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Ellis Ward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 2 weeks ago

    在拉斐爾有聲有色的描述下,只歸根結底出了兩個信息。

    那就是在肖鋒的大展神威之下,那群人被殺的片甲不留,最後見天龍等人都死了,這才分頭逃走了。

    而拉斐爾說他很可憐,只有給肖鋒打下手的份。

    「老楊,別聽他的,沒有那麼誇張。」看著繪聲繪色講述的吐沫橫飛的拉斐爾,肖鋒第一個站出來拆台道。

    「我說的是假的被?那天你沒有被狼神附體?變成了一座絞肉殺人機器的事情,是光榮的啊,你有什麼不想承認的!」拉斐爾一臉不解的繼續說道。

    大家權當是拉斐爾故意在挑逗肖鋒,殊不知拉斐爾是另有一番意味,也只有肖鋒本人能聽出來而已。

    見他們如此,楊千名也只是抱著雙臂在一旁看熱鬧。

    眾人又閑扯了一會,再次衝進了洶湧不斷的獸潮中去。

    楊千名與眾人選擇了一群聖級左右的戰獸群中廝殺,為了讓每個人都能獲得足夠的任務點,順利的沖入戰閣排行石柱中五百強

    ,楊千名將七枚獸環如走馬燈一樣頻頻釋放著威力無比的骨技。

    只不過這些骨技都是楊千名趁亂時釋放的,他可不想被人發覺與其他人的不同之處。

    自己不過帝聖巔峰而已,可施展出的骨技卻超出了神王強者許多,楊千名知道這絕對會引發不必要的麻煩。

    這樣對楊千名沒有一點好處,反而會在他前進的道路上起到相反的作用,還有那不必要的廝殺。

    肖鋒等人早已習慣了如屠殺般殺死戰獸的楊千名,但庄晨曦卻很是驚訝,並且暗自把楊千名當成了一個嗜血狂魔一般的人。

    「自己被他看了個精光,但如今我只是要求他守住秘密,這樣是不是太便宜他了?」看著不斷在前面開路,殺戮戰獸增添著各個隊員任務點的楊千名,庄晨曦一邊揮舞著長鞭撿漏,一邊暗自思索著。

    在無數戰獸的屍體前越過,楊千名換上不久的青色長衫,此刻已經被鮮血打成了血紅色。

    當然楊千名付出了辛苦的同時,也獲得了許多溢出。

    第一便是修為上的再次穩固與飛躍,楊千名已經隱約感覺到,他已經達了帝聖巔峰的瓶頸位置了。

    想一想自從進入戰閣之後,楊千名確實沒有斷過戰鬥。先是戰軒轅北澤,后是戰北找與宋磊二人,最終是險些在雲劍的攻勢下喪命當場。

    經歷了這麼多次生死之戰,楊千名也的確成長了不少,帝聖巔峰的瓶頸突破,楊千名感覺也就是朝朝暮暮的事情了。

    經歷了一個多時辰與戰獸的廝殺后,楊千名獲得的第二個好處,便是那豐厚的能量。

    此間總共就三個法則,楊千名在殺死的千頭戰獸中,幾乎攝取的生命法則最多,其次是力量,靈魂排在末尾處。

    得到了這麼多的能量,楊千名怎能不高興。 ?為何高興,那當然是魔心空間中的法則泉眼,可以得到這些能量的補充,繼而獲取更多的岩漿玉露出來。

    還有吞噬之力可以靠著生命之力,可以對楊千名的皮外傷進行修復,之前一直沒有得到補充,所以楊千名只能依靠岩漿玉露。

    但如今不同了,楊千名有了這麼豐厚的生命之力團聚在丹田,怕是不愁任何外傷的攻擊了。

    當然前提是實力不要超過楊千名,不然遇到實力超強的尊帝或者尊聖,那麼楊千名根本就沒有機會使用這項能力,就已經被其斬殺當場了。

    「貝拉你多少任務點了?」身處戰獸群中的拉斐爾舔了舔乾癟的嘴唇,一臉開心的問道。

    在楊千名與肖鋒的帶領下,眾人的任務點可謂如坐火箭一般的飛速增長,不僅是拉斐爾開心,在這小隊中的任何一人都滿心歡喜。

    畢竟靠著個人與戰獸廝殺的話,效果不會這樣快速,並且遇到危險強大的戰獸,只憑藉個人能力還是會具有很大的危險。

    「五千四百點了,哈哈,想不到這一頭聖級戰獸獲得的任務點竟然如此之多,一頭足足有一百點。」貝拉躲在楊千名的背後,一路撿漏之下,任務點更是飛速增長。

    聽了貝拉目前的任務點數量后,拉斐爾皺了皺眉,一臉羨慕的道:「媽的,你小子怎麼漲的這麼快,我才不過三千多點而已。」

    見拉斐爾疑惑,正在奮力擊殺戰獸的載淳,將一頭戰獸當頭劈死後連忙解釋道:「你沒有看戰閣手札么?裡面清清楚楚的說地已經很明白了,靈級戰獸可以獲得一點任務點數,繼而尊級十點,聖級一百點,准聖級足有一千點之多。」

    「我補充一下,還有準聖級的戰獸頭領與王者們,是可以獲得一萬點與十萬點的。」見他們交流這個問題,肖鋒忍不住插嘴補充道。

    聽了大家的解釋,庄晨曦皺挖苦問道:「這些都是最基本的信息,戰閣手札上都會明文記錄著,難道你不認識字么,還得問別人。」

    聽著庄晨曦的挖苦,拉斐爾瞬間臉色微變怒道:「你管我呢?我不喜歡看不可以么?呵呵,你倒是管好你自己吧,我問你了么?在這裝什麼大瓣蒜。」

    「你罵誰?你有種的再罵一次!」庄晨曦聽到拉斐爾說自己是大瓣蒜后,立即氣的頻頻跺腳,不過卻忽然感覺下面一緊,隨後傳來的便是火熱般的疼痛。

    他以時間為名 狠狠的瞪著拉斐爾,庄晨曦在心底不僅暗暗疑惑,自己這是怎麼了。

    在楊千名的治療下,傷勢不是已經好了嗎,庄晨曦不知道為何下體還有一種腫脹式的疼痛。

    「拉斐爾,你不是嫌棄任務點少么,我帶你去擊殺准聖級的王者與頭領去!」見庄晨曦與拉斐爾劍拔弩張,楊千名及時的回身打起了圓場。

    准聖頭領級的戰獸與王者的實力眾所周知,是極其恐怖的。

    本來楊千名也就是隨口說說,根本沒有想過真的去獵殺。

    誰知道,拉斐爾極其興奮的點著頭道:「好啊!」

    「我的任務點也少,才是可憐的兩千點,戰閣手札中顯示排名石柱上,顯示最後的五百名都達到了兩萬任務點。」聽到了楊千名的提議,庄晨曦也興奮異常的點頭說好。

    見到這種情況,楊千名怎麼也不好說出拒絕的話來,何況以目前全隊的實力來看,也不是不可以試著去獵殺一下。

    楊千名自己的任務點也才是一萬五千多點,距離最末的第五百名也相差甚遠。

    「各個位面的弟子們聽好了,接下來會有一百頭准聖頭領級別的戰獸出現,還有十名王者級別的戰獸。」虛空中傳來了一道聲音,其能量足以覆蓋全場,停頓了下接著說道:「接下來在這些戰獸死亡后,第一環節的任務就要結束了,我們會抽取石柱上最後排名的五百位弟子,繼而接受第二項任務。」

    此言一出,頓時全場沸騰起來。

    「你們可以在戰閣手札中,學習組隊陣法,這樣不但可以增強全隊成員的力量,也可以分享任務點。比如一萬任務點,就會平均分給全隊成員,讓每人都可以得到任務點,接下來黑岩城外我們會布置下一道防禦結界,當然只能抵抗戰獸圍攻半個時辰的時間,這個時間是你們學習陣法的時間。好了就這樣,祝福你們可以完成任務!」這道震徹全場的聲音徐徐傳來,隨後又消失不見。

    無論是楊千名等人,還是所有翹楚們,都知道這個聲音,是來自黑岩城中的十位大裁決者。

    聽到了這個消息后,楊千名立即查看了下戰閣手札,裡面果然多出了一套陣法來。

    當然楊千名對陣法一竅不通,雖然他覺醒了本命之火,但卻還沒有學習煉丹寶典中的各種陣法。

    但每一個隊伍中,幾乎都會有一到兩個副業是大祭師的存在,例如楊千名的小隊中,便就有拉斐爾與貝拉二人。

    在拉斐爾與貝拉的聯手下,楊千名肖鋒等人幾乎是沒費什麼力氣,組隊法陣就啟動成功了。

    頓時眾人覺得各項力量提高了許多,但獸潮之中忽然發起了騷動,徹底引起了楊千名等人的注視。

    只見沖在前線黑岩城附近的戰獸,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開始了撤退,並且速度非常迅速,與訓練有素的軍人似得。

    「轟隆隆!」各種體型巨大的戰獸在急速奔跑之下,四足踩在了地面上,所發出了如地震般的聲響轟動全場。

    楊千名與肖鋒等人對視一眼,隨即紛紛朝著黑岩城正前方人群密集的地帶涌去。

    因為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猜測到,有實力更強的戰獸要出場了。

    在密密麻麻幾萬人的人群中,楊千名並沒有找到白無常那熟悉的身影,他不知道他逃到了哪裡。

    但是從之前那個老者口中聽到說,自己與白無常都是躲進了某種空間法寶。

    這讓楊千名不僅猜測,白無常也是具有這種類似惡緣鼎的法寶。

    黑岩城外,幾萬個修鍊者弟子,同時翹首以待的,等待著那戰獸中的頭領,與王者的出場。

    已經上榜單的五百位翹楚,似乎也要擊殺幾頭頭領與王者級別的戰獸,故而來分一杯羹。

    當然,幾萬人中此刻只有五百人上了榜單,其餘的四萬多人是非常仇視榜單上之人的。

    殺人搶奪任務點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因為這裡沒有任何規矩,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是沒有人阻止你殺人掠奪的。

    究其根底,想要得到更多,還是要靠實力。

    你有擊殺他人的實力,難道還沒有憑藉本領自己活得任務點的手段么。

    所以即使有殺人掠奪任務點的這種人存在,也不會很多。

    一百頭身形各異的戰獸從天而降,在上萬萬戰獸的同時膜拜下,終於登場了。

    看著千米之外,那一百頭實力均是准聖五階的戰獸頭領,楊千名的心臟開始加快跳動起來。

    在他人眼中這可能是危險需要去懼怕的,但在楊千名的內心中,這可都是活生生的能量與任務點啊。

    「該死的人類,你們把我們禁錮在這個可惡的空間里,千百年來供給你們自己屠殺,今日吾等定將所有怒火,都加倍奉還給你們!」一百頭准聖五階的戰獸之中,一頭通體閃爍著金色斑紋的巨型老虎開口緩緩說道。

    准聖五階的戰獸已經是具備了說話的能力,當然幻化人形還是只有那些王者才能做到,或者是有神獸傳承血脈的戰獸,比如體內流淌著白虎神獸傳承的如龍就是如此。

    倘若如龍沒有白虎神獸的傳承,他是不可能會在准聖一階就幻化成人形的。

    准聖一階的戰獸,實力雖然相當於人類的尊王強者,但不要忘記了。此時此刻在戰閣之中,戰獸的實力普遍都高於一個境界。

    也就是說准聖五階的戰獸,其實力真實的相當於人類尊聖強者。

    當下放眼朝來自三千位面的幾萬翹楚望去,即使是超等位面中,也沒有一位實力達到了尊聖實力的弟子。

    所以想要擊殺眼前的一百頭戰獸頭領,實力縱橫的翹楚們,也是需要聯手合作才可完成的。

    聽著從那頭虎類頭領戰獸口中說出的話語,三千位面的翹楚們,無不漏出的不懈之色。

    在他們看來,眼下一百頭准聖頭領實力的戰獸,無不是給他們來送任務點的。

    談何報仇,談何千倍奉還,每人願意拿自己的生命,去為之前的那些子弟償還什麼。

    「都他媽給我聽好了,其中有四十頭准聖五階頭領實力的戰獸,被我們包了,識相的就給我滾遠點!」忽然一位壯碩的年輕人掠身至虛空中,神色莊嚴語氣放肆無比的對著所有人說。

    壯碩年輕人說罷,虛空中再次掠出三十餘人,實力清一色都達到了尊帝實力,並且故意將各自的獸環釋放出來,權當是震懾不服之人。

    楊千名皺眉向他們看去,心底暗暗吃驚他們的實力,只聽身側的庄晨曦模樣可愛萬分的,舉起芊芊玉指放在了朱唇上道:「他們是什麼人,獸環竟然與實力一樣,三枚獸環清一色均是百萬年齡的獸骨所化!」

    庄晨曦所驚訝的,無不是另幾萬人同時驚訝的問題。

    這三十餘人的實力,用驚為天人來形如都有些黯然失色了。

    不說他們全部,單單是這種三枚獸環均是百萬年的匹配,就已經是特別罕見的了。

    在看他們隨便選出來一人,最弱也是尊帝初期實力,其餘尊帝中期,甚至是尊帝巔峰實力之人也不在少數。

    誰也都知曉,這絕對是哪一個上古家族中的一群子弟才是,不然以什麼樣的勢力,也是培養不出這般翹楚的。

    上古家族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如被楊千名所殺死的雲劍,便就是天王星雲家的一個旁支而已。修為達到了尊王,並且覺醒十四紋的獸丹就已經是了不得了。

    但如這三十餘人,絕對是哪一個上古家族的嫡系子弟,不然是絕對不會實力如此之強的。

    眼前望著三十餘人釋放出來的實力,所有心中剛升起不服之意的隊伍與翹楚們,也都不得不低下了各自高傲的頭,他們自問是沒有戰勝過他們的信心。

    當然,他們也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見沒有人異議,之前那個壯碩年輕人,好像是這群人的領頭的,漏出了一臉的得意之色。

    只見他神情十分不屑的掃視了全場一圈,隨即聲音極大的喊道:「有沒有一位來自低等位面,叫做楊千名的螞蚱?還記得我對你說過的話么?如果你願意做縮頭烏龜,我可以放過你。」停頓了下,男子接著說道:「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對縮頭烏龜是沒有任何興趣的,即使殺掉了你,我也不會有任何成就感的,哈哈!」

    聽著他的口氣,與那熟悉的神色與身影,楊千名頓時心頭一震,心底暗道:「莫非他就是那日….自稱水靈未婚夫用法陣困住自己的那個男子!」

    不必猜測,楊千名已經肯定了他就是那個男子。

    同時楊千名也覺得心中升起了一口惡氣,這個人先出手攻擊自己不說,當日還放下狂言聲稱來到這裡叫自己好看。

    不管他是不是水靈的未婚夫,楊千名決定都要與之抗衡到底。

    他如今當著幾萬人的面,點名挑釁自己,如果楊千名不出去面對,怕是今後都要背負著縮頭烏龜的罵名來修行了。

    這樣的結果,楊千名知道會給他造成什麼樣的傷害,今後的修行之路怕是難以再有分毫進步。

    即使他實力如此之強,還擁有同樣強悍的同伴又能如何,楊千名即使是死了,也不會默默吞下這樣的辱罵。

    身形微動楊千名就要朝虛空外掠去,但卻發覺三隻有力的手掌按住了他。

    扭頭看去,正是肖鋒、貝拉、拉斐爾三人,距離有些遠的載淳與庄晨曦雖然沒有出手,但同時也是一臉有話要說的樣子。

    至於庄晨曦的跟班海克軍與海克本兄弟倆,倒是極其希望楊千名能出去送死,這對他們來說是在開心不過的事情了。

    由十位大裁決者聯手布置的結界開始發揮了作用,一百頭准聖五階頭領戰獸,立即對結界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讓大家放心的是,看如今那宛如一道彩虹一般的結界,還是可以抵禦住戰獸進攻的。

    沒有領悟與已經領悟了組隊法陣的人,目前都得耐心的去等待半個時辰,結界被擊潰后,才可以與心儀的戰獸展開生死之戰。

    雖然已經學習了組隊法陣的人很不耐煩,但他們也毫無辦法,畢竟大裁決布置的結界是他們無法闖出的。

    「老楊,你與他有什麼過節?你怎麼會得罪這樣變態的人呢?」肖鋒眉頭緊緊皺著,對楊千名擔心不已,一旁沒有開口的拉斐爾與貝拉、載淳也是如此。

    面對眾人,楊千名也不知道該怎樣說這個事情,只是搖了搖頭道:「一言難盡,我必須要去,不然這一生都難以跨越過這道坎!」

    見楊千名如此堅決,庄晨曦忍不住上前一步,望著楊千名勸慰道:「楊千名,我知道你們男人都很看重面子,更是受不了幾句侮辱之言,雖然不知道你們有什麼過節,但在我看來錯不會在你。」緩了緩,庄晨曦接著說道:「不論是他的實力,還是他那*不焉的性格,你去了之後絕對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雖然自己對庄晨曦有種特別的情愫,但楊千名在此刻還是不準備聽從她的意見,擺了擺手道:「我不怕死。」

    「你丫的說什麼屁話呢,現在是你逞英雄的時候嗎?在你心裡兄弟都是靠嘴的是吧,有事兒了你就一個人往前沖,把我們這群兄弟丟在後面,你什麼意思啊老楊?」關鍵時刻,貝拉掐滅口中的白煙,神情略微激動的望著楊千名說道。

    聽聞此話,一股暖流至楊千名胸腔中緩緩流過,讓楊千名頓時覺得被兄弟情誼所包圍的感覺,真的很令人值得去用命來珍惜。

    即使他們願意與自己共患難,只可惜以楊千名的心性,定然是不會讓他們隨自己一同冒險的。

    「老楊,你想一想,以他的實力要對付我們,豈不是分分鐘的事情?你現在衝上去,豈不會自取滅亡?」拉斐爾嘆了口氣,也勸慰道。

    聽著眾人的勸慰,楊千名心意沒有絲毫改變。

    「老楊,要死一起死,既然叫了兄弟,就不能辜負了這兩個字!我孤家寡人一個,我不怕死!」緩了緩,載淳看向身側的貝拉與拉斐爾還有肖鋒道:「至於你們就算了,拉斐爾與貝拉都有家人,至於老肖就更不必提了,你父親與你的公國,還在等待著你的拯救。」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