,這一點比單純的陣魂陣印相比卻又不知高出多少層次來。

    不過當代陣師,能凝聚出陣魂者事就是鳳毛麟角,而還有利用陣魂控陣的,那更是萬中無一!

    可是,李逸晨他……

    雖然心中不解於李逸晨是如何做到這點的,但是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從這一刻起,陣神殿年青一輩中的第一天才已經不再是呂安才,而是李逸晨。

    或者說哪怕與老一批弟子相比,李逸晨也有著極大的競爭力,當然更可怕的還是這份競爭力下所隱藏的潛力。

    轟……轟……不過李逸晨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同時藏書閣他也只是研究著陣魂的最大化利用的方式,並沒有去關注陣魂的控制力達到如何的地步將會意味著什麼,否則此刻他估計也未必會這麼的高調。

    而沈雲凝聚出來的防禦陣法此刻在李逸晨的刻意針對之下,仍然沒有形成半點阻擋,當即便直接被崩碎開來。

    轟……轟……接著當李逸晨的陣印籠罩住沈雲之際,他也懶得再費手腳,只見李逸晨右手五指用力一握,一聲巨大的轟響之中,陣印直接爆裂開來,在無盡的爆炸中,沈雲甚至連半點動作都沒有就被震得衝天而起。

    噗……噗……紊亂而強勁的力量不斷的衝擊著身體,不堪重負之下,沈雲一連吐出數口真血!

    不過就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又一道陣印接踵而至,再次籠罩住他之後爆裂開來!

    噗……噗……真血不要錢一般的噴出,沈雲的臉色不斷的蒼白起來,全身肌膚早已血肉模糊,而李逸晨卻只是站在原地,左手張合之間不斷的凝聚出一道道陣印。

    由於此刻李逸晨所凝聚的陣印攻擊力並非太強,所以到也不會出現像沈雲之前那般受陣法之力反噬的情況,不過這樣一般光景看到外邊的一眾弟子眼裡一個個卻大瞪起雙眼。

    一直以來他們都知道擁有陣魂的陣師比起普通陣師強大而霸道,但這一切僅僅只是源於他們查閱的資料,而如此這一切展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他們才意識到,真正面對這樣的陣師,哪怕大家都是相同的級別,估計他們就算是十人也未必能敵得過人家一人吧!

    「李逸晨……住手……我認輸……」在陣印不斷轟擊的過程中,沈雲感覺全身彷彿都要散架一般,無盡的痛楚侵襲著全身每一個細胞,這種感覺的確是有生以來他一次起體驗到!

    「認輸?不是說進入陣斗區,只有雙方真正的分出勝負之後才能結束的嗎?」李逸晨嘴上反問道,但手上卻根本沒有停止的意思。

    通常來講,進入陣斗區的雙方肯定都是實力相當之人,否則誰也不願意進來找虐,而實力相當之人,一旦交手,自然皆是全力而為,如此一來,其實分出勝負之時,自然也就有一方會瀕臨死亡。

    總裁誘妻入甕 而陣斗區的世界之力則會在感應到一方死亡之前,將其傳出陣斗區,如此一來,雖然重傷難免,但是不會有生死危險。

    而陣神殿也希望自家弟子能真正體會到實戰,所以對於陣斗區的比試規定也是要求一方在其中死亡,方可結束。

    當然那僅僅是雙方實力相近的結果,而現在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來,沈雲與李逸晨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那麼他的生死絕對是在李逸晨的控制範圍。

    同時不斷的重擊卻又不到傷及性命的地步,沈雲自然也知道,李逸晨此刻是在故意折磨自己,否則以李逸晨的手段,自己早已出局。

    「你……」沈雲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怎麼了?在遠古秘境各為其主,有所衝突,這也正常,而且離開之時,我給你指出一條生路,如今出來了,你還處處針對,自己剛凝聚陣魂,便急著要來找我報仇,我們真的算是有仇嗎?縱然有,我覺得當初我給你指出一條生路之時,也足發化解一切了!」李逸晨卻是冷哼道,「但你卻一直糾纏不清,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對你這樣的人,以德報怨是沒有用的,那我就只有讓你怕,讓你以後見著我都會顫抖,這樣你也就不會再找我的麻煩了!」

    轟……轟……

    攻擊的手段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厲喝而停止,而事實上李逸晨這番話,其實也不是說給沈雲來聽。

    李逸晨知道以沈雲的身份,同時他又凝聚出陣魂,他的一舉一動肯定會受到陣神殿的重點關注,所以自己如此蹂躪沈雲,自然也需要給宗門高層一個交待。

    「你到底想怎麼樣!」不過如今正在遭受著非人折磨的沈雲,已經沒有心思再去給李逸晨講道理,爭對錯,他只希望儘快能找到方法,解決眼前的情況,讓自己不再受折磨。

    「求我,求我放過你!」李逸晨乾脆地說道!

    「你做夢!」李逸晨知道外邊有宗門高層關注著這裡的一切,沈云何嘗又會不知道?要自己在宗門高層面前表現出那般軟弱的一面,沈雲自然不肯!

    畢竟自己真那樣說了,將來在宗門高層眼裡,自己就是一個沒有骨氣的軟骨蛋,對於這樣的人,就算天賦不錯,估計宗門也未必會大力培養。

    「我欣賞你的骨氣,我們繼續!」李逸晨自然沒指望沈雲真的為求饒。

    「李逸晨今日之賜,我沈雲記下了,他日我必有厚報!」萬般無奈的絕境之中,沈雲終於靈光一閃,右手手心陣魂閃爍之間,直直的拍向自己的腦門。

    雖然這裡武力沒用,但是自己的陣魂凝聚出來的陣紋攻擊卻足以將自己斬殺,沈雲知道這是自己觸動此間世界之力而脫身的機會。

    轟……果然在一聲轟響之中,沈雲的身體隨著一陣空間波動而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李逸晨亦感覺一股空間波動捲來,自己整個人的身體亦已經站在玄光門之外。

    「沈雲……沈雲……」不過李逸晨剛一出來,便見此刻鏡月大師正扶著全身血肉模糊,臉色蒼白無比的沈雲,更是不斷往他嘴裡按入一顆顆丹藥。

    彷彿感覺到李逸晨的目光投來,鏡月大師緩緩抬起頭,目光中充滿著敵的凝視著李逸晨,此刻鏡月大師彷彿有一種要將李逸晨生吞活剝的感覺一般…… “我爲什麼那麼直?是因爲我不想彎。”敖夜擲地有聲的說道,看向蘇岱的眼神充滿了嘲諷和鄙夷。

    很多時候,敖夜也很無奈。

    我說的每一句都是實話,可你們總覺得我是傻瓜。

    撒謊?我用得着和你們撒謊嗎?我和你們說句話,還要浪費我的龍腦細胞去想一個謊言?

    萬一想不到怎麼辦?我的龍臉往哪兒擱?

    更可笑的是,因爲他又硬又直,居然被人當作「白癡」一樣陰謀算計,實在是可笑之極。

    就你們使出來的這點兒小伎倆,連龍族裏面最笨的敖炎都騙不了……

    就算騙了敖炎又怎麼樣?他吹口氣不就把你給火化了?

    敖夜原本不想和蘇岱說這些的,畢竟,龍族的生存法則之一就是保持低調。

    可是,蘇岱一而三再而三的挑釁,敖夜就受不了了…..現場還有不少女人在,魚閒棋也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呢。

    我可以不要面子。

    但是有女人的場合除外。

    哪個老闆願意被員工當作智障?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是幕後投資人,會不會因此心灰意冷對這個項目徹底絕望?

    聽到敖夜說完,衆人看向敖夜的眼神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確實,在敖夜剛剛進來的時候,他們對他的認知是「一個漂亮的小白臉」,等到他說出蘇老爺子的字「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的時候,他們覺得這是一個不學無術的自大狂,等到他指着蘇岱的鼻子破口大罵,一重又一重的剝開蘇岱的僞裝膜的時候,大家才發現,這是一個「胸中有丘壑卻在扮豬吃老虎」的傢伙,事兒門清,心裏精着呢。

    當然,假如忽略掉他最後說的那句「我的字確實比你爺爺寫的好」的話。

    蘇岱則是臉色鐵青,實在是被敖夜給氣壞了。

    他沒想到自己所佈置的一切,竟然被敖夜輕飄飄的給戳穿了。

    關鍵是,他的分析合情合理,自己想要反駁都不容易。

    於是,他眼神冰冷的看向敖夜,出聲說道:“好,既然你說你寫的字比我爺爺的字好看……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只是嘴皮子利索,沒有一點兒真本事的話,恐怕只會讓大家笑話。”

    “他們現在不笑話我了,在笑你。”敖夜說道。他對周圍人的心態瞭如指掌,從大家看向他的眼神就能夠知道。

    他們不再覺得自己是白癡了,反而在笑蘇岱「聰明反被聰明誤」。

    “你……”

    敖夜看向蘇岱,說道:“你不是想要一個證明嗎?那我就給你一個證明。讓你和你爺爺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世界,遠比你們想象的要大上許多。”

    蘇岱已經懶得和敖夜多說什麼了,出聲喊道:“讓人送來紙筆……”

    他不相信敖夜能夠寫出一手好字。

    更不相信敖夜寫的字能夠好過他的爺爺。

    多說無益,還是直接拿結果打臉吧。

    張萌原本想勸,但是看到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劍拔弩張的份上,也就不再說什麼了,只是吩咐服務員送來筆墨。

    酒店服務人員顯然對這樣的場面見怪不怪,他們的貴賓廳就擺放着文房四寶,直接收拾一套送過來就好了。

    敖夜從中挑出一支小拇指粗細的毛筆,說道:“扶興和的諸葛遺風,雖然比不上我收藏的那幾支,也算是好筆。”

    “……”蘇岱的嘴角抽了抽。

    別裝了,怎麼看你也不像是會寫字的人。怕是連握筆姿勢都掌握不了吧?

    再說,就算你寫好了又如何?

    書法是門藝術活,也是一門技術活,沒有十幾二十年的苦功夫,怕是很難有什麼成效。你以爲書聖王羲之把一池水染黑的典故是假的啊?自己的爺爺得名師張謗傳授,勤學苦練,筆耕不輟。在書法之道上浸淫數十年,豈是一個黃毛小兒可以比較的?

    飯桌上面,已經有好事者鋪好了一張淨皮夾宣,只待敖夜上前揮毫。

    敖夜倒也沒有故作姿態,左手負後,右手揮毫。眉目清秀,玉樹臨風。包廂裏燈光璀璨,白色的光影照耀在敖夜絕美的臉上身上,將其完全包裹其中,使他整個人由內至外的散發出一股子讓人爲之心折的倜儻風流,雅人深致。

    在這一刻,無論男人女人,所有人的視線都情不自禁的被其吸引。

    所有人都沒想到,當提起筆的一剎那間,這個男人的氣質會有這般飛躍的變化。

    “君子世無雙……”魚閒棋看着敖夜的模樣,心裏不由得浮現起這樣的詩句。

    這樣的畫面真是令人賞心悅目啊!

    手腕提筆,將毛鋒探入墨盒,等到它蘸滿墨汁後,徑直往那宣紙上面書寫起來。

    蠶頭燕尾,一氣呵成。

    眨眼間,四個溼淋淋的大字便出現在衆人眼前。

    龍鳳呈祥!

    仍然是這四個大字。

    蘇文龍是以楷書書寫,端端正正,看起來有筋有骨,力度十足。而敖夜則以行書書寫,飄逸自然,無拘無束。

    寫完之後,敖夜隨手便將毛筆擱於墨盒之中,彷彿剛纔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問道:“我的冰凍可樂呢?”

    魚閒棋將服務員早早送來的冰凍可樂遞了過去。

    敖夜扯開拉環喝了一口,發出滿足的嘆息聲音。

    這一幕……不忍直視。

    剛纔的翩翩佳公子風流少年郎跑到哪裏去了?快還給我們。

    蘇岱瞪大眼睛看着敖夜的字,他只覺得好看,看起來舒服,但是到底有多好,卻分辨不清楚。

    他還算是個識字的,那些不懂字的可就敢亂說了。

    “看不出哪裏好啊?忽大忽小的,字都要寫飛了……”

    “也算是不錯了,但和蘇老爺子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不說別的,蘇老的字是經過市場驗證過的,一字千金……小敖的字要是有那麼好,怎麼從來沒聽過他的名字呢?是不是這個理兒?”

    ——

    看不懂字的,骨子裏就覺得蘇文龍老爺子的字好。一個毛頭小子,能好到什麼程度?

    再說,他們不喜歡看到敖夜大出風頭的樣子。剛纔他提筆寫字的時候,屋子裏幾個女人的眼神恨不得把他給生吞活剝了……

    敖夜撇了撇嘴,看向蘇岱說道:“他們不懂字,說什麼都無所謂。你可以把這幅字帶回去給你爺爺看看…..如果他也敢厚着臉皮說他的字更好……那就不愧是你的親爺爺。”

    “哎,怎麼說話呢?”

    “誰說我們不懂字了?嘉士德每年的秋拍會我都會去的……你怕是都沒資格吧?”

    “蘇岱,就給老爺子看看,讓老人家樂上一樂……”

    ——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