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RusselDieds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days, 21 hours ago

  • DavidDreal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days, 22 hours ago

  • Feng Feiyun couldn’t help but think about the female corpse that wore a monastic robe inside the ancient well. This character, who used to be a peerless beauty… Maybe it was her who was fighting the three Giants. It seemed as if she wanted to protect something.

    No longer watching, Feng Feiyun pushed the window of the buddhist pagoda. The…[Read more]

  • 而讓旁人代自己看著慶源,根本沒用,慶源誰的話都不聽。當然,金婉兒是個例外,這也應了一物降一物那句話。

    袁牧和秦川相識而笑,躬身應道:「是,秀哥!」

    他二人話音剛落,就聽東南方向傳來轟隆一聲巨響,眾人下意識地舉目向東南方望去,只見遠處濃煙滾滾,直衝雲霄。

    袁牧眯了眯眼睛,說道:「肯定又是叛黨做的好事!」

    朝廷搬回了上京,但上京並沒有就此太平,城內還有大量在逃的叛軍殘黨。

    這些叛軍殘黨,多為江湖中人,幾乎沒有一…[Read more]

  • 小黑驢一聲急叫,蹄子一蹬地,隨之躍然而起,在空中托起蘇杉,然後穩穩落地。

    「大家快退!這石洞…這石洞……它沒有出路啊!」

    「可惡!天要亡我!不讓我活嘛!」

    蘇杉趴在小黑驢背上,轉頭向衝進石洞中的幾人望去,只見一片暖人的陽光里,幾名渾身浴血的巫山礦奴隸,神情猙獰的大聲喊著,焦躁的情緒,令他們心神不定,只顧得逃生,對洞內的一切人和物,都未曾留意。

    「哈哈哈……!你果然在這裡!我轟開這石洞,放這群奴隸進來,倒是可以在此將你們一網打盡了!」…[Read more]

  • 眾人驚嘆。

    唐昊也看的痴了,直立不動望著武道台上,那熊熊的烈火,令他也感覺到了一陣威壓。可被攻擊的龍傲天,卻在火焰中絲毫未損。卓立在武道台上,身後出現了一團海水,海水是涌動著的,充滿了生命力。

    唐昊心頭一沉,這便是他的神象,天一生水。

    水克火,恐怕薛師兄這一場要輸掉了。

    口中喃喃自語,又將目光收回,這龍傲天的實力深不可測,他還需要多加努力才行。

    他並沒有注意到,觀眾台上一道目光一直打在他的身上,那正是時時刻刻都關心著他的鄭青霞。

    在看到何柏堂被唐昊一擊斬殺的時候,心中的大石才終於放了下來,默默的為唐昊加油。

    「我要挑戰天驕榜第…[Read more]

  • 如果不然的話,今天你們這裡的所有人都要一起下地獄!

    你們死後我會親上三雄嶺,占斬草除根。」說著話,烏塵手掌一翻一個尺許大小的火球躍然而出。

    騰騰然的火焰,照的烏塵的臉一半紅彤彤的,一半仍舊被黑暗遮掩。

    此時的他看起來,更像是從陰界地府走出來收割生命的魔鬼。

    三雄嶺等人,此刻把目光都放到了馬元熊,尹傑英的身上。

    場中死一般的安靜,不知經過多久。

    馬元熊,尹傑英互望了一眼,各自在身上一拍。

    一個氣海盡毀,一個靈田碎裂。

    馬元熊就像忽然間老了十幾歲,面色無比頹然的舉起手來道:「從,從今天開始,三雄嶺解散!

    後會無期!」

    聽完馬元熊的話,三雄嶺等人,轉頭四散而逃,絲…[Read more]

  • 如此牛逼的武器卻抵不過小白的口水,怎能不震驚?

    「原來如此,上古天目神犬,怪不得你敢揚言獨自穿過混亂峽谷。」慕雲錚見到小白時就已經開始懷疑,看到小白的口水融化了裘千山的重劍后,更加篤定。

    聞言,方少南擰了擰眉頭,上古天目神犬是什麼魔獸?

    她前世雖然看的書很多,但都是關於修鍊和戰術類的,對於魔獸等常識,反倒知道的很少…… 方少南不知道什麼是天目神犬,不過卻知道上古時期,和這個時期沾點關係,絕對不一般。

    她沒想到君墨塵居然有一條這麼強悍的狗,怪不得用三座城換靈果喂它。

    慕雲錚的話一說完,本來還躍躍欲試的裘千山退了回去,眼中滿是震…[Read more]

  • 婭妮一臉驚訝不解,抬頭望向天空,象徵著家徽的那隻渡鴉不知飛去何處,只留一片灰濛濛的蒼穹高懸。不管這幻覺到底是什麼,現在都無從得知了。她瞟了那邊一眼,確定海佛里仍然躲在牆角。那個遞給他玫瑰花索吻的漂亮男孩兒,就在那兒。

    「阿妮!你,你還好嗎?你沒事吧?」一直躲在角落的海佛里跑了出來,臉頰上還掛著方才殘留的驚恐。這驚恐更多是來自於婭妮本身。他穿著務農的白色襯衫,被雨淋了半透,卻跟他的臉頰一樣,仍然很乾凈。「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是個…」

    「你就是個懦夫!膽小鬼!騙子!」婭妮失望極了,雙眼紅紅地望著這張俊逸的臉。
    穿越之我的獅嘰會賣萌[Read more]

  • 剛才的傳送,居然讓他又回到了起點,重新來到了天玄殿前。

    「聶雲,你怎麼在這裡,快走!」

    正在震驚,一個焦急的傳音在耳邊響起,隨即看到鎮國大將軍之子,范鎮焦急的跑了過來,神色慌張。

    「你怎麼在這?」

    看到范鎮,聶雲一愣。

    之前他沖入天玄殿,范鎮和其他所有才俊全部跟了過來,按理說應該已經進入關卡內了,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我……我第一關沒過去,被傳送到了這裡,別說了,快走,後面追上來了……」

    范鎮臉色一紅,急忙喊道。

    「第一關沒過?」

    聶雲心中一涼。

    難道自己猜錯了,弄碎山水畫並非過關而是失敗?

    「不對,我念如鐵,這幅畫絕對是一副很平常的,不是什麼武技,我不可能猜錯!」

    這種想法在腦海一閃,就緊接著消失,…[Read more]

  • MacKinnon Fagan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5 days, 16 hours ago

  • EdwardDralt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5 days, 16 hours ago

  • JamesmaX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5 days, 17 hours ago

  • Laurapab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week, 1 day ago

  • Jameswoulk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1 week, 1 day ago

  • 霍長青點點頭,右手一抹,長約七八十丈的龐大凶禽就消失不見。

    鐵首焱吻鷲雖說是死的,畢竟蘊含了傳說中的神獸鯤鵬的血脈,全身上下都是寶貝,倒是一筆不菲的價值。

    穆建文絲毫沒有表現出異樣的情緒,玄元宗的長老願意收,說明他的確會幫忙。這種時候,能籠絡一名玄元宗高手,對浮月城的幫助遠不止這一頭鐵首焱吻鷲的價值。

    魔獸攻城不止一日,後續綿延不斷的還有大批魔獸前來。扛住了第一波的攻擊,才是站穩了第一步,接下來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忙。

    「霍長老,還請移步城內…[Read more]

  • "Do not lose consciousness! Do not lose consciousness!"

    Just when he almost fainted, and plunge into boundless darkness, the System’s voice continued to ring in his ears, reminded him that he need to hold on to his last breath.

    In a trance, probably because the System’s voice was too noisy, so he did not lose conscious.

    The pain was…[Read more]

  • Ellis Ward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剩下的戰艦似乎做集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當第三批戰艦即將被吸入黑『洞』的瞬間,這批戰艦能量發揮到了極限狀態,用自爆這種方式來削弱黑『洞』。用這種方式來保證大部隊的安全。

    徐鵬已經明白了那美人所做的原因,可是這樣做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如果是中型或者是小型黑『洞』,在誕生之初還有可能,可是這種***的超級黑『洞』,想要平衡能量使之消失。絕對不是這些戰艦用自爆的方式可以辦到的。

    「距離進入黑『洞』還有一小時二十分十五秒

    看著屏幕上碩大的倒計時,徐鵬苦笑著對道格拉斯元帥說道:「您看咱…[Read more]

  • Penn Burnette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明羨戴了面具,擋住半張臉,遮住那猙獰的疤痕,男人就越發顯得清冷俊美。

    等明羨吃完點心,初箏拿著葯過來。

    「換藥。」

    明羨神情自若的脫下上衣,這幾天都是初箏給他換藥,自然沒什麼好矯情的。

    初箏拽了把椅子,坐在他對面,微微彎著腰給他換藥。

    她動作不算溫柔,甚至可以說有點粗魯。

    她的氣息落在肩膀上,有些癢……

    明羨可以清晰的看見她纖長細密的睫羽,此時微微垂著,擋住她那雙總是冷冷清清的眸。

    側臉線條冷冽,不似普通女子的柔和溫婉,再往下是白皙修長的脖頸……

    「你這傷怎麼好這麼慢?」

    都這麼多天,傷口一點結疤的跡象都沒有,…[Read more]

  • Gallegos Kim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但是此刻,正有一輛廂型馬車賓士在這並不親切的道路上,奇怪的是,即使在如此凹凸不平的道路上賓士,馬車的車廂卻沒有一絲顛簸。

    仔細看一下的話就會發現,馬車的車輪雖然的確在轉動著,但是卻並沒有與地面接觸,而是懸浮於地面10cm左右的半空中。

    十幾名身著白色衣袍的人駕馭著馬匹圍繞在馬車的周圍,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部默不作聲,只是驅趕著身下的馬匹跟隨著馬車前進著。

    一行人匆匆趕路,沒有一絲言語,就連車廂之中也只能感覺到人的氣息卻無半點聲音。

    陡然間一個人影毫無徵兆突兀地出現在馬車駕駛座上,駕車的白衣人其反應不可謂不快,就在那個人出現的一瞬間,身子也不動,只是右手自腰間一探便抽出一柄短劍反手一揮,那一點快的幾乎看不見的寒芒便奔著對方的心口而去了。

    接下來,就有…[Read more]

  • Load More

Theme by Pixel Ink Group